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接上集,上一章我们说,刘三看到田壮,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田壮穿的是什么衣服,对吧?小号在这写着呢,00开头后面跟着一串数字。腰里边拿着配枪,一步一步来到了刘三跟前。

“把枪放下,我再说最后一遍,你别怪我没提醒你。给你看一下我的工作证,市总公司二把局长田壮第一次命令你,把枪放下;

市总公司二把局长田壮第二次通知你,把枪放下;

市总公司二把局长田壮第三次命令你把枪放下,否则就地击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田壮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害不害怕,阿sir打没你天经地义,你试试。等通知到第三次的时候,后边有个老弟一上来:

“哎,那个你是?”

田壮连瞅都没瞅,人田壮当时在部队的时候,那是各种事一瞅来个。

“田局长你别那么胳膊肘往外拐。”

田壮连瞅也没瞅,往这边一抬,紧接着就顶刘三脑袋上。

“你没有机会了。”

马上田壮要打他,这时候刘三啪就把枪拿了下来。

“田局长,你牛逼、你牛逼。”

田壮把这枪往后边啪的一拍,朝着他脑袋上一擦。

“你怎么这刚一回来,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田壮那擒拿格斗反擒拿的太牛掰了,没事总在局里训练这些东西。这手里边拿着64,那手掐着脖给了锁喉,往墙上这么一顶,嚓嚓嚓,连着就给干了七八下子。

紧接着家伙事就又顶脑袋上了:

“怎么的周庆都进去了,你想进去陪他呀?妈的,还他妈的拿着家伙事上屋来了,拿我田壮当人了!啊!想还手是吧?”

“来,打、打呀!心里不服就打,老子给你念念,袭击阿sir是什么罪啊。”

“你现在拿着这个东西对着我,我就是他妈一枪毙了你,老子都说得过去。”

“田局长,咱们呢,后会有期,走。”

“回来!我让你走了吗?回来!”

“你还想咋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田壮仗着说喝了点酒嘛,酒劲也冲,那脾气上来了,往这一坐,把家伙事这一指:

“你不认识老七吗?不认识邢涛吗?让他俩过来把你接走,来啊,想进就进、想走就走,拿这房间当啥了?嗯?”

“给老七打电话,给这个谁、给邢涛打电话让他来接你,一个小时来不了就地击毙你。”

“来,你们几个有一个算一个,这三四十个全趴下,全趴下!蹲地下双手抱头!说你呢,在这瞪口啥呀?不服啊?想打我呀?”

“来哪有酒瓶子,兜里边又有卡簧啥的全滴出来。过来、来、过来。”

朝着脚底下,当当又来了两下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告诉你,田壮治流氓那是一治一个准,太有把握了。

眼瞅着说,你看没办法了吧。我把电话给邢涛了,甚至邢涛这边都不知道。

电话接起来的时候,吓了邢涛一大跳,拿电话一接:

“喂,谁啊?”

“哥,我是刘三啊。”

“三啊,出院了?”

“出院了、出院了。”

“挺好,周庆那事啥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

“你听着,最近这段时间老实点,别惹事,好好在你的太阳宫做买卖做生意,一帮子兄弟跟着你,不挣钱不行。

“行吧,别跟加代他们起冲突,也别跟李正光他们起冲突。我这刚听说田壮官复原职了,听着没?”

没说话,邢涛就又问了一下子:

“不是说你呢,你听没听着啊?听没听着?给我打电话怎么的?说呀?”

“我跟加代干起来了。”

邢涛一下就给蒙了:“你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