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朕的父皇临终前给朕安排了一个皇后,
他力大如牛,干涉朕的英明决策,朕很不满意。
可是每次朕要废后,他都会做让朕改变主意的事情。
后来朕才知道,皇后一直能听到朕的心声,但是朕竟然不知道?
1
「给朕拿回来!」
那盘紫梅子是今年西域特供,极其稀有。
朕命侍女珍珠用冰块细细地冻好了,确保新鲜,终于能吃到朕嘴里了,可是——
朕刚吃了一个,皇后突然出现给朕端走了!
气煞人也!
皇后淡淡瞥了我一眼:「陛下这几日不宜贪凉。」
朕恨得牙根痒痒,气急败坏地一屁股坐回龙床。
【朕心里抑郁,朕心里有事儿,朕要抚慰受伤的心灵。】
皇后瞥了朕一眼:「想怎么抚慰受伤的心灵?」
我扫视一圈,宫里没有美人儿,宫女们都素净,一点儿不会讨好朕!
试问前朝历代,哪个皇帝闲暇不看个歌舞,陪陪小美人儿?
于是朕心一横:「朕要纳妃!」
皇后再次淡淡道:「是臣妾满足不了皇上吗?」
说罢一把眼刀杀过来,这眼刀带着三分潋滟,三分缱绻,三分魅惑,还有一分杀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朕清了清嗓子:「历朝历代,先祖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为皇室开枝散叶,是做皇帝的本分,朕后宫空虚,不纳妃,如何对得起先祖?」
皇后抱起胳膊,以一种极其不屑的眼神,在朕的裆部流转:「皇帝……没那个功能啊。」
还不待朕发火,皇后眼神骤然冷下来,声调一冷:「还是说,皇上想纳男人?」
朕梗着脖子:「朕是皇帝,朕说了算!」
但是心里打小九九:【没,没,朕就是想要美人儿……】
皇后噗嗤笑了一声,整个人突然温柔起来。
他一步一步走到朕面前,弯腰,玉骨扇子在手指间绕了几绕,最终掂起来朕的下巴,皇后绣口轻吐:「皇帝还想要什么?臣妾不是美人儿吗?」
朕硬气道:「皇后刚强过甚,少柔美。」
但是心里很不争气地承认:【皇后,确实挺美。】
皇后露出个心满意足的表情,嗲起嗓子:「那皇上~臣妾陪皇上春宵一度~」
朕浑身发毛。
皇后朗声大笑着直起身往外走去。
朕幡然醒悟。
朕刚才是不是一件事都没办成,又又又都听皇后的了?
那朕这个皇帝颜面何在?
【朕要废后!】
刚走到门口的皇后莲步一顿,带着警告意味地道:「先帝临终前将臣妾许给皇帝时,拉着皇帝的手,再三嘱托,万万不可废后啊!」
2
朕的母后当年生了双生胎,朕和皇兄。
母后一看朕和皇兄长得一模一样,瞬间吓白了脸。
我朝历代不能有双生子,因为担心被人利用,所以后出生的那个孩子,都会被处理掉。
母后偷偷托人把朕送出宫,由心腹仔细养着。
而朕的皇兄刚出生便被封为太子,培养成下一任皇帝。
可天有不测风云,皇兄在八岁那年一病不起,没两个月便见了先祖。
朕的父皇没其他儿子,又担心他老人家百年之后,那些个王爷抢他的皇位,很是发愁。
这时候,母后告诉父皇,其实宫外还有个朕!
除了性别不一样,其他长得一模一样,简直以假乱真。
于是趁着皇兄去见先祖这事儿,还没别人知道,就连夜把朕装上马车,运进了宫里。
于是朕就顶替了皇兄,用了皇兄的名字陆君泽,当上了太子。
后来安安稳稳当上了皇帝。
但是父皇终究是担心朕的,万一哪天朕身份暴露,那朕岂不是大祸临头。
于是那夜月黑风高,父皇宣朕。
父皇拉着朕的手,颤颤巍巍地指着一个身型颀长,眼角魅惑的男人:「这是聿怀,此人足智多谋,是父皇指给你的皇后,以后他能助你渡过难关。」
聿怀冷冷地站在一旁,垂眸平静地注视着这一切,淡淡开口:「臣当辅佐太子,绝无二心。」
父皇长舒一口气,死死拉着朕的手:「此人能助你,万万不可废后啊!」
3
闲来无事,朕卧在床榻上晒着小阳光,泛滥着一本历朝历代的《宫廷秘闻集》。
给朕看得心花怒放,心神荡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要是香香软软的小美人儿,一个给朕娇滴滴地捶腿,一个剥好葡萄,嗲着嗓子讨好朕,多好!】
【美人儿柔荑一般的纤纤玉指,捏着水润多汁的葡萄,一点,一点……多好!】
然后朕的嘴里被粗暴地塞进来一块糕点。
朕骤然惊醒,睁眼一看,只见一抹暗紫色的袍摆。
顺着袍摆往上,赫然是聿怀那张魅惑人心的俊颜,饶有趣味地支着头看着朕。
更重要的是,朕那本《宫廷秘闻集》已经被拿在了他手上。
【坏了坏了,被他发现了,朕要丢死人了!】
聿怀挑眉:「皇帝正值壮年,血气方刚,不丢人。」
朕咬牙切齿地看他顺走了那本《宫廷秘闻集》,大摇大摆地走出勤政殿。
然而聿怀前脚刚走,后脚太傅便求见。
幸亏他把那本艳书拿走了,要不然被太傅看见,朕免不了一通臭骂。
老太傅进来喝了口茶,直奔主题:「皇帝今年,二十有三了吧?当年先帝这个年纪,已经添了两位公主了,皇帝该纳妃了。」
朕面上维持着威仪,但是内心十分激动地点头:「太傅所言极是,是朕疏忽。」
送走太傅,朕几笔拟旨,召来小夏子,速速送去尚书台。
朕美滋滋地卧在榻上,美人儿即刻入我怀。
可人有旦夕祸福,晚间小夏子夹着尾巴跑进来,颤颤巍巍道:「皇上……皇后吧,把……」
朕突然坐直,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皇后把纳妃圣旨拦下了!」
朕险些没撅过去!
