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俄乌要和谈? 金一南:美国扛不住了!

持续21个月的俄乌冲突,近日似乎进入了新阶段。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签署一项命令,将武装力量编制人数增加约17万人,这是俄罗斯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以来的第二次扩军。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最近称,乌军正在东部前线的关键地点“加快”构筑军事防御工事,似乎表明长达数月的反攻未能实现战略目标,迫使乌克兰的军事战略转向防御。美国新任参联会主席查尔斯·昆顿·布朗日前也一改此前的强硬表态,释放美国可以推动外交解决俄乌危机的信号。那么,在美西方深陷“援乌疲劳综合征”、乌克兰战场转攻为守的形势下,美军方高层突然改变口风、提出解决俄乌冲突的外交手段,这是否意味着俄乌双方将重返谈判桌?敬请关注《国防时空》一南军事论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地时间12月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发表视频讲话(来源:参考消息)

李悦:

当前,俄乌冲突已迎来第二个冬天,双方在战场上损失惨重,却没有取得重大进展。为了突破僵局,俄罗斯近日先是将2024年的国防开支提升近70%,随后又公布增加武装力量编制人数,将使俄军总人数达到220多万 。一南教授,在俄乌冲突陷入僵局之际,俄罗斯上述做法出于哪些考量?

金一南:俄乌冲突的战场态势迫使俄罗斯作出调整和改变。此前,俄军进行了多次军事改革,总体思路是向美军学习,比如缩小部队规模,建立合成旅,取消师一级的编制;提高部队的合成化程度和现代化程度,同时增强武器装备的互联互通能力。但是在俄乌冲突中,俄罗斯发现这些调整和改变的效果并不好,由于部队人员过少,俄军的攻击能力感觉不足,无法有效完成对军控区域的防守任务,这给俄军带来很大困扰。所以说俄军近期的调整是被迫的,俄军希望通过恢复师级编制等方式,扩大师旅级部队的规模,使其能够有效地完成合同作战任务,也就是步兵、炮兵、装甲兵、工程兵的合同,而不再仅仅强调三军的融合作战。我认为,现在俄军提出新增17万军人,这是俄军经过战场检验后作出的相应调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白宫援乌奖金见底,乌方称将被迫转为防守 图源:央视新闻

李悦:

在俄罗斯大幅扩充军备之际,美西方在援助乌克兰的问题上,却表现得越来越消极。据美国媒体12月5日报道,美国两党近日为协调白宫提出的援乌法案而进行的谈判以失败告终。此前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沟通协调员约翰·柯比承认,对乌克兰的援助资金将在今年年底前耗尽,这将给乌克兰在战场上带来“毁灭性后果”。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2日也表示,北约国家无法满足乌克兰对弹药的需求。在美西方深陷“援乌疲劳综合征”的当下,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查尔斯·昆顿·布朗传递出推动外交解决俄乌冲突的信号,他表示:“任何一场军事冲突都不能单靠军事手段加以解决,最终都存在外交解决方案。”一南教授,这是否透露出美国想要推动俄乌和谈的端倪?

金一南:俄乌冲突已经持续近两年的时间,各方都有许多经验教训可以总结。首先是俄罗斯方面,俄罗斯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原本是想通过类似“闪电战”的方式,迅速达成战略目标,但是没想到却陷入旷日持久的状态。再来说北约和美国方面,他们本来想通过全面制裁将俄罗斯压垮,但是俄罗斯坚持住了,反而是美西方和乌克兰逐渐呈现出疲态。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双方来说,俄乌冲突的军事解决方案都难以持续。所以在战场上不能达到的目的,就需要通过谈判桌来达成。我们看到,现在北约秘书长、美军参联会主席的口风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就是因为乌克兰无法在战场上取得理想的结果,所以只好寻求一个体面的办法“下台阶”。

尤其是10月7日巴以冲突爆发后,美国一方面要援助以色列,一方面还要支持乌克兰,令其不堪重负,按照美国人自己的话说是“蜡烛两头燃烧”。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必须要掐灭一头。巴以冲突暂时还看不到结束的前景,所以必须让俄乌冲突降温,让俄乌双方达成一个暂时的妥协。所以美国及北约高层考虑推动俄乌和谈,这完全是战场局势不利下的无奈选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美国著名调查记者西摩·赫什(来源:参考消息)

李悦:

正当外界对俄乌双方是否将展开和谈予以高度关注之时,美国著名调查记者西摩·赫什日前爆料称,尽管泽连斯基反对,但俄乌军方正在进行秘密谈判,讨论确定目前前线边界的问题。俄罗斯保留对克里米亚、顿巴斯、扎波罗热、赫尔松等所控区域的管辖。作为相应的条件,俄罗斯允许乌克兰加入北约,但不要在乌部署北约部队和进攻性武器。对于这种说法,俄罗斯分析人士质疑称,俄罗斯不会接受这样的交易,并表示这可能是乌克兰和西方合谋搞的信息战。一南教授,您认为赫什的这份爆料有多大可信度?

金一南:美国记者西摩·赫什的爆料,往往给人一种耸人听闻的感觉。当然,我们相信赫什的爆料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但对其真实性,我们也要打一个问号。不过,不论真实与否,赫什的爆料起码证明了一点,就是俄乌双方都在寻找一个解决问题的非战争的方式,双方也都需要一个喘息之机。

那么,仅从爆料的内容看,这份方案总体对俄罗斯是有利的,不仅能减少俄罗斯的消耗,还使其保留了对卢甘斯克、顿涅茨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所控区域的管辖权。但是对于这样的条件,我非常怀疑乌克兰方面能不能接受,因为这意味着乌克兰将有很大部分的国土被割裂。要知道,这四个州囊括了乌克兰的大部分工业基础,而且如果赫尔松和扎波罗热被俄罗斯控制之后,乌克兰在黑海的出海口只剩下敖德萨,一旦敖德萨再出现意外,那么乌克兰将完全失去南部的出海口,可能因此成为一个内陆国家。所以我认为,乌克兰大概率不会同意这一方案。另外,俄军方面也不会同意乌克兰加入北约,即便北约现在不在乌克兰部署武器,但万一将来部署了呢?所以从俄乌双方来说,对于这一方案的接受度都十分有限。所以我对这一方案的可行性持怀疑态度。

但是,现在关于俄乌可能展开和谈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至于会谈成什么样的结果,取决于战场上的发展态势。由此,我们就能判断出谈判桌上各方的优势与劣势,这是一个基本的判断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