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海把电话打给了楚大头。“大头啊。”

“哎,大哥。”

老海说:“加代确实有这么个事。”

“你看我跟你说的吧,真有那么个事。”

老海问:“那杜老八怎么回事?”

“杜老八在桂林确实挺硬,真不是一般人能摆弄了的。”

老海问:“你能摆动了他不?”

大头说:“我一个人费点劲。”

“你一个人费劲指的是什么?是人没有他多呀,还是背景没有他硬?说清楚。”

楚大说:“差不太多吧。半斤八两。”

老海说:“拿出五千万给我打他。舍得不?”

“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说你给我拿五千万打杜老八,你舍得不?我让你拿的。舍得不?你要说舍不得,我不用你了。”

大头一听,说:“舍得舍得舍得。没有你我他妈早就不在了。海哥,你说话我就舍得。”

老海说:“舍刘就备人备钱。我来给老朱和老翁打电话和,让他们过来接我。我带他们过去。我就不信我们四个人打不过一个杜老八。”

“不是,海哥,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干呢?杜老八过年的时候还来看我了。你说......”

“怎么的?就。我就跟加代好了,怎么的?小孩挺仁义。人家上回怎么对我的?没有他我能开赌场啊?上次在北京人家怎么为我们的?”

干他

“哥,不说了。你能说出这话,我拿一个亿。我让你弟妹准备钱,我们打他。”

干他

老海说:“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大哥呀,你就是不管钱啊,你不知道钱多难挣。”

“你他妈有钱就行,反正我没钱。你给我花。”

“是,给你花,必须给你花。”放下电话,楚大头自言自语说道,这他妈就是我大哥呀。

大头、老朱和老翁三人曾经是老海的得力干将。出事以后,抱着必心理准备,老海替兄弟扛下了一切,所以说三个兄弟今天的一切是靠老海拿命换来的。也才有了今天兄弟对老海的顺从。老海一个电话,你俩给我备钱备人去。有多少人带多少人。

干他

老朱和老翁带了三四十个过来跟老海见了面。老海问:“人呢?”

“人都往南宁去了。我从广州还往深圳折腾什么呀?直接让兄弟们从广州奔南宁去了。我们是来接你的,你不是坐车去吗?你不坐飞机。”

老海手一挥,“走,大头在那边等着呢。你们备了多少人?”两个人不说话。

老海提高声音,“说话,多少人?”

“老翁,你说吧。”

“你说吧,老朱。”

老海一看,“你俩他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朱一摆手,“哥,我就交个实底,真要出大事的话,加代得摆啊。”

老海说:“你俩备了多少人?”

“五百多。”

老海一听,笑了,说:“嗨,行啊。这他妈长脸。”

老朱说:“大哥,不说了,这也就是你。”

老海说:“屁话。我是你哥,你不听我的呀?走!”一帮人往南宁去了。

其实大头一个人也能斗过杜老八,但是大头觉得既然是大哥叫办事,那兄弟三个应该都出人出钱。老朱和老翁手下没有多少兄弟,这五百来人中大部分是兄弟俩花钱雇的,其中不少是太子辉和海涛的兄弟。一天一夜,老海到了南宁。大头到省道口迎接,一摆手,“大哥,老朱,老翁。”

相互握了握手,老海问:“你备了多少人?”

“大哥,我备了二百七八十人吧。他俩的人呢?我已经安排好酒店了。”

老海一摆手,“上酒店。”

到了酒店,老海似乎回到了二十年前,拨通了加代的电话,“老弟啊。”

“海哥。”

“我到南宁了。我在酒店呢,你来找我吧。见面再说。海哥在这等你,好吧?”

“行行行,大哥,我这就过去。”

“好嘞。”

加代带着身边一帮兄弟来到酒店,把车往停车场一停,加代有点纳闷了,站着不动了。乔巴说:“走吧。”

加代问:“哪来这么多车呢?”

“酒店的吧。”

加代说:“看着不像,酒店能有这么多车?”

“那能咋的?”

加代说:“不是谁家酒店车这么满的呀?”

“你关心这干什么呀?走吧。”

走进酒店大堂,屋里边站满人。不少小孩一回头,都喊:代哥,代哥。

有一大部分是辉哥的兄弟,东北帮的兄弟,都认识加代。楚大头一摆手,“代弟。”

“哎,大头。”

老海坐在沙发上,一摆手,“来了,代弟,过来坐。。”

乔巴、江林等人无不震惊,加代坐在了老海旁边,大头、老朱、老翁都过来了。

老海炫耀地看向加代,问:“老弟,行不?”

“多少人啊?海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海说:“没查。反正打那个杜老八是足够了。他不是三四百人吗?我是他两倍。”

“干什么呀?大哥,不至于呀,这怎么找这么多人呢?”

“哎呀,我的妈呀,要么就不打,打就打服他。”

加代说:“老哥,像你这个岁数,一般都比较稳重了......”

“稳鸡毛,就干,就打他。”

四舅一看,说:“这哥们儿是谁呀?”

老威也说:“哎,你看,峰哥,我说什么了?”

小峰一看,确实,这海哥和四舅放在一起比较,四舅算是挺稳重的了。

海哥一摆手,说:“打电话告诉杜老八在桂林等着,我去找他去。”

大头拿出电话,就要拨号。加代一摆手,“大哥……”

“代弟,你别管了。”

大头电话一拨:“老八。”

“楚哥。”

大头说:“你现在行了啊!”

“我行什么?”

大头说:“废话不说了,我大哥来了。”

“谁?海哥呀?”

“你还知道我海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