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和许晟言结婚五年,朋友亲属都不知道我们领证。

他在酒吧和青梅热烈拥吻,我竟心如止水。

我在公司和年轻弟弟共进午餐,他直接甩盘走人。

后来,我外出意外流产,哭着向他求助。

他正在陪青梅看房,直接挂断电话。

他朋友骂我:「晟言和宋瑶才应该是一对,你趁早放手吧」

他公开维护我:「我的妻子是白荟安。」

隐婚五年,他终于在朋友面前承认我的身份。

可是我不想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结婚纪念日那天,我独自做了场手术。

进手术室前,医生问我,家属在哪里。

两个小护士路过,边走边讲八卦。

「你看到没,刚刚陪宋瑶来检查的那个人好帅啊!」

「我可听说了,这个男人和宋瑶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缘分啊,不知道宋瑶什么时候官宣啊。」

「看他们的模样,肯定快了!」

青梅竹马呀……

我身边也有这样一对呢。

想到那两个人,心口泛起细密的疼,我垂着眼,跟医生说:「我自己可以。」

医生开口劝说:「白女士,虽然这不算大手术,但是术后是需要家属陪同的。」

我笑了笑,告诉他,我已经找好了护工。

我没办法跟他说,我的家属,在我们结婚纪念日这天正陪着他的青梅。

他顾不上我,我也不想看见他。

结婚五年了,我和许晟言的婚姻,好像快要结束了。

我在手术室待了两个多小时,过程还算顺利。

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打开手机,许晟言的来电就出现在屏幕上。

我刚接通,宋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荟安姐,我刚刚才知道,今天是你和晟言哥的纪念日,对不起啊,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晟言哥非要陪我去医院。」

「刚刚他买了一束花给我,又约了朋友庆祝我检查没事,这样吧,我让他把花带回去送给你。」

「你别嫌弃啊,这么晚了,晟言哥也找不到地儿买礼物了。」

下一秒,许晟言就拿过手机。

「你别管了,我自己知道。」

两人几乎不分前后说出这句话。

我甚至能听到宋瑶娇嗔的嗓音:「你个大木头,你看看荟安姐生不生你气。」

「以前你可没错过跟我有关的纪念日,现在,怎么回事呀。」

耳边传来许晟言低笑声时,我还听见了有人起哄:「那可不,瑶瑶的哪个纪念日许哥会错过啊,话说你俩什么时候在一起啊?大家伙可都等着呢。」

我突然觉得伤口太疼了,疼得我想哭。

哭出来之前,我挂断电话。

看着许晟言再次打过来的电话,我直接关掉了手机。

2

我住院观察了三天,就赶紧回到了公司。

我手里有正在洽谈的项目,这个项目对我来说很重要,关系到我能不能把副总监的「副」字去掉。

这个项目听说还有其他公司在抢,竞争力很大。

我正忙着,听到大门口传来模糊的声音。

他说:「我找白荟安,她在哪里。」

几秒钟后,我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许晟言站在那里,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我手里翻着文件,烦躁地愣住了。

他怎么会来,他说过最讨厌工作跟感情牵扯在一起。

他说他来找我的,我心里升起一丝莫名的希望。

没一会儿我悲哀地发现,面对他的到来,我内心并没有高兴太久。

他背后突然突然探出一个脑袋,笑嘻嘻地跟我打招呼。

是宋瑶。

「白副总监,麻烦你带她转一圈。」

原来突然来找我,是因为她啊。

许晟言的视线几乎没有停留地从我身上扫过。

办公室里除了我,还有其他两个小助理。

见到许晟言,战战兢兢起来问好。

我不明白,他是看不见我在忙吗。

难不成不但心盲了,眼也瞎了?

