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为人师表、执行死刑!”湖南邵阳,6旬男教师利用担任班主任的优势地位,长期在学校新旧宿舍楼、办公室、家中等地方,强奸5名女学生,并猥亵3名女学生,且造成被害人自伤、自杀、自残、患上精神疾病等严重后果。一、二审宣判死刑后,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已执行死刑

(来源:澎湃新闻)

男子龙某出生于1963年,大专文化,在当地某中学担任老师工作,2016年4月至2020年10月,这4年半时间内,龙某担任该中学的班主任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按理说,龙某身为人民教师,理应爱护教育好自已的学生,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龙某竟然利用担任班主任的优势地位,长期在学校新旧宿舍楼、办公室、家中等地方,强奸5名女学生,案发时两名女学生13周岁、两名14周岁、一名12周岁。

而5名被害人被侵害后,其中3人因此而患上严重的精神疾病,进而导致2人自伤自残、1人自杀自残的严重后果。

警方深入调查后发现,龙某在此期间,还在同样的作案地点,对上述12周岁女学生及另外一名13周岁、一名14周岁的女学生,实施猥亵行为。

也就是说,本案实际上有七名被害人,最小的12周岁、最大的也是14周岁,且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网友们表示:“太令人震惊了!4年半后才被发现?学校和家长早干嘛去了?龙某罪大恶极、死不足惜!但是,学校和家长都难辞其咎,尤其是学校,必须要追究学校的责任!”

那么龙某的行为,该如何评价?

首先,龙某构成强奸罪,且具有加重处罚情节。

我国对于未成年人实施特殊保护,尤其是没有自我保护能力、未满14周岁的幼女。即只要与幼女发生关系,无论是否自愿,一律认为构成强奸。

刑法第236条规定,违背妇女意志并强行与妇女发生关系的,构成强奸罪,处3-10年有期徒刑,具有多次或者造成严重后果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上述“多次”不是指多次强行与一名被害人发生关系的情形,而是指对三名或以上被害人实施此行为的情形;造成严重后果的,是指造成被害人自伤、自残、自杀或者患上严重疾病等情形。

具体到本案,龙某作为班主任明知学生的实际年龄,但仍然使用暴力、胁迫等手段强行与五名12-14周岁女学生发生关系,并造成3人患上严重的精神疾病、2人自伤自残、1人自杀自残的极其严重后果。

也就是说,仅强奸行为,龙某就有两个加重处罚情节,且最高就可以判处死刑的。

其次,猥亵行为需要根据被害人年龄来划分罪名。

具体而言,被害人是未满14周岁幼女的,以猥亵儿童罪论处,且无论被害人有无反抗,都可以认定构成此罪。14周岁以上的,以强制猥亵罪论处。

刑法第237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一)猥亵儿童多人或者多次的;(二)聚众猥亵儿童的,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猥亵儿童,情节恶劣的;(三)造成儿童伤害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四)猥亵手段恶劣或有其他恶劣情节的

具体到本案中,龙某分别对12、13、14周岁女学生实施猥亵行为,因被害人有两名是未满14周岁的幼女,因此其行为应当分开评价,分别构成猥亵儿童罪、强制猥亵罪,且每条罪名都可处5年以上。

也就是说,从三条罪名仅强奸罪可处死刑来判断,法院是以强奸罪判处龙某死刑,数罪并罚后才会对其执行死刑的,且还获得二审和最高法的支持。

再次,龙某不配为人师表,理应清除出教师队伍。

教师法第14条明确规定,受到剥夺政治权利或者故意犯罪受到有期徒刑以上刑事处罚的,不能取得教师资格;已经取得教师资格的,丧失教师资格。

龙某身为一名老师,本应以教育保护学生为己任,可龙某却利用这个身份对多名女学生实施犯罪行为,对不起所有人的信任,应当清除出教师队伍。

最后,学校难辞其咎,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民法典第1201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的第三人人身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管理职责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承担补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具体而言,被害人全部都是制民事行为能力,且龙某的作案地点大多数是在办公室、新旧宿舍楼,属于学校的管理范围内,因此学校应当为此承担责任。

希望本案能够起到警示作用!无论家长平时再忙都好,对于子女我们不能仅仅是物质上的满足,平时还应当通过安全教育等方式,教育孩子遇到不法侵害时一定要及时告知家长,尽快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