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你不想惹事,事情会找上门。一旦有事,就认为双方有错,是权力者的不讲理。

老石这么有钱,老婆却骑自行车。加代说:“老哥,你的人品肯定是没挑的。”

“哎呀,兄弟,你嫂子跟我从苦日子过来的。我当年穷得叮当响。不怕你笑话,我一开始是给小利四哥当保安的。你嫂子从那时候就跟着我,我俩租地下室住。你嫂子对我不离不弃,后来我因为腿的原因,不玩了。我在四哥身边二十年。四哥真他妈拿我当哥们儿,给了我一千万,叫我回来开个买卖。没想到这一开始越来越好。尤其头两年,我遇到个高人。这个高人让我挣着钱了。”

加代一听,“哎呀......”

大国问:“什么高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常情况下,我都不应该说。人家也不让我说。这高人长得跟正常人都不一样,他给我拿点东西,让我挣到钱了。这两年,多了不说,我挣了一两千万。”

加代说:“大哥,这个钱你该挣。你的人口没话说。这么有钱了,不抛弃糟糠之妻,让人敬佩。”

老石感慨道:“人在做,天在看。兄弟,你的人品也没挑的。”

加代说:“讲讲和高人怎么认识的。”

“这高人不让我提。老弟,说不定跟你认识。高人也是广东的。”

加代一听,说:“广东的,我......我可能不认识。广东的谁呀?”

老石一摆手,说:“不提了,他也不让说。”

“没事说说呗,我们也不往外传。”

老石说:“这个高人嘴有点歪。”

加代一听,“歪到什么程度?”

“嘴歪到脸颊上去了,从长相上一看就一个奇人。他给了我个配方,我就靠这配方做那个烟叶,做烟丝,我挣了不少钱。”

加代问:“这人是不是姓王啊?”

“呀,对呀。”

加代说:“叫王正。”

老石一下子愣住了,说:“老弟,你神了。你认识啊?”

加代一摆手,“不说了。现在还有没有联系呀?”

“联系啊。每三五个月就来我这里一回,把我当哥们。”

加代说:“行。他下回再来,你喊我,我也过来。”

“你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说:“不说了,成人高考再说。你看等见面了,他叫我什么。”

当天晚上喝完酒,老石硬是把雪茄和翡翠留了下来,说:“兄弟,明天早我带你到我的店里转一圈。”

“行,离得远吗?”

“不远。我开车过来接你。国弟,你也去呗?”

楚大国说:“我不行。我明天还有朋友来,我得上机场接人去。也是我广东的几个哥们,我一起邀请过来的。”

“行,那我领代弟去。”

当天晚上一过去,一大早国哥就出去接朋友了。丁健、孟军喝多了,王瑞和郭帅也没起来。加代、敬 姐和来雨薇坐上老石的商务车去店里了。

等加代一行走进门,嫂子热情地说道:“老弟,赶紧坐坐坐。嫂子知道你来,高兴坏了。这屋里头我都擦干干净净的,赶紧坐。”

加代看了看,烟酒行一千多平方,陈列着各种烟酒。嫂子忙里忙外地招呼着加代等人。敬姐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说:“嫂子,你坐一会吧。”

“不行,我去买点菜,中午在这吃饭。”

加代问:“石哥,像这样的店你有几个?”

“就一家还不行啊?代弟,这地方是由旅游城市。哥说实话,那一千万分到我手上,我也败了不少。怎么说呢,你嫂子前些年身体也不好,一直没要上孩子。六年前才要个孩子,现在我儿子才六岁。你哥给你嫂子治病花了二三百万。再开店,进点货,最开始不会搞,又赔了点。现在这个店总算挣钱了。”

加代问:“没考虑再开一家?”

“不考虑了。你嫂子家父母身体挺好,我自己父母身体也不错。一家伙身体健健康康,我就知足了。多少钱才是多啊?等我鲜红了,这店就留给孩子,也算是对得起孩子了。”

加代一听,说:“老哥人挺好,挺实在的。”

老石说:“中午别走,在这吃饭。”

“行,不走,中午在这吃。”

嫂子一听,赶紧出去买菜了。敬姐和雨薇也跟去买菜了。老石说:“兄弟,中午喝什么酒,你自己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说话间,两辆奥迪A六和一辆本田雅阁停在了店门口,车里下来十来个小子,手里拎着大包小包。老石一摆手,“哎。兄弟!”

十来个人怒气冲冲,哗啦一下将包里的物品倒了出来,顿时干净整齐的店堂里乱七八糟的全是各种名烟。老石一看,问:“怎么的?”

领头的手一指,“你玩什么呀?啊,你玩我啊?你他妈这烟是真的吗?”

“老弟,请坐。”

“我坐鸡毛,我坐。你赶紧把烟给退我了。我他妈是前天过来买的,买烟花了十几万。我这烟是送礼用的。你他妈给我的全是假烟啊?我一送出去,人家全告诉我了。你给我退了。你他妈要是不想把事闹大,给我三倍的赔偿。当时我花了十二万多点,你给我拿五十万,这事就过去。否则,我不仅把你的店砸了,我还要找烟草公司收拾你。卖假烟是什么性质?你不想干了吗?”

老石说:“兄弟,你别着急,你先坐一会儿,喝会茶,行不行?我看看是不是我的烟。”

“那他妈是谁的烟呢?你别他妈不承认啊?”说话间,领头的小子朝着老石的胸脯杵了一拳。老石一个趔趄,说:“我......我没有说不承认,我看一看还不行吗?”老石蹲下身子捡起几条烟看了看,竟然发现一部分没有条形码。老石说:“兄弟,我们好说好好商量。大哥开个店也不容易。我还是一个瘸子,左腿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