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派出所民警退休,干了几十年,做了不少工作,也得罪了不少人。尤其是上个世纪,社会还没有这么规范有序,公安队伍可以说是高风险高压力群体。今年三月份,我就退休了,过起了清闲日子。不料,前几天碰到一个人,感到非常面熟,认了半天才知道他是我十几年前抓过两次的年轻人,他对我说的一番话让人惊讶不已。

我是老张,今年60岁,当了一辈子民警,终于退休了。干民警苦不苦?估量只有围城里的人才知道其中的甘苦。在城区工作,主要是各种各样的出警和抓捕工作。加班加点都是正常的,为人民服务嘛,不分早晚,不分周内周末。

退休后,身体和精神彻底放空,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我爱好挺多,但平时没时间去做,退下来我,那就给自己制定了计划,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比如礼拜一我会去爬山,礼拜二我可能会去钓鱼,礼拜三去图书馆书画展看看。诸如此类,我将我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不过老伴却说我这个人干什么都上纲上线,退休了也不得安生,不过我知道我自己这么做,最起码能让自己的生活规律一点,不然的话退休之后待在家里什么也不做,萎靡不振的。当然介绍这些只是跟各位朋友们汇报一下,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基本上与世无争,安安稳稳的过退休日子。

前几天,我和几位朋友在一个书画展上闲逛,观赏着前来参展的各位书法家,国画家们的作品。对于书法和国画,我一直是比较喜欢的,毕竟咱们中国人有这方面的传统爱好。尤其是山水画,再加上几个美丽的题跋,能让我驻足观赏很久。就在我认真观赏国画的时候,忽然有人惊讶的喊道,您是张警官吧?

我赶忙抬起头,还以为是碰到了熟人,没想到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他三四十岁上穿笔挺的西装,看上去温文尔雅,很有些社会地位。

我有些疑惑的问他,请问我认识您吗?是不是认错人了?

来人高兴的说,不会认错,我一辈子忘不了您的长相,您是在某某派出所工作吧?

我有些纳闷儿,同时肯定的点点头说:没错,可是,我却想不起您是哪一位。

那人顿时脸红起来,说您记不起来是正常的,我叫周大明,外号刺头。

他这么一说,我瞬间就想了起来,一听到刺头这个名号,我顿时将他和十几年前的一个人联系起来。那是零五年左右,一个冬日的晚上,我正在回家的路上,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想着回家跟儿子谈一谈学习上的事。忽然,街头有人喊道:救命啊,抓小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于职业反应,我一下子循着声音追了过去,原先,在街道的拐角处,一名中年妇女的皮包被人抢了。一个瘦小的身影,在街道的黑暗处奔跑着,我赶忙冲刺追了上去,很快就离那个身影只有十几米的距离。毕竟咱们也是经常锻炼的人,身手非常灵敏。眼看着快要追上了,那个身影忽然慌张地跳过了马路的围栏,我顿时有些慌张了,因为马路上这时还有一些车辆穿梭,如果继续追的话,那小子可能会铤而走险,说不定会造成人员伤亡。不过我也不想就此放弃追逐,毕竟这件事情我碰上了,如果不抓住小偷的话,那么中年妇女的损失也没办法补偿。我赶忙跳过围栏,准备在没有车的时候,突然将他摁倒在地。好在刚好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变成了红灯,车流突然中断,我抓住机会冲过去,将他摁倒在地,夺下了皮包之后,又将他拷上手铐,送到所里面。

到了所里面,这个叫刺头的年轻人,非常嘴硬,怎么问都不说,身边的几个人都想将他揍一顿,那他开口,我却制止了。从他的年龄看,应该只有20岁不到,他人长得很瘦,个子不大,穿的衣服也很单薄,要知道在冬天,一个年轻人穿成这样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家里情况太糟糕。于是我心平气和的跟他说,年轻人,我知道你家里条件肯定不好,要不然也不会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样吧,你如果如实的告诉我真实情况,到时候我们的处罚会轻一些。

年轻人有些警惕的看着我,还是不情愿开口。

我跟他说,你也不想想家里人,这么冷的天,你出了事情,家里人能不着急吗?

那小伙子愣了愣,低声说:我没家人!

我一下子心软了,没想到这小子是个孤儿,于是我就给他倒了杯水,把自己的酥饼递给他。吃了点东西,他才有了点精神,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