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神君下凡历劫回来时牵着魔族公主的手,怀里还抱了个麒麟娃娃。

他将妻儿护在身后,目光狠狠的瞪向最忌生情的我。

可我只是笑笑。

既然他溺于爱情疏于修行,我就成全了他。

我倒是想知道,他能被那甜言蜜语蒙蔽多久?

我倒是想看看,等真相大白那天,他口中那比天责神职还重的情爱又值几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这一天竟然真的来了。

洛渊携家带口的跪在殿中,满眼柔情。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与那姑娘的恩情,我看着只觉得熟悉又陌生。

天帝听了一会,笑着打断他后便拜拜手回宫了。

众仙家都齐齐地看向我。

天帝近来灵力涣散的厉害,一直都在强撑着。

看样子是大限要到了。

我作为圣剑曾跟随天帝征战四方,最是无情,也最是清楚天帝心思。

[剑生上神,这……]

我看向洛渊,正好和他的目光撞在一起。

那眼神中带着陌生,带着疏离,还带着威胁。

也是。

当初不乏有几个仙神显了情丝后被我生生拔出,活活掐死。

若是以前,我肯定也会立马对他动手。

可现在不会了。

因为不久前,我已经在往生镜中窥见了自己的未来。

镜中也是这般处境,我日日苦口婆心的规劝他,才使他没有疏于修炼,可后来他继任天帝之位,不仅废了旧制,还将我抽了神识后送入魔界,他说要让我亲身体会情爱之好,轮回几世我受尽折辱才终于逃到了人间,可那里早已一片荒凉,灾害频发,百姓苦不堪言,魔族得寸进尺,洛渊一味包庇,最后天翻地覆……

众仙紧张的看着我,好像都以为我下一秒会化为本体冲过去。

可我绝不会了。

[神君历劫归来想必也累了,早些回清方宫歇息吧]

我径直打算离开,却见洛渊赶紧将妻儿护在身后,周身气场散开,语气中带着冷意:

[魔族已诚心归顺天界,我能殒身归来也全凭他们恩情,魔界公主更是嫁我为妻给我生子,我看两界关系也该缓和了,

[剑生,你觉得呢?]

他又突然挡在我面前,压低声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若敢动他们母子分毫,我便不惜一切毁了你]

我抬头,看见他的眸子里还藏着恨意。

[……随你]

说完便抬步离开。

千万年的时光终究让我们分道而行。

左右他要的只是情爱。

不过情爱而已。

我成全他就是。

2.

[回来了]

紫微宫里,天帝呆坐在水镜前,察觉我回来后就问了一句。[怎么样?]

镜中的我总是相信他会改变所以千百次的替他求情,为他遮掩。

可现在我没说话,只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

我倒要看看,他溺于情爱后会有什么样的造化。

悠悠的叹气声传来,天帝的声音都有些恍惚。

[当初满怀期许,原本以为他历劫回来会...

[剑生,他真的能守好这一切么?]

他摸了摸椅子,好似又散了一些灵识。

殿里安静了好大一会,他才无奈的开口:[罢了罢了,终是心志不坚,剑生你去吧]

我点点头,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天帝最近又翻开册子准备重新挑人了,但没人知道。

我跟下面的人吩咐,[陛下要静修几日,有事递折子上来便是]

说完又去了趟清方宫。

哪怕大老远也能听到里面传出的阵阵欢笑,走进发现院里移栽了一大片仙梅,桌上摆放着清膳还有许多人间的吃食,他们一家正在用膳。

哪怕曾来过千百次,如今还是觉得陌生了。

见到是我,洛渊的脸色满是不悦。[何事?]

我先是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然后才开口道:

[神君勿怪,是陛下有事要劳烦神君。

[他仙体抱恙,需静修几日,念到神君对天庭诸事较为熟悉,便让我来走一趟,请您暂理两日琐事]

踏出宫门时我看见那魔族公主满眼心疼的靠在洛渊怀里,[你刚回来他们就派你做这做那,全然不管你累不累!想当初你以身殉道,他们谁又管过你半分半毫!

[天庭的人果真虚伪]

洛渊将她搂进怀里,笑道:[是啊,只有你们会心疼我,当初若不是你,我也...]

[你现在有了我和麟儿,今后无论他们再怎么逼你,你也不许再做那种事情了,我宁愿你自私一些]

紧接着就是几声[好好好]

我又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好似突然明白了那道天规真正的含义。

有了牵挂就会生出恐惧。

可他们或许已经忘了,自己是无病无灾无痛的仙神,还受着人间万千香火的供奉……

看来天帝对他的这次考验是要彻底失望了。

我不想再费什么心思,径直回了紫微宫侍奉。

至于洛渊,我早已仁至义尽,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只是不再干涉罢了。

天帝一连静修了数日,挑人的册子也翻了好几个来回。

最后看上了东海的二龙子。

我偷偷下去一趟,将他带回了天庭。

路过天门时便听说洛渊受了伤。

原来是赤涯那边有个凶兽冲破禁锢还伤了不少天兵,所以他们将希望放在了神君身上。

可他是血淋淋回来的,这让满天仙神都吃了一惊。

听说魔族公主又在清方宫里大吵大闹,喊着神仙都是些虚情假意的东西。

倒也不奇怪,洛渊自回来后就没再修炼,早已与自己的本灵法术生疏了。

[剑生,你带他去试试]

