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9月12日晚,身为总政部主任兼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李德生在大会堂开会,参加周总理主持的一个小型会议。会议开到晚上10点多,有人总理请出去汇报事情,直到晚上凌晨十二点多,把李德生叫过去说:林彪乘飞机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这个消息,绝大多数将领是感到惊讶的。

李德生还来不及反应,总理让他立即赶到空军指挥室,代替他坐镇指挥。随即乘车驶向空军大院。

按理说,坐镇空军的应该是吴法宪才对,他去哪里了呢?

根据吴法宪回忆录说,他在9月11日晚参加政治局会议,会议开到12日凌晨一点多,回到驻地休息,白天正常工作后,到晚上11点左右,总理电话问他有没有调飞机到山海关机场,他回答没有,而且多次询问,他都是说没有,总理再让他核实一下。

他给空34师打电话,问有没有给山海关调飞机,出乎意料的是,有一架三叉戟专机被调山海关去了,是胡萍副参谋长调去的。他询问详情后,感到事情有问题。因为每次调专机需要他来批准,在没有自己批准下,就调走了,问题大了。

他电话找到胡萍,问他为什么调飞机不请示,而胡萍说飞机改装以后试飞的,所以没有报告。他下令把飞机立刻调回来。放下电话,他就给总理汇报事情,首长指示任何人用飞机,先不要答应,说要请示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他就被派往西郊机场去了。

到凌晨得知,山海关机场的飞机已经飞走了,而且还打伤警卫人员。吴法宪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但他还不知道谁乘坐飞机跑了,前方来报告,才知道是谁。

紧接着,上级下达了禁航的命令,命令全国所有的飞机一律不准起飞,如果要起飞必须要有周、黄、吴、李4人的联名命令。

李德生到空军作战值班室后,在值班室看的标图板上显示256飞机向北飞行,不断将飞机到位置、高度、方向等等情况汇报给上级,直到一点50分分出国境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凌晨3点多,又一架直升飞机起飞,李德生问为何接到禁空令后,还让飞机飞,机场报告说,周宇驰出示林副主席的手令,调度室就让飞了。此时在空军值班室里,有王辉球政委,曹里怀副司令,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德生也不便告知。

他命令战斗机起飞拦截,由于战斗机飞行高度高,8架飞机没有找到目标。直升机驾驶员陈修文发现机上的周宇驰等人要逃,就想飞回,结果被逼继续飞。地面又出动歼6飞机,这架飞机迫降到怀柔机场。周、于两人自杀,李伟信被俘,同时交待飞机上发生的一切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法宪在西郊机场一直待到中午,才会回大会堂汇报工作。

吴法宪被调西郊机场,大概率是刻意安排的结果,作为空军司令员正常情况应该到作战时,让他进一步调查追查飞机调动到问题,比起管控全局来说,显得不是很重要,至少不应该有他这位司令亲自出面。或因考虑到他与林的关系,被专门调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