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男朋友放我鸽子那天,

我被恶魔拉入黑暗凌辱分尸。

而他在医院照顾生病的白月光。

三天后,白月光忍不住问:「落落呢?」

男朋友看着我发给他的最后一条消息说:「生气了,改天一哄就好。」

哦,他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

被剁成一块一块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那天是我的生日。

徐牧答应陪我去迪士尼看烟花。

他食言了。

我看见秦书瑶发的朋友圈。

「关键时刻,还好有你。」

配图是一个忙前忙后的背影。

就一眼,我就认出来是徐牧。

2

醒来后,我在医院。

我看到了徐牧,他正在走廊上在接热水。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只是觉得害怕,我飞快的向他跑去。

就在我快要抱住他的时候,我看到自己的手臂穿过了他的身体。

微微一愣,才反应过来。

原来,我已经死了啊。

可是我为什么会死了呢?

我明明在等徐牧陪我看烟花呢。

怎么就死了呢?

脑子还没想明白,身体不受控制的跟着徐牧移动。

病房里,秦书瑶小脸苍白地躺在病床上。

看到秦牧进来,她捂着心脏的位置,柔柔的喊了一声疼。

鼻尖红红的,看起来有几分委屈。

徐牧叹了口气,把她揽入怀里,眼里满是心疼。

一向冰冷的声音里,裹满了柔情。

「别害怕,我在。」

看见眼前的两个人,我不是咯噔一下,而是被酸柠檬浸过的针刺了一下心脏。

自从秦书瑶回国后,徐牧就一反常态。

明明戒烟两年的他,重新上了瘾。

他说是最近应酬多,没办法。

但我知道,是秦书瑶再次扰乱了他的心。

3

秦书瑶和徐牧是青梅竹马。

我是高三才转到他们学校的。

我从一开始,就是后来者。

可我从未想过要将徐牧占为己有。

是在三年前,秦书瑶出国前找到我。

她说:「落落,我不要徐牧了。」

「我知道你喜欢他,送你了。」

记得当时我愣了很久,只是弱弱地说了一句。

「书瑶,徐牧他不是一件物品,不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

秦书瑶是和谭辰一起出国的。

谭辰,宜市首富谭氏独子。

一个风流倜傥的富二代。

家底比徐牧殷实许多,许多。

秦书瑶出国那天,徐牧醉得一塌糊涂。

我将他扶回家,给他弄蜂蜜水,陪他坐了一夜。

一整夜他都抱着我,眼神迷离。

嘴里不停的念着:「书瑶,瑶瑶……」

那是我见过他最狼狈的样子。

后来我断断续续从其他同学那里听到过一些关于她的传言。

在法国,秦书瑶以怀孕之名逼谭辰娶她。

可谭大公子,怎么可能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

甩了几千万给秦书瑶,逼她打掉了孩子。

秦书瑶那段时间心情极度低落,我记得徐牧接到她的电话,还为此飞过去陪了她几天。

只是不知道在哪边发生了什么,秦牧一回国,便和我在一起了。

如今看来倒像是赌气。

4

徐牧安抚了好一会。

秦书瑶才在他的怀抱里渐渐睡着。

他轻手轻脚的将秦书瑶放平,然后拿了毛巾沾上热水,慢慢的给她擦脸,擦手。

动作轻柔得如同对待一件贵重的珍宝。

连旁边床的阿姨都忍不住打趣道:「小伙子,你女朋友好幸福。」

「现在像你这么疼女朋友的男人不多了。」

话落,徐牧的手微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没说话,只是对着阿姨讪讪一笑。

我努力在脑中回忆。

徐牧有没有这样对待过我呢?

我想了好久好久。

久到徐牧都弄好一切,站在平台上抽了半支烟。

我都没想起来。

直到此时,我才真正感到一种无以名状的悲凉,鼻子也突然酸得发疼。

被乌云笼罩了一个星期的宜市,今天忽然出了太阳。

阳光洒在徐牧的身上,男人穿着白衬衣,领口的扣子解开了几颗,袖子也稍往上卷。

昨天他应该是从公司直接来的医院。

不敢想象他是有多着急,不然严重洁癖的他,怎么会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还记得有次我在家里打扫卫生,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脚痛得完全动不了,我哭着给他打电话。