紫微宫里,龙墨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听到这话后才抬起头来。[请陛下放心]

赤涯边上,我见他竟直接抽出了自己的龙骨鞭,干脆利索的拘住了凶兽的脑袋,生生将其困毙。

我暗暗吃了一惊,却见他似是不好意思一般,[能立马解决的事情我不想再废什么功夫]

天帝知道后笑了笑,然后扭头问我:[你觉得如何?]

如何?自然是像极了洛渊,还有...

当年的天帝。

自那后龙墨便默默跟在天帝身边,偶尔也由我教导几句。

那几日天帝面前的折子多了不少,大多与洛渊有关。

先是百草仙君禀奏魔族姑娘为了玩乐私自摘了百草院里的仙草,接着又是白仙哭诉自己的青牛被清方宫给烹着吃了,还有就是那二人跑去千机阁玩耍时不小心触碰到了机关,听说差点被伤,洛渊为了保护他们不小心毁了千机阁……

百草院的仙草自来就是给人间贤明帝王添福添寿的,白仙的青牛会驼人间半仙上天指点造化,至于千机阁乃是防御机关所在,而这一切的一切到洛渊嘴里却只有一句[那又如何?]

天界议论纷纷,都说洛渊宠的妻儿无法无天。

他处事不公,偏众仙家就固执的站在清方宫外讨要说法。

而洛渊呢,丝毫不理会那些仙神,竟将自己的紫酒剑悬在门外,逼着大家不能靠近。

我受天帝意思走了一趟,却不是责怪洛渊,而是……

[各位仙家请回吧,天帝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

众人散去,我又看向紫酒剑。

这是我唯一倾铸的一把剑,当初是送给神君飞升的贺礼,而如今他却用这柄剑对着前来规劝的仙神。

我听见它发出阵阵悲鸣,似是求救一般的摇晃着剑身。

[你真的想好了?]我叹了口气,又见它的反应更加剧烈。

罢了,都说剑器无情,可他们不知剑器最是有灵,它们也挑选主人的。

千锤百炼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再无怨无悔地跟着这样的洛渊?

我挥手将它放下,而后就离开了。

至于如何选择当然是由着他自己。

快到紫微宫时,天边掠过一道残影,那紫酒剑竟断了一半剑身,强行解了自己身上的契约……

再晚些时候,洛渊便拿着半块剑身来找我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3.

洛渊的面色太过于冷漠,似乎若是那剑完整便会朝我挥过来一样。

[难道神君忘了?旁人干预不了契约之事]我冷笑一声,[更何况还是这副摸样]

我又看了眼那东西,断的倒是干脆。

洛渊的身子僵了僵,却问我为什么。

[你们为何都要这般逼我?人间苦短,我不过是想和她长相思守罢了!]

[有谁阻挠了么?]

我皱着眉头,他妻儿的那些事皆破例看在他的面上一笔带过,天帝亲自出面解释,无人再去追究,他还想如何?

洛渊呆坐在石椅上,看着我的眼神变了又变。

可我已经读不懂了。

明明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啊。

我没再理会那边的事情,只更加频繁的拉着龙墨一起精习术法,排兵布阵。

他东西学的很快,心性也被天帝不断磨练着。

那日仙娥来报,说天帝吐血昏了过去,我和龙墨匆匆赶回去却见他呆坐在大殿的椅子上。

[剑生,你是不是看过往生镜了?]

他终究是发现了。

也是,听说洛渊最近又做了许多出格的事,可我再没说过什么。

若换我以前的性子,早化为本体不顾一切的去规劝洛渊了,可现在并没有。

南菩萨献礼时是我亲自捧着送去的法器阁,我确实看了。

我跪在地上点了头。

[陛下,我看到魔族会凭着那姑娘过来闹上一番,但请您放心,剑生定会和众仙神护得天界安稳,四海太平]

高位上的人将我拉了起来,身上的灵力又散了些。

他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悲凉:[冥冥一切都有定数

[剑生,这千百年来,我一直警觉自己不能有错,可如今才发现或是已经做了错事]

一道灵力闪过,水镜渐渐幻出了当年的景象:

五仙台上曾住了个掌管渠水的上仙,下凡历劫与人间女子生了情,他归位后那女子为再见他一面竟投死在了井中,上仙恼怒到地府里闹了一场,致使许多死鬼逃回人间惹了纷乱,后来那上仙又因相思偷偷封了井水,偏僻村庄就被渴死了几户。

青要阁里也曾有个桃树神,于桃林中与人间男子相爱,后受不了男子阳寿消尽,日日饮酒醉梦,致使浇桃树的水溢到人间,变成了无妄的水灾。

还有个神仙为了让自己人间的子孙成为帝王,竟来回奔走筹心谋划,致使江山气运更改,死伤无数。

若说那是因为情爱,那这便是学了贪婪。

[天界自始至终都不容有情,可偏偏那些仙神历劫归来后都念念不忘

[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情爱也有好处,可我不敢,不敢去赌那有万分之一变成危害的可能,若是众神都开始为自己和子孙筹谋,我又该如何面对天道?