【朕要废后!】
4
皇后抱着那卷明黄的圣旨,倚着门。
朕心里吐槽:【风骚。】
皇后挑挑眉,从他身后鱼贯而入的宫女端着剥皮去籽的葡萄,在朕面前摆了一排。
皇后摇曳生姿地过来,歪坐在朕腿旁,一只手搭上朕的大腿开始揉捏,另一只手捏起水润的葡萄,在指尖揉捏…
【好瑟瑟。】
朕大气都不敢喘,皇后把玩了一会儿葡萄肉,指尖还带着葡萄的香甜,送到朕嘴边。
朕心惊胆战地探头把葡萄吃下去,唇擦着指尖,留下水光盈盈。
皇后玩味地看着朕,在朕的不断瞪大的双眼之下,将指尖放入自己口中。
【我天我天!皇后在干嘛?她要干什么?】
皇后嗤笑:「皇上莫慌。」
朕嘴硬:「朕哪儿慌了?」
皇后不与朕争论,净了手,纤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开始在朕的大腿上揉捏起来。
【痒。】
皇后加重了力道,酥痒瞬间化为舒爽,朕享受得飘飘然。
【要是有个小娇娘唱曲儿该多好。】
刚想完,皇后骤然一使劲儿,朕疼了一激灵:「皇上,臣妾给你唱曲儿如何?」
【他唱?好啊……】
朕心里阴惨惨一笑,适时该扳回一局,清了清嗓子:「朕要听杨柳腰。」
「好。」皇后也不扭捏,掐起嗓子唱得还挺好听。
「皇上可还满意?」
【满意,不错,很好。】
朕闭眸点头:「差强人意。」
皇后玉骨扇子敲在朕的额头:「那皇帝不能纳妃。」
【朕不。】
皇后一个眼刀扫过来,朕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贴过来,眼神里带着点警告意味。
朕嘴乖:「好。」
朕心里抗议:【开玩笑,不让你知道不就行了。】
皇后摸了摸朕的头,摸得朕毛骨悚然:「皇帝不要耍小聪明哦。」
5
开玩笑,朕可是水瓶座,全身上下就脸最乖。
朕去了行宫,偷摸跑的,没带皇后。
朕像刚放出来的猴子,刚下马车即刻吩咐道小娇娘都盛装打扮,越花枝招展越好,最美的重重有赏。
后花园里已经摆好了糕点美酒,小夏子给朕打着扇,美哉。
不一会儿,美人儿们打扮好,陆陆续续都到齐了,环肥燕瘦,各有千秋。
朕满意。
朕今儿要玩个大的。
朕命小夏子取来黄绸,蒙上眼睛。
对,朕要玩儿「蒙眼捉美人儿」。
「美人儿,朕来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朕小碎步跑起来,美人儿娇笑声阵阵,哪儿有声响朕就往哪儿抓。
突然没声儿了。
「美人儿?笑一个,笑一个,朕来抓你了!」
朕试探着一扑,没人:「嘿嘿,跟朕玩儿花样,增加游戏难度呢是不是?」
又一扑:「让朕逮住了吧?给朕亲一口!」
朕拉下黄绸,正要亲上去,突然愣住了。
只见聿怀正好整以暇地低头睨着朕:「皇帝好雅兴,亲啊。」
周围那一排娇艳的美人噤若寒蝉,一个个抖得像筛糠。
【他怎么知道朕偷着找美人儿?】
皇后冷笑,朕觉得接下来朕不太好……
6
皇后笑的一脸春风和煦,十分「温柔」的牵着朕的手,把朕送到了后殿。
【皇后不会要谋杀朕吧?】
皇后阴惨惨但十分温柔的扭过头,看了朕一眼:「陛下放心,臣妾不会弑君弑夫。」
朕咽了口口水,进了后殿,皇后砰的把门关上。
朕弱小可怜又无助。
但是朕要面子啊!
挺起胸脯给自己壮胆:「皇后要做什么?朕可是天子!你岂敢以下犯上?」
皇后不说话,一步一步的向朕逼近。
扑嗒扑嗒的脚步声踩在地板上,好像踩在了朕的心尖上。
皇后高大的身形笼罩下来,在墙角,垂眸看着朕:「陛下,要玩?」
皇后修长的手指从朕的锁骨窝,缓缓向上,划过咽喉,食指一勾,勾起耷拉在脖子上的黄绸……
朕心脏砰砰跳……
下一秒眼前一黑,黄绸严严实实的遮在了眼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