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平如水

声明:文章为原创首发,未经授权,任何形式的抄袭和洗稿都将被追责!

1983年8月,我从军校毕业,在济空后勤部勘测队担任治理员,主要是负责后勤工作和治理炊事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炊事班长徐贝有是1978年冬季兵,山东胶南县人,入伍比我早两年。这种情况下,我的工作有一定难度。能否以大局为重,完成好本职工作,对我、对徐班长,都是一种考验。

经过一年多的磨合,我俩在工作上配合默契,相互支持。徐班长对待工作,拿得起,放得下,炊事班非常团结。

勘测队是陆勤二类灶标准,野外勘探、测绘的时候,还有不错的伙食补贴。为了搞好伙食,我们制定了每周食谱,荤素搭配,粗粮细作。徐班长做菜的时候,虽然是大锅菜,但他很注意色香味的搭配。

比如,他发明了将胡萝卜片、青椒片和肉片一起炒,或者将土豆片、青椒片、肉片一起炒,名曰“炒三样”,将土豆块、芸豆、肉块一起炒,名曰“双豆炒肉”。既营养互补,又好看、美味,让人看了就有食欲。

北方部队军供粮中面粉比例较高,部队里南方籍官兵较多,他们一般不喜欢吃馒头,我们就变换花样做包子、糖包、花卷、肉卷、饺子,甚至炸油条等,主食、副食尽量每天都不重样,深受官兵们欢迎。

在食堂治理方面,我坚持按规章制度办事,从来没有拿着食堂物资去送人情,炊事班那边也杜绝了跑冒滴漏。部队有句名言“伙食搞好了,顶半个指导员”。

在我和徐班长的努力下,干部战士们都吃得红光满面。在后勤部大院里,甚至济空机关9个食堂中,许多人提起勘测队来,都知道勘测队伙食好。

眼看着徐班长服役将满6年,到了改转理想兵的年限。从勘测队工作需要出发,我内心就想着将徐班长留队,改转理想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因为支部领导班子不够团结,很难坐下来讨论问题和形成共同意见。有时候矛盾尖锐,互相掣肘,上级为此还曾派来工作组。

我们几个八零后入伍的年轻干部,都小心翼翼的,尽量幸免卷入老同志的矛盾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想法无论跟哪个领导提出,他们都会为难。所以,尽管我多次想跟队领导提出自己的想法,但话到嘴边又咽下。

1984年11月,是老兵复员季。全体军人大会上,宣读了退伍名单,徐班长赫然在列,要求所有退伍老兵三天之内离队。

令我不解的是,决定徐班长复员的这件事,虽然分管后勤的副队长可以代表我,虽然我接任治理员时间不长,但我作为直接负责后勤和炊事班的干部,领导们竟然没有征求我的意见,也没有哪个领导事先给我通气。再说,作为超期服役两年的老兵,这个时候让他复员回乡,显然有失公平和公允。

经过两天考虑,我决定出手相助徐班长一把,也推翻这个不公平、不合理的决定。

在徐班长离队的前一天晚上,我来到司令部军务科长张乃枚的家里,简单地汇报了勘测队目前的现状、老兵退伍工作进度和徐班长的工作表现,谈了自己的想法,请求他协助,将徐班长留队,改转理想兵。

因为我在勘测队当文书的时候,负责上报军事实力和政治实力,可能是字写得好或者什么别的原因,得到张科长的欣赏,他多次热情邀请我去他家玩。虽然张科长是机关首长,1961年入伍的老兵,但我们一直非常谈得来,属于忘年之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此,我的话一出口,张科长当场表示:既然你考虑好了,那就将他留下。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培养自己的兵,他年龄比你大,军龄比你长,不会把你放在眼里。如果觉得自己培养来不及,可以从别的单位调一个老兵来,给他改转理想兵,他也会听你的话,你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

我略作思索后,说:还是将他留下吧!他确实是非常能干,又有能力,走了惋惜。听我这一说,张科长当即表示:明天上班后,我就安排勘测队留下他,不再复员,过几天让队长去军务科领表,改转理想兵。

当天晚上,我回到单位,也没有和徐贝有说这事儿,对其他人也没有提及。

次日,徐贝有从准备复员回乡离队,突然被领导通知留队改转理想兵,命运来了一个大转折。毕竟托运回家的行李都已经准备停当,甚至回乡礼物、返乡车票也已经买好。当时他自己也不明白个中缘由,命运之神似乎开了个玩笑。

我是从工作大局出发做这件事。所以,一直没有和徐贝有说起,此后几十年,我对任何人都没有说起过这件事儿。

那个时代,有多少超期服役的老兵,为了跳出农门、改变命运,寻求改转理想兵,费尽心机,费尽心力,甚至花费不菲钱财。

徐贝有工作非常扎实,实干勤恳,但我始终不明白,勘测队就在后勤部机关大院,他服役6年期间,似乎从来没有考虑结识一个首长做靠山和寻求改转理想兵,以至于在超期服役两年后面临复员。当然,徐贝有最终还是改转了理想兵,也是圆满的结局。

再后来,徐贝有在济南成立了一家装饰公司,事业干得顺风顺水,全家定居济南,夫妻恩爱,儿女双全,家庭和睦。

我后来去过木材加工厂几次,都没有提及过去的事儿。他自己多年来,应该一直疑惑是谁帮助他留队,命运的转折究竟因何而来。

1999年8月,我转业到省政府工作。2001年11月,我在省政府大院里,偶遇来某部门办事儿的徐贝有,他看着我说:我的事儿,还亏了你的帮助,不然我早就复员回家了。

我则淡淡地一笑,说:“你终于知道了,从哪里知道的?”他没有回答。

我估计可能是他本人或者其他老兵,到已经退休多年的军务科张科长家闲坐,聊到了这件事儿,从张科长那里获悉了实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光阴荏苒,转眼间,大家都已青春不再,继续到了退休年龄,开始了含饴弄孙、安度晚年的日子。

在此,我真诚祝愿各位老战友身体健康,平安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