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不代表心不狠。都说赵三胆小,但是赵三哥不是好欺负的,长春一把大哥自然有过人的一面。加代的脾气是沾火就着。不管任何人,只要跟代哥装牛逼,代哥是上去先打,占了便宜再说,不能吃亏。赵三如果现场动手,反而还没事,就怕赵三现场不吱声。

赵三看着老尹。老尹说:“你看我干什么?你是不是想打架啊?”

老刘打圆场说:“红林,你赶紧走吧。森子,东子,你俩干什么呀?可不许动手啊。红林,你走你的。”

赵三错开裴东,准备离开。裴东移了一步,挡了赵三跟前,说:“要走啊?给我道个歉再走。给我道个歉!要不然,你出不了门。”

老刘一拽裴东,说:“你干什么呢?让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裴东手指着赵三说:“你他妈跟我还装牛逼了?”老刘把裴东拽到一边,“红林,你快走!”

赵三一句话没说,走出了宴会厅。

等到了车旁的时候,老刘追了过来,“红林,红林!”

赵三=一回头,“哎,刘哥。”

老刘说:“别往心里去,都喝多了。裴东人也挺好的,就是心直口快。没有坏心眼。如果跟他处好了,他比任何人都讲究。就是喝多了,别跟他计较。你这两天别走,在大连玩两天。过两天,我找个机会,一起喝点酒,认识认识,包括尹哥也是。”

“行,刘哥。我没挑理,我挑什么理呀?我说实话啊,这些年到哪不是这样的?阿猫阿狗给我两句,我能跟他们一般见识吗?不说了。刘哥,我回长春还有事。等我下次再来在连,我们好好聚一聚。”

“行,那你慢一点。”

上了车,赵三说:“黄亮,走!”黄亮一脚油门,车开走了。

赵三的兄弟太了解三哥的脾气,和秉性了。赵三不吱声,就要坏事了。

往长春回的路上,黄亮通过后视镜看到赵三阴沉着脸,一直在翻电话簿。黄亮问:“三哥,找谁的号码?不行的话,我帮你找。”

“闭嘴,开你的车!”

“哎,哎哎!”黄亮不吱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三拨了一个号,又拨了一个号,都没有接通。赵三问:“俏特娃,方片现在用哪个号?”

方片?”

“对,他用哪个号的?”

黄亮问:“他以前的两个号不用了吗?”

赵三说:“一个关机了,一个说是空号。他是不是换号了?”

“三哥,我没有他电话号啊。说实话,这些年我跟方片的关系一般,他瞧不上我。”

“他有啥瞧不上你的?你给我开车,他敢瞧不上你呀?”

黄亮说:“人家以前不是小贤的兄弟嘛。人家怎么能瞧起我呢?”

小贤多个......行了,我都不乐意提分。行了,我问问宏武。”说完,赵三拨通了左宏武的电话,“宏武啊。”

“三哥。”

赵三问:“脑袋还疼吗?”

“好点了。刚才给我摔懵逼了,都他妈睁不开眼睛了。”

赵三问:“方片现在用哪个电话号码?”

“他不就是那两个电话号码吗?没人接啊?”

赵三说:“一个关机,一个空号。这小子啥意思?找不着他了?”

“那我不知道了。三哥,我只有那俩电话号,其他号我没有啊。”

“你们最近没联系过吗?”

“从来没有。自从上次李海峰的事后,他一直没回来过,失联了,一直都没联系。”

“俏特娃,回长春再说。”

回到长春,进入森地雅阁办公室,赵三把王志叫来了。王志一进办公室,叫了一声姐夫,把门关上了。赵三问:“方片用哪个号码?”

“姐夫,我有个号码,你试试。”

赵三拿过来一看,是一个自己没有的号码,摁了过去,随后赵三把电话放下了。王志一看,“怎么了,没打过去啊?”

赵三说:“关机了。”

“不会吧?这个电话24小时不许关机,随时找,随时接的。这个鸟人不想好了呀?回头我骂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三一想,说:“不对,这里边不对。”

“怎么不对?”

“方片想脱离我们了。”

王志一听,说:“他敢?姐夫,你手里握着他的三张令,他敢跑?他跑到天边都不行。”

赵三说:“他现在学精了。他知道自己活一天少一天,活一天算一天。狗东西,要跑,要脱离我的控制。”

“姐夫,那怎么办?他要是跑了,不好找啊。这小子反侦察太厉害了。阿sir都找不到他,何况我们呢!”

老三说:“把老黄历给我拿来。”

王志把老黄历递了过去。赵三翻了好几页,一拍手。王志问:“姐夫,怎么了?”

赵三说:“就这天,再过五天是他爸的五周年祭日。他一定会回来。”

“什么意思呢?”
赵三说:“俏丽娃,我叫你跑,电话关机,让我找不着。王志,你把宏武给我叫进来。”

“哎!”王志把左宏武叫了进来。赵三说:“明天你上公墓去一趟,把方片他爹那个坟挪到老蔡开的墓地去。到时候我给老蔡打个电话,选个好点的位置,转圈带围栏的。”

左宏武一听,“啊啊,行。”

赵三说:“你亲自去办。挪完以后,不要告诉任何人。等五天以后,你告诉这帮兄弟,我们多去点人,给我去个三四十号。我们在老坟旁边蹲守。他一定会回来。这小子其他不怎么样,但是他一定会回来看他父亲。”

“三哥,这......”

赵三手一挥说:“让他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要不怎么找他呀?让你们把裴东销户,你们有那本事吗?宏武,你能吗?”

“我......我不能。”

赵三说:“我他妈养了一群废物。除了我小舅子有点真本事,你们哪个行啊?一个个混吃等死。我被人劈头盖脸骂,只有宏武上了,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三哥,我......”

赵三手一指,说:“尤其是黄亮。你是干什么的?你忘了吗?三哥被人骂,你屁都不敢放一个呀?我算是看明白了,我给你们的脸太多了。三哥的钱挺好挣,是吧?我在身边就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是不是?我告诉你,就这一回。下回再有这种事发生,我先把你们腿打折。滚蛋。”所有人都被骂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