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跟皇上说我要出宫。
“嗯?为什么?”李遇贼心不死,继续将爪子伸向我的腰。
“规矩点,说正事呢!”我斜眼揪着靠在我肩上的李遇,“我太穷了,我要出宫赚钱。”
试问那个皇帝的贴身太监不富得流油,就我穷得叮当响,每个月全靠那点月俸过活,还不够打发下头的小太监,李遇这个吝啬鬼皇帝,赏钱都没给过我一分。
再这样下去,我等到何时才能买到我梦寐以求的房子,实现出宫养老的美梦。
“朕不是昨天刚刚赏过你不少珠宝玉佩了吗?你怎么会缺钱。”
“你赏的珠宝玉佩都是御赐的,刻着印呢!又卖不出去!也就在皇宫里有点用!”我哀嚎道。
“而且,你见过哪个太监同时打几份工的吗?”我扯开衣袖,指了指他留下的痕迹。
李遇一脸疑惑:“什么叫打工?”
是我大意了,怎么能指望一个古人理解打工是什么意思。
是的,我是一个穿越者,十年前,我因一场车祸穿越到这个没有历史记载的朝代-天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刚刚穿越过来时正好被一个小太监按在地上打。
“臭小子,让你咬我,看你能耐的……”那太监嘴里不停地嚷嚷着。
“哎呀,好痛!”我感到浑身肿痛,怎么死了还是那么痛呢?
我睁开红肿的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太监打扮的人。
这太监正挥着拳头向我袭来,我闪身一躲,然后拉住他的拳头,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那小太监被我打蒙了,揉着后背,躺着地上哀嚎。
“动手之前也不先打听打听情况,我可是拿过散打冠军的!”我揉了揉酸痛的胳膊,脚踩在那人身上,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这时,一道阳光穿过树梢,照射到我脸上,我扫了一眼身上深蓝色的太监服,突然意识到,这不是阴间,我不仅没有死,还来到了陌生的世界。
“饶命啊”,脚下的太监连连求饶,“只要你放开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好,你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什么年份?”
“这里是皇宫,天启十二年。”
难道,我穿越了!我愣愣地听着那太监的回复,好不容易才接受了现状。
我低头看着身上的太监服,陷入了沉默。看来我不仅穿越了,还换了个性别。
到了晚上,我脱下衣服时,才发现不太对劲,我不可能是一个男人,更不可能是一个太监!我是一个女人!
各种可能的想法充斥在我的脑海,我怎么会穿着太监的衣服,难道我是一个宠妃?跟皇帝玩cosplay?我想起来金枝玉孽的玉莹就是穿着太监服去找皇帝的。
但很快我否决了这个可能,试问那个皇帝会对一个还没有发育的小女孩感兴趣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悲哀地想。
第二章
转眼,过了小半个月,我逐步适应了太监的生活。
由于我年纪小,每天只需要干一些杂活,日子过得还算惬意,和我同屋的小顾子人不错,有好吃的会想着分我一口,一来二去,我们成了朋友。
“小陆子,醒醒!”
这天一大早,小顾子将我从睡梦中叫醒。
“何总管找你,让你去见他。”
“何总管?”我被吓了一激灵,瞌睡虫全跑了,“他有说因为什么事找我吗?”
小顾子摇摇头。
我穿戴整齐,心情忐忑地走进永寿斋。
听说总管何公公做事狠辣,是个妥妥的小人,不知道他找我有什么事,反正不会是好事。
永寿斋的正厅内,坐在一个黑衣鹤发的老太监,想必他就是何总管了。
何总管旁边恭恭敬敬地站着一个蓝袍小太监,我认出来他就是当初和我打架的太监小何子。
看见我走进来,他阴测测地瞪了我一眼。
“干爹,就是这个人打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小何子跪在何总管旁边,声俱泪下道。
“明明是你先打我……”我小声嘟囔,没想到此狗贼竟找了我惹不起的靠山,我恨!
“那又如何?我干爹回来了,他自然会为我做主。”小何子转头撇了我一眼,脸上挂上欠扁的笑容。
我擦,这丫的怎么变脸比翻书快,不亏是何公公的干儿子,在坏这方面简直一脉相承。
“跪下!”何总管低喝。
我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万恶的封建势力。
“你叫什么名,今年几岁?”何总管啾了我一眼,像是在看一只蝼蚁。
“回总管,小人叫小陆子,今年十二岁。”我故意压低了声音,生怕这只老狐狸看出什么。
“嗯,不错。”何总管打量了我一眼,“你还没被安排差事吧,派你去冷宫当差如何?”
听到冷宫两个人,我心理咯噔一下,自古以来冷宫就是个吃人的地方,进去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何公公都下令了,我一个小太监又能怎么样,想到这,我冷汗直冒。
“时候不早了,咱家要去皇上那当差了,你在这里跪上半个时辰。”何总管甩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小何子跟在后面,边走边对我露出嘲讽的笑。
叔可忍婶婶不能忍,我气得朝他屁股墩踢了一脚,小何子面朝下摔在地上,痛苦地哀嚎。
第三章
没过几天,领事太监手下的小黎子过来领我去冷宫当差。
冷宫真不愧是冷宫,一进门就能感受到一股冷飕飕的寒意,园中杂草丛生,就窗户都破了好几个洞,也就角落里那颗孤零零的梨花树还像点样。
“请问黎公公,这冷宫住着几位主子啊?”
为了增加生存几率,我这一路上都在向小黎子打听消息,好在小黎子为人热情,也乐意跟我搭话。
“冷宫里一共就两主子,赵娘娘和许娘娘,这赵娘娘是个病秧子,而这许娘娘嘛,性子很古怪,你注意些少跟她接触就好。”
”哦,对了,我怎么把那位忘了呢?”小黎子拍了拍脑袋:“这冷宫里其实还有一位主子,就是四皇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四皇子?”我诧异道,“皇子怎么会在冷宫?”
“据说这是宫中秘闻。”小黎子贴近我的耳朵,小声地说,“这四皇子是赵娘娘在冷宫里生的,宫里传言说他不是皇上的子嗣……”
我心下疑惑,如果这个四皇子不是皇帝的儿子,皇帝怎么会容忍他活那么久,如果是,又为什么把他放在冷宫自生自灭?
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不过作为一个小太监,我能做的只有尽力保住自己的小命,这些大人物的事情与我无关。
小黎子简单地交代我一些事务后就离开了,只剩我一人在这布满灰尘的房子里,我认命地拿起扫把,开始清扫。
突然,我感觉脑袋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