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丈夫的死,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王艳丽在四处维权碰壁后,站在风中喃喃自语。这是济南时报-新黄河在采访后,写下的一句话。

2020年6月19日,辽宁丹东发生了一起煤气爆炸事件,导致正在执行任务的两名民警一死一伤。在爆炸中同时失去生命的,还有55岁的锁匠王立军。

锁匠和民警一同在爆炸现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王立军并非一般的锁匠,而是经过公安机关审核,报备了市级指挥中心,且和公安部门签订了白纸黑字,有着合作关系的锁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天凌晨4点36分,王立军接到公安部门电话,称当地一居民家中有煤气泄漏,需要到现场进行技术开锁。王立军二话没说,从被窝中爬了起来赶到现场。只是这一去,王立军再也回不来了。

当天清晨五点多,现场发生了爆炸,这起爆炸共造成3死4伤,其中就包括被叫去现场开锁的王立军。

事后,时任丹东市市长的张淑萍对这起爆炸事件做出指示,并启动应急预案。爆炸的居民楼不仅得到了修缮,在此期间,每户居民每月还领到了6000元的住房补贴,哪怕有的居民两年多没在这个小区住,却依然领到了补贴。

与此同时,牺牲的民警被追记个人一等功,当地为牺牲民警举行了盛大的送别仪式,护灵车队穿过市区,居民自发来为英雄送别,沿途的私家车同时鸣笛向英雄致敬。

只是,这一份荣誉和补偿,王立军却丝毫不曾享受到。

在此后的三年里,王立军的妻子王艳丽四处奔走,想给丈夫讨个说法。可事实却是,不仅连说法没有,就连赔偿也没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艳丽找到派出所所长,所长说事故调查组已经解散,没办法对接了,让她去找街道办事处,一级一级反映。道理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她来到街道办事处。

可当她来到街道办事处,办事处又让她找公安局。办事处说:“谁叫你开锁的,公安局!办事处没找你开锁,你找办事处没用!”

办事处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可是他们都有道理,却又都不愿意负责,丈夫因公牺牲了整整三年,就这样来回打太极,始终没人愿意给他们一家一个说法,似乎王立军的死,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似乎王立军的命就不是命,这怎能不让人心寒。

说实话,看完这个新闻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一个是轰轰烈烈的一等功,一个是求助无门的一缕红毛尘埃,关键还都是同一个事故。

虽然遇难的人职务不同、职位不同,但责务却相同,我们始终不能理解为何荣誉和赔偿一个天一个地。于情于理来说警方都应该赔偿,王立军是在为警方办事,是在公务途中遇难的,丹东警方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能够做到撇清一切责任还能如此心安理得理直气壮的?

我们不妨反推一下,警察打电话如果他不去,会有什么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可是一条人命啊!这不是一缕风、一阵烟,哪怕是一个动物的生命他们也应该做出赔偿。他们把人命看得如此淡泊,如此轻飘飘的,这怎么能让人信服,怎么不让人义愤填膺。

丹东警方这样做,不仅仅是对王立军一家的致命打击,同时影响的还是全体警务人员,他们开了一个坏头。如果说,王立军的事最后得不到妥善处理,那以后大家在听到警察喊帮忙时会怎么做?是像以前那样不顾危险挺身而出?还是权衡利弊后最终决定明哲保身?

锁匠的命,也是命啊!

想想都觉得悲哀难过,多年后,牺牲民警的孩子继承了他的警号,而锁匠的孩子因为失去了父亲受尽人间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