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有多少人能为了救家中成员,不惜倾家荡产,生活从天堂到地狱?

一座厂房里,闫辉带着十四五个兄弟,看押着老石的老婆和孩子。

老石开车来到大院门口,摁了几声喇叭。两个兄弟过来开了门,老石下了车,一摆手,“老弟,辉哥呢?我是来找辉哥的。”“你他妈也不是小利。”

“我先来跟辉哥见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兄弟回头朝着里面喊道:“大哥,开烟酒行的那人来了。”

“他怎么来了?小利呢?”

“不知道。他说先跟你见一面。”

“让他进来吧。”闫辉说道。

老石一瘸一拐进了院子,左手扶着拐,右手一摆手,“辉哥。”

“你来干什么?你四哥呢?”

“辉哥,我给你跪下。”说话间,老石咕咚一下跪在了地上。

闫辉说:“你来这一套,一点用没有。”

老闫的十来个兄弟在旁边捂着嘴笑,说他来能干什么事啊?

老石说:“辉哥,我给你钱,你把我媳妇孩子放了吧。实在不行,你把我扣下。我儿子岁数小,才六岁。我也是老来得子。辉哥,祸不及家人行不行?有什么仇,有什么怨,我给你解决。要钱,我给你钱,要解决事,我留在这都行。”

闫辉一摆手,“你回去。你把小利叫来。我跟他的仇,我跟他解决。我们解决不了。”

“辉哥,你说个数,多少钱我都答应。”

闫辉说:“一个亿。你能答应我吗?”

“一个亿行。”

闫辉说:“你他妈有一个亿吗?”

“我想办法,我卖房卖地,我去借。”

旁边一个兄弟兄弟说:“辉哥,那也行了。这一个亿他只要能凑出来。”

“你听他吹牛逼。你从哪拿一个亿?”

老石说:“我在昆明还有两个烟酒店,我还有个配方。我把它们都卖掉。我手头多了没有,我带了一个二千万的存折。我再想办法给你凑,还不行呢?”

“你有两千多万?拿过来我看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石把存折拿了出来。闫辉的兄弟接到手里一看,说:“大哥,真有。”

闫辉接过存折一看,说:“老石啊,我们都一个地方的啊。我也不想那么干。”

“是是,辉哥,你也别跪着了,你站起来吧。”

“谢谢辉哥。”老石站了起来。

闫辉说:“你现在给你的哥们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往你这个存折里江钱,或者往我的账号里涨钱。我也不要你一个亿了,你再给我汇三千万,我要你五千万就行。我也不找小利了,我从这里搬走,不在这干了。你告诉那小丽,我跟他仇的以后再说,我把你媳妇孩子放了,你看行不行?老石,我也知道你是老实人,那而且你还是个残疾人。说实话,我欺负你,我名声也不好听。再说了,我欺负你这么个软蛋,一点效果没有。”

“辉哥,我给你鞠躬了。谢谢辉哥。”说话间,老石给闫辉鞠了一躬。

闫辉说:“行了,你打电话吧、”

“辉哥,我能不能看看老婆孩子?”

闫辉让手下兄弟把老石的老婆孩子拽了出来,往门口一站。嫂子没说别的,摆了个手,儿子喊了一声,爸。

看到老婆孩子安然无恙,老石悬着的心放下了。闫辉说:“打电话吧。”

老石说:“辉哥,我今天晚上要是凑不上,我明天继续给你凑。你给我一点时间。”

“那可不行。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天亮之前你把这钱给我凑齐了。天一亮,我必须带着钱走。要不然,你的老婆孩子就难说了。”

老石拨通电话,“小同啊,你想想办法给我凑三千万。我一会儿给你个账户。对,就今天晚上越快越好,你帮我借也好,怎么也好。行行行行行,尽快啊。对你帮我跟你哥妹张罗张罗。四哥求你了。什么事我就不跟你说了,反正是急事。哎哎哎,好好好。”

放下电话,老石说:“辉哥,你稍等一会儿,我给哥们打过电话了。”

“行。你也坐下吧,你那腿也站不住,歇一会儿吧。”

“谢谢辉哥。”老石坐下了,距离闫辉五六米远。

闫辉说:“老石啊,你说你老实巴交的,开个烟酒行。头一回,我那老弟去了,你把钱给他不就没事了吗?”

“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闫辉说:“其实我俩没有分,我也不想这么办。绑人家老婆孩子算什么能耐啊。但是我不这么做,又收拾不了你们。你说对不对?”

“对对对。”

“快点吧。”

“我等回信呢。”

闫辉说:“你儿子刚才要找爸爸。我听了心里也挺难受的。老石啊,别的话不说了,你把钱拿回来。我放你们一家三口走,我再给你赔个不是。”

“行,怎么都行。”

闫辉说:“你就是太老实了。我把你放了,以后做买卖硬气点儿。”

“唉,硬气一点。”

闫辉笑了笑说:“看你这个鸟样,也硬气不起来。”

“呵呵,我就这样。”

闫辉觉得一会儿钱就到账,事情也解决了,让四个兄弟出去买夜宵了。闫辉说:“老石啊,你一会儿也一起吃点。”

“哎。辉哥,不蛮你说,我不光腿不行,我腰也受过伤。你有没发现我走路勾着腰?”

“是,我看出来了。”

院子里还有六七个小子,厂房里只剩下了,三四个小子了。老石说:“辉哥,我把我手表也抵上吧,我怕我今晚凑不够,这手表还能值个一百多万、”

“你手表一百多万啊?拿过来,我看看。”

闫辉拿过老石的手表,看了看,说:“这什么手表?”

“不知道,朋友送的。”

闫辉说:“我看最多一万块钱。你留着吧,我不要。”

老石一边上前接过手表,一边问,“辉哥,老婆孩子什么时候能放啊?”

“放不了。你的钱没到呢。”

“是吧?”老石,突然上前搂住闫辉的脖子,用枪刺抵住了闫辉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