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摆在民主党面前有两大难题需要解决,分别是24年度拨款法案和对外援助法案。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被少数保守派裹挟,要求年度拨款法案必须削减政府开支等,仍有5项未能完成;对外援助法案,也被保守派要求加入处理边境危机的条款而裹足不前。这两方面白宫与众议院立场相左,彼此之间的矛盾难以调和,那么打破两者之间的僵局在哪里呢?

答案就在参议院,准确的讲关键点在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McConnell作为参议院历史上担任时间最长的共和党领袖,深谙妥协与斗争的技巧,如果年度拨款法案不能通过导致政府关门,McConnell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被边境危机绑架的对外援助法案,McConnell也是为数不多支持援乌的共和党人。要使得众议院立场软化,“解救”众议院议长Mike Johnson(R-LA-4),或许只有McConnell能够在其中发挥足够的影响力。

民主党也有着十足的理由尝试说服McConnell,上届国会参议院两党各占50席,民主党要通过法案必须取得10位共和党人的支持(打破冗长辩论),正是由于McConnell的带领下,参议院通过了民主党期望的三项重要法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图是三个重要法案中,追随McConnell脚步投赞成票的共和党人。在《联邦枪支安全法案》中,McConnell携15位共和党参议员投票赞成,维护持枪权属于共和党的基本政策,如此多共和党议员参与其中,McConnell起到了关键作用。

《芯片科学法案》要对芯片工厂投入2800亿的巨额补助,与共和党削减政府开支的立场相左,McConnell又与16位共和党人站在了民主党一边。令前总统Trump愤怒的是,自己在任时力推的基础设施相关法案没有通过,但Biden上任之后,McConnell却与18位共和党参议员投票通过了民主党1万亿的《基础设施法案》,曾在司法系统上配合得“亲密无间”的两人,关系再次疏远。

由图中参议员的投票记录中可以看出,McConnell的身后站着多位追随者(个别参议员已离开本届国会),虽然参议院中也有着多位保守派,比如Ted Cruz (R-TX), Rick Scott (R-FL), Ron Johnson (R-WI), Josh Hawley (R-MO), JD Vance (R-OH), Rand Paul (R-KY)等,但以McConnell的立场影响力,完全可以左右自己的追随者或摇摆者,集齐10位打破冗长辩论。

以之前通过的法案投票记录来看,民主党有着足够理由尝试说服McConnell,在拨款和援助法案上站在自己一边。同样地,如果民主党不能说服McConnell,那么任何法案通过无异于痴人说梦,因为“身段灵活”的McConnell也曾令民主党痛苦不已。

如今的联邦最高法院之所以能够形成6:3的整体保守格局,McConnell可谓居功至伟,2016年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Antonin Scalia过世,奥巴马提名Merrick Garland(现任检察总长),时任多数党领袖的McConnell,以选举年没有提名大法官的先例拒不配合,到奥巴马九个月后下台也没有提名成功,以至于奥马巴在自传中提起McConnell,都可以用“骂骂咧咧”来形容。然而实际上,1988年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曾确认过Anthony Kennedy进入最高法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McConnell之所以使用拖字诀,是在等待2016年总统大选后共和党总统上任,后来就是Trump异军突起,McConnell得偿所愿,与Trump联手将Neil Gorsuch送至联邦最高法院。当时间来到了2020年9月,自由派大法官Ginsburg离世,离总统大选仅剩两个月,McConnell立场反转,迅速确认Trump提名的Amy Coney Barrett,令民主党愤怒不已,由此可见,共和党领袖McConnell身段之灵活。

两党越来越极化的华盛顿,身段灵活的McConnell,是民主党期望通过两项法案必须争取的对象。McConnell很清楚拨款法案被众议院保守派裹挟则联邦政府必将关门,造成的后果对共和党的反噬力也会相当大,所以McConnell与白宫合作通过参议院版本的拨款法案,再迫使众议院接受则可能性会很大。

对外拨款法案中,与McConnell关系不错的保守派Tom Cotton(R-AK)已经加入到边境危机的谈判中,加之白宫迫切期望援以援乌法案尽快通过,预计很快就可以在参众两院得以通过。

McConnell今年已经81岁高龄,健康问题频出,今年就曾摔倒导致脑震荡并住院,两次在公众会议上“卡壳”,身体状况堪忧的他,可能是他最后一个任期(至27年1月3日),即使McConnell竞选连任,很有可能也会放弃共和党领袖的职位。如果明年过后,共和党重新掌控参议院且Trump再次入主白宫,那么剩下的两年将会是McConnell的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