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王储特亚津·本·海瑟姆·赛义德周四在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交谈时表示,当前由西方主导的不公平世界秩序需要结束。即现有的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应转变为不存在双重标准的公平新秩序。

特亚津王子在莫斯科参加由VTB银行主办的“俄罗斯呼唤”论坛。他在投资会议期间会见了俄罗斯领导人。

中东王室呼吁结束西方的统治

根据克里姆林宫发表的翻译讲话,王子说:“我非常仔细地听了你的开幕词。我同意你们对当前国际形势的所有评估,主要是关于需要结束当前不公平的世界秩序和西方的主导地位,以及建立一个没有双重标准的新的公平的世界秩序和经济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想确认,我同意你(普京)对当前国际形势的所有评估,主要是关于需要结束当前不公平的世界秩序和西方的主导地位,以及建立一个新的公平世界秩序和经济关系没有双重标准,”特亚津在与俄罗斯领导人会面时表示。

他还同意俄罗斯总统的观点,即世界需要“不受第三国强加的意识形态和压力”的新的国际贸易和经济合作机制。王储强调需要为此目的建立新的国际经济中心。

特亚津说:“考虑到人口、自然财富和资源等因素,我认为这些中心可以设在亚洲和非洲。”他说,中东参与战略物流和基础设施项目似乎很有希望。

普京在开场白中将全球化描述为美国和西方集体利用其剥削盟友和全球外围国家的现象,而不是为每个国家提供发展和繁荣的机会。该体系目前正在经历彻底且不可逆转的变革,走向更加民主和多极的秩序。

特亚津亲王表示,有必要建立新的贸易和国际关系机制,不强加任何意识形态,并在非洲和亚洲发展新的经济中心。他说,中东的战略定位是在战略基础设施项目中发挥有前途的作用。

阿曼位于阿拉伯半岛东南端,与伊朗隔波斯湾入海口。其长期统治者苏丹卡布斯·本·赛义德·阿勒赛义德于 2020 年去世,没有子嗣,将王国留给了他的表弟海瑟姆·本·塔里克。他的儿子特亚津王子目前担任阿曼青年、文化和体育部长。

经合组织测试表明帝国正在衰落?

经合组织发布了一项针对80多个国家青少年学习成绩的研究报告。他们的研究发现,与2018年相比,阅读和数学成绩大幅下降,阅读成绩下降了10分,数学成绩下降了近15分。

政治学家、华盛顿特区霍华德大学前讲师威尔默·莱昂博士周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担心美国正在走向错误的方向。

“令我担心的是,美国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而且已经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了很长一段时间,”莱昂博士说。

“当我们观察或聆听我们政客的言论时,当我们聆听总统的言论时,当我们聆听那些我们认为负责的人的言论时,当我们衡量他们的言论与我们的现实时,两者并不相符”。

帝国正在衰落,”这位父亲和教育家继续说道,“我相信预示未来趋势的关键因素之一是:你的孩子在哪里?”

在解释美国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时,莱昂博士引用了2020年9月的一项研究,其中五角大楼发现,近80%的美国年轻人因滥用药物而无法在没有豁免的情况下服兵役,心理健康问题、身体健康问题或超重问题。

“如果我们应该像拜登和安东尼·布林肯所说那样成为世界的主导力量,那么当你的孩子愚蠢时,你就无法成为世界的主导力量,”莱昂博士说,“我知道并非所有的孩子都很愚蠢,但我想确保人们明白这一点。”

莱昂博士接着解释了美国到底是如何远远落后于中国的。这位讲师表示,中国的蓝领劳动力正在向白领劳动力转变,退休的农民工被受过大学教育的子女取代。他说道,中国还预计到 2050年,其大学劳动力比例将增加到70%,该国近一半的毕业生是STEM专业。

“我认为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是系统性问题,它始于联邦制——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的政策划分,”莱昂博士解释道,“我相信,在大多数其他工业国家,他们都有国家教育标准。我们不是这样的,我们将教育政策和实践留给各州。”