宋瑶绕过许晟言走向我,热络地打招呼:「荟安姐,好久不见啦!」

「我来附近有点事,我就想着来看看晟言哥,没想到他有点忙,就非要找你带我走一走,他的公司我能不熟悉嘛,那里就需要麻烦你了。」

宋瑶朝我勾起嘴角,眼底带着挑衅。

许晟言在她身后宠溺地看着她笑。

我想起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许晟言跟我说,在公司要避嫌。

从我进公司整整七年,除了公事,我们从来没有私下说过话说过话。

偶尔会议上沟通工作,他也是盯着资料,连一个眼神也不会看向我。

更不要说带我转转这种情况出现。

我自嘲地笑笑。

我真是有够厚脸皮啊,居然会以为他只是单纯地来找我的。

3

被我以太忙为由拒绝后的许晟言带着宋瑶在外面的工位区闲走。

我在办公室里整理项目资料,余光看着他们,突然心里生出了离婚的念头。

我追了许晟言两年,五年前我们领了证,终于把自己变为了许太太。

刚领证那会儿,我每天都会看好几遍结婚证。

有时候看着看着就会自己笑起来,跟许晟言炫耀他终于是我的了。

那时候的我,大概想不到五年后的我会主动想着离开。

毕竟,谁都知道,在我和许晟言的关系里,我是那个扒着不放手的人。

我刚拉开门,就听见宋瑶拉着许晟言嘟囔着要去公司食堂感受一下员工餐。

「晟言哥,我肚子饿了。」

她假装想了想,拉着许晟言撒娇,早就听说你公司的员工餐好吃了,我可得去尝尝。

许晟言无奈地看着她:「你不总说怕自己上镜显胖吗,只敢吃沙拉。」

她可爱地吐吐舌头,冲他笑了笑。

小助理在我背后笑着说:「听说我们老板和宋瑶是青梅竹马,是真的吗?他们两个人的相处好甜呀。」

我轻描淡写的接话:「真的。」

小助理变得更加激动了:「白姐,你知道他们的事啊,他们在一起了吗?」

向我走来的宋瑶表情微微一变,又大大咧咧笑起来。

她接过话头:「你别误会,我和你们老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以前被朋友起哄在一起过,他呀,太忙了,我也忙,后来觉得还是做朋友好,就分手了。」

大家听到宋瑶的话,觉得可惜的声音此起彼伏。

有人大着胆子问:「好可惜啊,那你们还会复合吗?」

宋瑶俏皮回答:「那要看你们老板对我够不够好呀。」

大家都开始起哄。

许晟言也笑了。

大概是我太过于格格不入,身边的小助理突然问我:「白姐,你觉得他们会复合吗?」

我关门的动作一顿,抬头的时候,许晟言似笑非笑的盯着我。

宋瑶突然出声,抱着许晟言的手臂跟大家求饶。

「大家都饿了吧,我也是,快去吃饭吧。」

「荟安姐,我们一起呀。」

眼前两人亲密地依靠在一起,衬托我像个孤家寡人。

我平静地笑笑,说:「你们去,我就不打扰了。」

然后转身向外面走去。

许晟言眉头一挑,目光追随着我,表情不爽。

4

吃过午饭,回到办公室,我坐着休息。

忙了一早上,我的伤口开始扯着疼。

我打开包包,翻出止疼药,还没来得及吃,许晟言突然推开门。

他抱着胳膊,站在门口,让我去楼下买两杯咖啡送到他办公室。

「瑶瑶下午有个试镜,担心状态不好,需要提提神。」

有试镜不好好准备,到处跑,状态能好才怪。

我端起水杯,冷冷一笑:「怎么公司的咖啡没用?」

他低声警告我:「她想喝楼下的,又不想麻烦别人跑一趟,你这是什么态度。」

「她一个明星,她不想让人注意到她。」

我一肚子火蹭蹭往上冒,大声反驳怎么了:「来公司晃了大半天,这会儿怕被人注意了?」

宋瑶听到动静,赶紧跑进来。

「荟安姐,怎么了,有事好好说,是不是晟言哥说什么过分的话了,我替他道歉。」

我笑了,问宋瑶:「你以什么身份替他道歉?」

「让我下楼给你买咖啡?」

「我很忙,再说我也不是你生活助理吧?」

「听说你下午有试镜啊,很重要?还来公司宣示主权?」

其实我一直不愿意对上宋瑶。

我和许晟言的感情有问题,我们两个人解决就好了,让我去跟另一个女人扯,我觉得没必要。

可是她非得不停的刷存在感,都舞到我面前了,当我是面人做的?

