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马克尔和哈里王子2020年辞去皇室职务后,在加利福尼亚开始了新生活,但是这位苏塞克斯公爵夫人继续面临一些人的批评,他们指责她试图模仿备受喜爱的已故戴安娜王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日邮报》资深作家阿曼达·普拉特尔在一篇尖锐的新专栏中指责梅根只向像《寻找自由》合著者奥米德·斯科比这样的关键盟友提供信息,以“复仇”皇室家族,并“梦想”达到戴安娜的标志性地位,但最终未能如愿。

普拉特尔不相信梅根·马克尔哈里王子的消息来源声称梅根没有直接参与向斯科比泄露敏感信件和细节,供其为他们的离开英国的赞美传记《寻找自由》提供支持。专栏作家问道,否则斯科比怎么可能获得梅根给查尔斯的私人信件中的直接引用和姓名,信中梅根抱怨在媒体攻击方面没有得到足够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时,其他皇室专家也对梅根声称与这本书无关表示怀疑,他们指出这本书明显是对梅根·马克尔和哈里王子夫妇的赞美描绘,并不像没有他们的参与和批准那样编写的。其中一位专家称其为“公然充当夫妇的公关喉舌”。

普拉特尔认为,梅根通过向像《寻找自由》作者这样的友好媒体传达关于她的经历的选择性信息的努力,表明她仍然怀有像戴安娜在世时那样受人爱戴和拥有个人崇拜的愿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这位曾经的《金装律师》明星发现,在控制自己在皇室媒体运营之外的公众形象方面,实现这种地位并不容易。

普拉特尔写道:“梅根也许梦想成为一个新的戴安娜,但她只不过是一张戴安娜的纸板剪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普拉特尔和其他一些人认为,梅根·马克尔和哈里王子夫妇通过斯科比的书、引爆性的奥普拉采访和计划中的未来媒体项目不断攻击皇室家族,并试图解决心结,这些努力有可能适得其反,进一步损害他们的形象,而不是巩固戴安娜式的受害者形象。

批评者们指出,戴安娜通过真实地描述自己在皇室中受到的欺凌、孤独和孤立而赢得了深深的同情。然而,他们认为,梅根和哈里王子选择性地透露私人信息以迎合公众舆论,而不是进行公开对话,这样做可能显得报复心强和精心策划,而不是真正分享自己的真实和脆弱,以引发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戴安娜在离开皇室之初也面临着类似的指责,被指控操纵媒体。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真诚、慈善事业和过早的离世使她成为“人民的王妃”。历史是否会像戴安娜那样喜爱梅根,目前还不确定。

目前,一些分析师认为,梅根在宣称希望过上隐私生活的同时,不断攻击皇室的一支,这种曖昧的做法既想占便宜又想博得同情,与戴安娜的成长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女性公开倡导自己的事业形成鲜明对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梅根·马克尔和哈里王子夫妇真的想要摆脱作为皇室成员所受到的审视,他们必须接受对自己叙事的接触和控制的丧失,普拉特尔认为。然而,习惯于与皇室关联的前所未有的名声和影响力后,要在商界和好莱坞圈子中建立稳定和受欢迎的地位可能并不容易。

他们的阿奇韦尔项目和不断扩大的商业合作也面临进一步被指控利用皇室的关联和名声,而不是建立完全独立的身份和品牌。这个过渡的挑战可能会对他们之间最坚固的关系进行考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梅根和哈里王子在商业和好莱坞圈子中寻求独立职业生涯时,能否最终达到与戴安娜相当的稳定和受欢迎程度仍然是一个遥远的目标。目前,怀疑者们认为他们离开皇室后的种种行动仍然是一个关于渴望离开但又从中获利的故事,这使得他们在大西洋两岸的可信度都受到损害,因为他们似乎更注重争斗而不是相互理解。

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梅根是否能够建立自己的耐久声誉,成为一位真正的慈善家和倡导者,超越皇室的束缚,而不仅仅被视为与皇室形象竞争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刻,许多人仍然不相信她的引导努力与戴安娜的进化相似,而更像是固执地否认所认为的不公——这种做法可能意在伤害而不是促进人们长期团结。完成她开始的事业并开辟完全新的值得称赞的道路的挑战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