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二的一次以色列国会卫生委员会会议上,卫生部代表透露,最近从加沙获释放的人质在释放前曾被哈马斯用安定剂药物Clonazepam(以色列称为Clonex,其他地方称为Klonopin和Rivotril)麻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一药物的使用旨在使人质在遭受加沙50多天的身体虐待、剥夺和心理恐怖后,看起来平静愉快。

卫生部医学部主任哈加尔·米兹拉希博士特别提到这种药物是Clonazepam。她没有透露这种药物的使用是否通过在以色列医院对获释人质进行的血液测试、获释人质的证词,还是两者兼而有之而得以证实。

早些时候在委员会发言的人质家属首次提出了这个问题。卫生委员会主席约纳坦·马什里基(Shas)敦促卫生部向全球卫生组织发送正式报告,详细说明人质被麻醉以及获释后的其他医学发现的证据。

在委员会发言时,席尔·西格尔(Shir Siegel)描述了她母亲阿维娃·西格尔(Aviva Siegel)在被扣押的51天里的一些可怕经历。阿维娃和基思·塞加尔(Keith Segal)于10月7日被恐怖分子从位于卡法尔·阿扎的家中绑架。64岁的基思仍然是人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卫生部官员哈加尔·米兹拉希博士(Dr. Hagar Mizrahi)和罗尼特·恩德维尔特教授(Prof. Ronit Endevelt)在2023年12月5日在以色列国会的一次卫生委员会讨论上参加。

他们在展示中详细说明了卫生部和医院从获释前105名人质中接收和治疗中得到的信息,以及如何改进今后释放人质的护理方案。

卫生部官员详细说明了对第一批获释人质的护理责任如何从医院转移到健康维护组织。每个人的个性化计划将由一名协调护士监督,负责他们的医学和心理社会护理。

鉴于许多人质因食物和阳光不足而出现消化问题和维生素缺乏,将会重点关注恢复健康和有营养的饮食习惯。对于一些无家可归、必须住在酒店或招待所的人质来说,实现这一目标可能会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