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9月28日,距离新中国的国庆大典还有3天

时任公安部部长罗瑞卿与负责反间谍工作的副部长杨奇清,步履匆匆地在中南海穿行,他们非常急切地要见周总理,向他汇报境外势力打算对新中国领导人实施的“斩首行动”的信息!

二战后,德意日等国已经沦为任凭战胜国摆布的走狗,无数间谍被吸纳为美国的特工,通过在华机构对新中国进行渗透、潜伏,进行着各种策反、破坏活动。

1950年9月27日,朝鲜战争爆发,而新中国建国后第一次国庆典礼,也将在4天后举行,作为朝鲜战场最大的变数,美国正酝酿着炮轰天安门、刺杀第一代中国领导集体的惊天阴谋

生活在数十年后的我们当然知晓故事的结局,美帝的阴谋没有得逞,新中国“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抗美援朝成为我们的立国之战。

这一切都归功于隐蔽战线里,那些栖身黑暗中的英雄。

半个多世纪后,这些名字终于能够被提起。

01 美间谍计划对华“斩首”行动

01 美间谍计划对华“斩首”行动

1950年9月27日,难得的晴空万里,但首都繁忙热闹的东单大街,却仿佛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阴霾。

北京的秋意渐浓,露天的早餐摊上,好几个眼神犀利的壮汉,却在极其缓慢地抿着冰凉的粥、凉透的包子。

这些人都是北京市公安局侦查处的精锐部队,已经在这里盯了一个早上,只等待着目标的出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午9点多,一个中东女人,蒙着一条印花绸缎纱巾,步入东单的北京国际电讯电报邮局。

临进门时,她紧张地环顾四周,似乎在找什么人。这一点引起了侦查队员们的注意。

她进去之后,飞快地办完邮寄手续,就慌慌张张地、几乎是小步快跑着离开了国际电讯电报邮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个年轻的侦查员刚要起身,却被对面的同事拦住。

“别!”

这时,年轻的侦查员才发现,马路对面的“北方皮货”商店里,一个高大、肥胖的日本人原来也一直在监视着她,见女人从邮局出来,确信邮件已经发出,便拉低帽檐,把脸往风衣里一埋,跟着中东女人的脚步,若即若离地往东四方向走去。

“都是盯梢,这小日本子可比咱舒坦多了。”年轻的侦查员骂道。

就在中东女人以为任务圆满完成时,她寄出去的信,却已经送到北京市公安局侦查处处长狄飞的面前。

从表面上看,这封信只是一则购销通知。

信件的投送地址用毛笔写着:

日本国东京都涩谷区神泉町20番地7号第一绿C管理室

经过特殊设备的秘密检查,信件的内容也十分稀松平常——

CLC总部:

所购灭火机定于10月1日发货。一切按既定的计划进行。

致以热烈的问候!

落款是山口隆一

一切并无异样之处,但狄飞处长一分析就感觉有蹊跷了。

首先,CLC即东京美军司令部情报处,是美国在二战后在日本成立的间谍组织,专程跑到北京买消防器材?这不是搞笑呢。

其次,山口隆一是法文图书馆中文部的一个图书目录编辑,并不是商人,为何要为CLC总部购置灭火器?

再看信中,除有以购买灭火机为内容的信笺之外,还附有一张用铅笔绘制的天安门地形草图,并画出了射击天安门检阅台的指示目标:从御河桥上放的灭火机上,一条又粗又黑的抛物线直指天安门城楼中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狄飞大吃一惊,预感到问题的严重。拍照后他立即向公安部侦查处处长李国祥作了汇报。李国祥马上召开了案情分析会。

会上,大家都感到此信件中隐藏着一个大阴谋,天安门处在危险之中。今天是9月27日,再过四天,就是国庆一周年的日子,届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将登上天安门城楼,与民众共同欢庆这个盛大的节日……这个日子也正是信中的那个“发货”日。他们将“发”什么“货”?如果把“发”的“货”与草图上的抛物线联系起来……

大家不敢往下想了,但随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这就去向中央请示!”

问题太严重了,如果分析得正确,后果将不堪设想。李国祥匆匆赶往中南海。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市长彭真同志在西华厅听了汇报,并看了证据,也感到事关重大,指示李国祥:

这很可能是炮轰天安门、杀害毛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破坏我国庆的大案!事不宜迟,迅速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