[可我又似乎真的错了,我……]

高位上的人又颓然了几分。

[剑生,我不想寒了众仙家的心,可我更怕有愧于人间香火的供奉]

他身形晃动,我疾步过去想将他扶好却被止了脚步。

他笑着把一册白卷交给了我。

[剑生,我去后,你要好好辅着新帝,至于这册帝令由你来写,

你只需记得仙家神责,千万别有愧黎民苍生]

龙墨跪在一旁,听了这些只重重的磕了几下头。

我突然反应过来,满心疑虑的看向了那个跟随多年的天帝,却见他微微笑着。

[往生镜里我没来得及交代的事情总算处理了

[剑生,我大限将至,只等他们来了……]

4.

清方宫那边又热闹了好几天,听说那次洛渊回去后就更加放肆的享乐。

不知为何,我心里莫名烦躁。

自器灵化形起,我日日都去受几道天雷,倒不都是为了再次飞升,磨练罢了。

这从前是洛渊的习惯。

那时天帝还十分的看好他,但这么久了,他再没来过。

倒是龙墨,日日都和我一起。

我烦躁时,他就也会学着我多请几道天雷。

他很少说话,只那日突然道:[你莫要烦心,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他真的很聪明,全然只用行动证明着。

天庭终究又乱了起来。

洛渊的麟儿乘着火神手下的赤鸟出去游玩,不小心灼烧了一片竹林。

而竹林深处就住着木仙人的妻儿。

前几日他看清方宫那样心里就生了羡慕,所以偷偷下凡将人间妻儿带回来藏起。

如今……早已成灰。

议论四起之时,天帝也只能出了紫微宫。

洛渊早已变了,如今的他件件都有借口,句句藏着私心。

[麟儿他只是个孩子,您...]

木仙人也站了出来,[荀儿不过也是个孩子,可如今一把火过后,他连灰都没给我留下!]

仙火焚烧,再无轮回可能。

白仙、百花仙君和千机仙也弓了弓身子。[神君不公,还请陛下为我们做主!]

魔族姑娘哭哭啼啼的跑来,竟敢指着天帝的鼻子骂。

我本就对她没多大好感,如今更是没有手软半分。

她的一指被我剑气所伤,哭哭啼啼的扑进洛渊怀里。

[剑生,你竟敢伤她!?]

[你又如何?]我将剑身逼近两分,[她若再敢乱指,我不介意再动手一次]

她眸子带着恨意,躲在洛渊身后滔滔不绝的说他们魔族是如何艰辛的将洛渊的仙魂召回,话里话外都在指责着天界的无情。

我觉得可笑极了。

可笑她谎话说的连自己都信了,又笑那堂堂神君眼瞎心盲。

洛渊把她护得更紧了,语气还带着温柔:[云婉,我没事的]

云婉……

听听,多么熟悉的名字啊。

好似从前他也这般唤过我一样。

当初洛渊在大战中陨灭,只残留一片碎魂飘零,陛下和几位神尊轮流输送法力才将其保下,我用自己的本灵涵养着他的碎魂,只要我不死,他的魂灵就不会彻底消散。

那时众仙神又急又喜,四下奔波着去寻找他的其他碎魂,后来又借着花界送来的万灵圣器将他种在人间慢慢凝聚元神。

当时魔族元气大伤,向天界立誓五万年再不来犯,陛下就让我去寸步不离的看护仙灵。

我用着云婉这个名字守了他三世,终于等到他重塑了肉身。

直到后来他有了自保能力才敢离开。

四海仙神从不居功,只在心里坚信洛渊终有一日会元神归位。

那时的我也同样满怀期许,可却怎么也没想到再见他会是这般模样。

明明前一秒还柔声细语的人下一刻就赤红着双目朝高位上的人嘶吼着:

[你们虽为仙为神但却铁石心肠,口口声声什么大爱天下,何其虚伪!

[在你们眼里,我不过是个修炼的木偶罢了,如今我不过是想过的自在些都惹得你们这么针对!]

天帝睁开的眸子里泛着泪光,声音也有些嘶哑:[渊儿,无论如何你都不该如此糊涂啊!]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洛渊到底做了些什么。

若我知道,一定当时就杀了他!

5.

天帝将往生镜放在了洛渊面前,微光渐渐将他笼了进去。

不多时,镜中的人突然发出几声咆哮

我莫名紧张,而后就看到一双腥红的眸子猛然看向了我。

[云,云婉……]

[云婉!云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