图片/来自网络

这是我的第 44 个退伍军人故事

1972年12月,我热切地响应号召,参军了。对于20世纪70年代的士兵,如果是在冬季征兵,则从次年1月开始计算士兵年龄,以此类推。但计算服务年限时,以发出登记通知书的年份为准。所以我是1972年12月22日入伍的,算年兵1973年。但我的工作经历还是算到1972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1973届是两年来第一批入伍的(1971年底没有新兵入伍)。因此,当年报名当兵的年轻人最多。记得我得知军队来我们县招兵后,去大队找营长民兵去征募(有的是营长民兵,有的是连长民兵,视大队规模而定)那里聚集了很多年轻人。看到这个情况,我也怀疑自己是否能在部队服役。

其实那时候我的个子并不高,只有1.68米,体重也只有47公斤(勉强达到了军队的最低体重)。我看起来有点瘦。反观其他的青年,有的身高都在1.7米以上,有的看上去十分壮实。相比之下,我并没有什么优势。唯一的优点是高中毕业,在制作队里当了会计一年多(为此,营长民兵我也很熟悉)。

入伍一周后,在市卫生院入伍体检时,赵叔叔的一句话给我的参军梦想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当时,我们大队所有报名的青少年,都在营长民兵的带领下,到公社卫生院进行了体检。记得体检的时候,经过了内科、外科、五官、脚(看是否有扁平足)。但在最后一件事,当他测量自己的身高和体重时,却出了问题。因为当时我还蛮瘦的。给我测量了身高和体重后,体检医生说:“这孩子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一切都很好,就是个子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如晴天霹雳。我有些愣住,脑子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完了,我怕是当不了兵了,我会被压垮的。”也许是因为他看到了我态度的转变,又或者也许是因为喜欢我,赵叔叔继续着医生的话,笑着说道:“我觉得没问题,我们的儿子。他仍然在制作团队中扮演会计。他很瘦。当兵的时候多吃点就更好了。他一顿吃十个馒头。 ”

听了赵叔的话,在场的人都笑了。随后,医生也微笑道:“道理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可以减肥的,我们的战士每天都有足够的食物。”然后,他在我体检表的身高、体重一栏写下了“‘合格’两个字。”就这样,我通过了军人体检。老实说,自从我参加考试以来,一路走来,赵叔叔给了我很多支持和鼓励。这对当时有点缺乏​​安全感和害羞的我来说确实很有帮助。因此,当我入伍四年,排长提干回家探亲时,我专程去看望了赵叔叔。这次访问再次改变了我的生活。因为,我看到了我的半生。

体检后一切正常。我记得1972年12月22日是我入伍的日子。当天上午,该地区陆军部召开了一次会议。分发完制服和毯子后,他们进行了简单的训练。训练结束后,我们参加了地区武装部队组织的简短的告别仪式,戴着一朵大红花,向火车站走去。前往火车站的路上,市政府所在地的居民大声喧哗、敲锣打鼓,并燃放烟花。那种清爽的场景、真挚的感情至今仍令人难以忘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培训结束后,我感到很开心,但更重要的是,我感慨万千。这段旅程的顺利进行,离不开赵本山、连长和老师们的关心。就在我被解雇一周后,老师找到了我,告诉公司,决定让我回家探亲。我回家探望亲戚有两个原因。第一,因为我入伍四年多了,还没有回家。再加上我升任排长了,也到了回去探望的时候了。第二,我参军时19岁。现在23岁了,事业进步了,生活也不能倒退了。也是时候去看看我所爱的人了。

听了老师的话,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当我忙于工作和训练的时候,我还能压抑自己的悲伤,但当我辞掉工作,离开家四年多后,按照老师告诉我的那样,我就再也无法回避了。 。于是,当探亲假被批准后,也就是我升任大队长十天后,我就回家探望亲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回家之前,分公司领导看到了我,给了我一个月的预付款和一个月的工资。所以,我被解雇后拿到的第一份工资是84元。月工资54.5元(底薪52元,津贴2.5元),扣除上个月发放的津贴(服兵役第四年,津贴每月10元),伙食花费。每月15元。 ,还剩84元。

于是,我手里拿着这笔84元的“大钱”,拎着两个大袋子,回家探亲。回家的第二天中午,我带着礼物去拜访了赵叔叔。这次访问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赵叔叔看到我穿着军装,拿着礼物,也很惊讶。他没想到我在部队服役四年就辞职了,也没想到我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他。中午的饭桌上,我们交换了杯子。我向他详细讲述了我四年的军旅生活,以及连长、老师们、公司里的朋友们对我的关爱。赵叔叔一直在听。说完,他突然改变了主意,问我:“柯瓦,你今年快二十四了,这次回来有合适的朋友吗?”听完赵叔叔的话,我连连摇头,笑着说道:“赵叔叔,你不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我哥哥还没有结婚,我入伍四年了。” ……我没想过,说完大约三四秒,赵叔叔突然拉着我的手,认真地说:“柯娃,你觉得小夏怎么样?你们两个真是完美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听了赵大爷的话,我吃了一惊,酒惊了大半。小霞是赵叔叔的二女儿。他和我同岁。我们中学读了两年。我们还是同学,平时关系很好。小霞性格温柔,美丽单纯,是我们队里最优秀的女孩之一。我想了想自己的情况,想拒绝,但还没等我说话,赵叔叔又说道:“我觉得这样是好事,我已经跟你父亲说过了,你先别拒绝。”你们两个先看看吧。”说完,赵阿姨围了过来,笑着对我说:“可娃,你就听你赵叔叔的话吧,他说得对。”

后来,在一次探望家人的半个月假期里,我和小霞相处得很好,也坠入了爱河。所以,在家人离开后我回到球队之前,我和小霞(现在是我的妻子)订婚了。我的生活再次改变了。

时过境迁,如今,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但每当想起当年发生的事情,我仍然感到无奈,感慨万千。

-更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