5

宋瑶没想到我直接撕破了脸皮,愣了一下,拉着许晟言表情无辜地跟我说我误会了。

我以为许晟言至少会推开宋瑶,但是没有,他甚至一声不吭。

我皱起眉头,看着他:「麻烦你们离开我的办公室,我看到你们觉得有点恶心。」

宋瑶脸色一变,僵硬地笑了笑。

许晟言表情冷淡,盯着我默然开口:「白荟安,你不要太过分,跟瑶瑶道歉。」

我张了张嘴,还没出声,眼泪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

真丢人啊,白荟安,你之前就做的很好啊!为什么现在忍不住了?

许晟言一愣,向我走了几步,好像是想上前帮我擦掉眼泪。

但是被宋瑶拉住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憋着哭腔骂他:「你还想恶心我到什么时候,走不走!」

情绪激动的我感受到腹部的伤口越发地疼起来。

像被人拿刀子捅进去又拔出来。

我颤抖的摸到桌子上的止疼药,就着手边的凉水,咽了下去。

许晟言突然扯下宋瑶的手,从我手里拿走药瓶,黑着脸看了看。

问我:「止疼药?你哪里疼?」

我惨白着脸挪回到椅子上坐着。

「跟你没关系,请你带着你的青梅,从我办公司滚出去!」

他一把抓住我的肩膀,眼神吓人。

「你到底怎么了,不舒服你就在家里休息啊,公司离了你不能转了是不是?」

「你现在给我回去,别逼我抱你出去。」

他抱我出去?在公司?太好笑了吧!

这些年,他为了和我保持距离可是做到了极致,又怎么会愿意打破自己的想法。

我扒下他的手,一字一句跟他说:「不、要、碰、我!」

话音刚落,身子一飘,许晟言真的把我抱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刚踏出办公室门,就遇见了吃饭回来的同事。

我心里一窒,使劲拍打着许晟言,让他把我放下来。

他转头凶我:「你给我老实点!」

6

我本就没怎么恢复的伤口,被许晟言这么一搞,疼痛翻倍,我下意识用手捂住腹部。

他神色一愣,直接伸手掀开衣服下摆,漏出腹部几个红肿的手术创口。

「许晟言,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气得狠狠拍掉他的手,看着他想继续伸过来的样子,我死命瞪着他:「你别碰我!」

「什么时候的事,我打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你做手术为什么不跟我说,我是你丈夫,你瞒着我干什么?」

他愤怒的模样不知道是在心疼我生病,还是生气我瞒着他。

我冷笑着整理好衣服,不理他,想起刚刚撞见的同事,办公室现在是暂时不能回了。

我这毛病持续了大半年了,前几天实在不舒服就去做了检查,发现卵巢囊肿,子宫还长了肌瘤,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做了手术。

想起医生说的需要家属陪同,我给许晟言打了电话。

他是怎么说的?说最近有点忙,让我别有事没事总给他打电话。

我喉咙一哽,我想告诉他,我生病了,需要手术,需要家属陪同。

可还没开口,就突然听到宋瑶的声音:「晟言哥,我好好的,不想去医院!」

许晟言无奈宠溺的声音击碎了我最后一点坚强。

「必须得去,在片场晕倒的人可不是我!」

又转头带着不耐的语气告诉我:「好了,我回头打给你。」

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盯着挂断的电话,前所未有的失望紧紧包裹着我。

一直到手术当天,我的丈夫陪着另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医院。

许晟言,为什么被忽略的人总是我,为什么你不能回头好好看看我。

许晟言,我不想站在原地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