莱昂博士随后解释说,美国各地的教育水平差异很大,与中国相比,尽管国家幅员辽阔,但中国政府能够确保国民教育水平。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发现,作为2022年国际学生评估计划 (PISA) 的一部分,近70万名15岁学生接受了数学、阅读和科学测试,表现出由于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他们的考试成绩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降。

OECD发现,与2018年相比,阅读平均分数下降了10分,数学平均分数下降了近15分,而科学分数没有显着变化。

数学成绩的急剧下降也被发现是之前任何变化的三倍,并且在德国、冰岛、荷兰、挪威和波兰最为严重。美国学生的数学成绩接近经合组织平均水平,阅读和科学成绩高于平均水平。

美国霸权在世人眼前崩溃?

由于俄罗斯对美国地缘政治霸权的大胆蔑视,最近发生的全球事件正在迅速颠覆过去几十年来我们所熟知的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

屡获殊荣的外国记者、两届普利策奖决赛入围者、前《华盛顿邮报》分社社长乔恩·杰特周三在接受卫星通讯社“关键时刻”采访时表示,人们普遍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政治和经济大国。他将这一巨大变化归因于乌克兰和加沙危机的事态发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杰特说:“我认为自10月7日以来发生的事件,是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强国的西方帝国的临终前的声音。对我来说,这是棺材上的最后一颗钉子。 因为我们无法回到10月6日之前的世界。”

美国国际霸权的衰落也有其国内根源。公众全球参与度的下降以及当前美国政治体制的无能,进一步削弱了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立足点。

“但作为一个国家,我们确实没有足够的智力资源来摆脱困境。我见证了一个与世界密切接触的国家的转变。作为一个青少年,你可以在20世纪70年代、1980年代直到里根时期看到这种情况,然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

杰特强调了过去几年力量平衡发生的不可逆转的变化及其对全球政治格局的持久影响。

“我认为美国或西方国家无法将这个精灵放回瓶子里。你知道,德国正在去工业化。欧洲许多国家都向右转了,意大利,现在还有荷兰。我认为他们不会找到真正有助于西方恢复昔日辉煌的答案。”杰特总结道。

为什么美国经济领先于其他富裕国家?

并非所有大流行病后的复苏都是平等的。世界上最富裕的经济体在从Covid-19的破坏性影响中恢复过来时采取了不同的道路。

在战争、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疫情余震、高通胀和高借贷成本等多种力量和危机对全球经济增长造成压力之际,几乎没有什么亮点。

美国经济就是其中之一。美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5.2 %,领先于长期作为全球增长引擎的中国。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全球经济学家英尼斯·麦克菲 (Innes McFee) 对 CNN 表示:“过去一年,美国的表现确实优于其他国家。”

今年,美国领先于欧盟、英国、日本、加拿大和其他发达经济体。

上个月,总部位于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为最新一个 上调美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长预测的 政府间机构,同时下调了20个使用欧元货币的国家的前景。

此前,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在10月份也采取了类似举措。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目前预计美国GDP今年将增长2.1%,2024年增长1.5%,是英国经济增长率预测的两倍多,远远领先于欧元区。欧元区预计今年增长0.7%,2024年增长1.2%明年。

世界最发达经济体命运差异的直接解释是能源价格的差异、大流行时期的刺激措施以及高利率的传导。

但也有一些长期的结构性因素造成了这种分歧,这使得美国占据了上风。即便如此,人们普遍预计美国经济 在今年最后几个月的增长速度将大幅放缓,因为大流行病导致的储蓄减少,而借贷成本仍处于22年来的高位。

经合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克莱尔·隆巴德利上周对记者表示,去年能源价格飙升的影响一直是美国和欧元区经济体之间差距的主要驱动因素。

欧洲的通货膨胀率高于美国,因为包括英国在内的该地区是能源净进口国。2022年2月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后,英国和欧元区经济体严重受到天然气价格飙升的影响,导致家庭和企业的能源费用创下历史新高。