电话里他一如既往地冷静,说自己在谈一个很重要的合作。

随后只是派了助理来送我去医院。

晚上来医院看我前,他还回家了一趟,洗了澡,换了舒服的休闲装。

面对我,他永远可以理智,客观,冷静。

而秦书瑶,是他的不理智,不客观,不冷静。

5

一根烟的时间,怕是连五分钟都没有。

隔壁床的阿姨在门口喊。

「小伙子,你女朋友在找你。」

「都急哭了呢。」

「你快回来看看。」

徐牧闻言,碾灭烟头,小跑回了病房。

他穿过了我的身体,带起一阵风,拖拽着我一起到了房间。

秦书瑶咬着几乎无血色的唇,如雪似玉的脸泪痕斑斑。

声线哽咽。

「阿牧,我还以为……」

「以为你走了,不要我了。」

徐牧赶忙搂过她,捧着她的脸,指尖颤抖。

唇瓣不自觉地颤动,吻上了她的额头,眼睛,鼻子,嘴。

边吻,边温柔的安抚。

「书瑶,我不会丢下你。」

「永远不会。」

我觉得心底像是被什么东西剜了一下,刺痛急速的蔓延到全身。

心在滴血。

秦书瑶抬头望着我这个方向,笑了。

那笑容仿佛在告诉我,

你看,江落。

让给你的男人,我只要一句话。

他便会乖乖回来。

而你永远只是一个备胎而已。

6

其实秦书瑶回国,第一个找的人是我。

她约我去了宜市最高档的餐厅。

身穿一件L家定制版连衣裙,妆容精致。

看上去比三年前还要好看。

从容中带着一丝疏离感,美得极致。

「落落,你和秦牧分手吧。」

「想要什么补偿,你提。」

言语和三年前一样轻松。

似乎只是在说一件物品的归属权。

许是不服,许是对徐牧有那么一丝信心。

我轻笑着看着她,递给她一张请柬,眼神平静。

「秦书瑶,我和徐牧的婚礼在一个月后。」

「欢迎你来。」

随即潇洒离场。

如今我站在距离他们几米的地方。

看着眼前如此亲昵的两个人。

「扑呲」一声,笑出了声。

原来打脸的感觉是这样的啊。

笑着笑着,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

徐牧真的很爱秦书瑶吧。

他的爱可以跨过时间的河流,跨过我的陪伴。

毫不犹豫的奔向秦书瑶。

「叮……」徐牧的电话响了。

他瞥了一眼,松开怀中的秦书瑶,将她放回床上。

「抱歉,接个电话。」

随即走出了门。

而我被逼无奈跟着飘了出来。

「她昨晚没在家?」

「那今天送过去。」

「今天也没人吗?」

「嗯。那丢了吧。」

他左右踱步,语气有些不耐烦。

第六感告诉我,他口中的那个「她」。

是我。

果不其然。

刚挂了电话,我便看着他在手机上翻我的号码。

「还是那么笨!」我吐槽了一句。

明明告诉了他好多次。

我的号码在个人收藏里面。

手机左下角,一点开就能找到。

总是记不住。

他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我的名字。

我和他隔得不远,刚好能听见电话里机械的客服声。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has been turned off。」

「嘟嘟嘟嘟……」

终于,徐牧万年不变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随即盯着手机,摇了摇头。

转身回了病房。

7

就这样,我看着徐牧亲力亲为,无微不至的照顾了秦书瑶两天。

生生熬出了黑眼圈。

在第三天,秦书瑶出院了。

我以为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不用再看他们如胶似漆的样子。

我错了。

错得离谱。

至少此时我还是他未婚妻。

可徐牧把秦书瑶接回了自己家。

刚进屋,两人便迫不及待地关了门。

将我关在门外。

我心一慌,伸手去拦。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手穿过了门。

害。

我忘记自己已经死了。

根本不用开门,就能直接穿过去。

一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乱扔的一地衣服。

有徐牧的,有秦书瑶的。

卧室里,那张我曾经和徐牧甜蜜的床上。

徐牧将秦书瑶压在身下。

他眼里狂乱的情思,是我从未见过的。

我转身想要逃,却怎么也迈不动脚。

我没法离开徐牧的身边。

身后传来秦书瑶的娇喘声。

我拼命捂住耳朵,不想听到这一切。

可徐牧喑哑的声音还是源源不断地传进我的耳朵。

「书瑶,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

「对不起。」

「阿牧,我爱你…..唔……」

秦书瑶的情话被徐牧堵在嘴里。

身后的声音此起彼伏。

让我觉得恶心。

几百种愤怒的火焰在血管里燃烧。

可是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我甚至连骂一句,也做不到了。

三年啊。

过去的整整三年,就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8

我以为我会受很久的折磨。

没想到仅仅几分钟,徐牧就缴械投降了。

他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明明都是一个小时起步的。

每每不将我折磨个筋疲力尽,他是不会罢休的。

原来是对我没感觉啊。

因为太喜欢秦书瑶,所以一碰便泄洪。

「阿牧。」

秦书瑶的声音有些不可置信。

「对不起。」

徐牧将她搂进怀里。

「我好久没有做这事了。」

「一时有些激动。」

确实。

自从秦书瑶回来后,他就没碰过我了。

秦书瑶立马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顿时笑颜如花,娇羞的将脸埋在他的胸口。

徐牧进了卫生间,我也跟着飘了进去。

宽肩窄腰。

他的身材一直很优秀。

可就在刚刚,这具曾经只属于我的身体。

脏了。

我「tui」了一声。

噁心的转过身,不再看他。

这一次徐牧洗了特别久。

洗了一遍又一遍。

恨不得将身上的皮都搓掉。

恍惚中,我有一种错觉。

他似乎在嫌弃自己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