晨星研究服务公司首席美国经济学家普雷斯顿·考德威尔表示:“石油是一种全球商品,但天然气是按地区划分的。尽管美国天然气价格确实上涨,但欧洲的涨幅要高得多,而且他们实行了各种配给。这对产量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其中一些影响仍然存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德国由于其庞大的制造业和当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而感受到了能源冲击的全部影响。欧洲最大经济体第三季度产出略有萎缩,许多经济学家现在预计将出现技术性衰退,即产出连续两个季度下降。

尽管大西洋两岸的官员都开启了财政刺激措施,以缓冲各自经济免受Covid-19的影响,但美国的做法规模要大得多。慷慨的政府支持,包括 暂停偿还债务,加上不断变化的消费模式,以及在利率处于历史低位的情况下的再融资热潮,有助于充实美国人的金库。

荷兰国际集团(ING)宏观经济研究全球主管卡斯滕·布热斯基(Carsten Brzeski)表示, 疫情期间积累的储蓄使美国消费者能够在物价上涨的情况下继续消费。这抵消了通胀对消费的负面影响,而消费是美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

但这种挥霍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过去几年,美国人过度动用储蓄罐,而其他国家的储蓄账户却相对未受影响。牛津经济研究院的麦克菲表示,这可能会给美国的前进带来一些脆弱性。

此外, 美国尚未感受到加息的全部影响。 麦克菲说,在美国,抵押贷款持有人和企业借款人的再融资频率通常低于其他国家,导致货币政策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影响 经济 。

美国经济增速能与中国相媲美是罕见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在摆脱三年的新冠疫情限制后,今年开局良好。 但由于消费者支出疲软、房地产持续低迷以及全球对中国制成品的需求疲软,四月至六月季度的复苏以失败告终。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中国经济似乎可能在整个夏季完全停滞。

他周二在与记者和投资者举行的在线吹风会上表示,近几个月来,随着家庭信心的改善和零售销售的加速,该行业已恢复了一些势头。

支持经济的政府支出的不断加速也将提供一些提振。但埃文斯-普里查德说,该国庞大的房地产行业持续低迷,以及迄今为止一直具有弹性的出口可能疲软,将拖累经济增长。

“我们认为到明年年底,经济将再次放缓。”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前景黯淡的另一个迹象是,穆迪周二将中国信用评级下调,将其政府债务前景从稳定下调至负面。

该评级机构预计,2024年和2025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速将放缓至4%,2026年至2030年年均增速为3.8%。相比之下,疫情爆发前的十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速为7.7%。

另一方面,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印度今明两年将经济增长6.3%,这将使其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并成为其邻国日益增长的挑战者。

尽管美国经济的火热表现超出了预期,但经济学家认为这种情况不太可能持续下去。相反,预计本季度和明年经济 将小幅放缓。 晨星公司的考德威尔预计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年化增长率将低于1%,这在美国是受欢迎的。

“这是进入低水平,但不是负值区域,也不是衰退区域,”他说,“我想说经济衰退是可能的,但这不是我的基本情况。”

与此同时,包括花旗集团的简·弗雷泽和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在内的几家主要银行首席执行官警告称,美国经济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基础不太确定。

但从长远来看,前景看起来更加光明,并可能在未来几年进一步巩固美国对欧洲的领先地位。

乔·拜登总统的通货膨胀削减法案将向清洁能源项目提供3690亿美元资金,可能会吸引更多投资进入美国,而美国已经是全球筹集资金的最佳地点之一。

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 ,仅在人工智能领域,过去十年美国累计风险投资就达到近 4500 亿美元。这是中国人工智能投资的两倍多,是欧盟或英国的近十倍。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欧洲经济学家安德鲁·肯宁汉(Andrew Kenningham)表示,创新科技公司的集中和新技术的快速采用帮助美国实现了生产率的强劲增长,特别是与欧洲和英国相比。

肯宁汉表示,随着美国准备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的发展,这种差距可能会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