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表妹洞房的当晚,我就藏在她的床下。

躺在她身边的正是家里给我定的结婚对象。

男人油嘴滑舌,喘着气夸表妹长得漂亮身材好。

我却一点都不觉得难过。

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我被人按在地上和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结婚。

周围的亲戚们起哄、鼓掌,我的幸福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结婚!结婚!结婚!

这是一场老一辈人的狂欢。

画面越来越清晰,亲戚们狰狞的脸浮现在我眼前。

我尖叫着从睡梦里惊醒。

打开手机,时间显示农历12月29日,离过年还有两天。

我们村有个规矩——过了25岁必须要结婚。

这也是我不回家过年的第三年。

手机铃声响起,是我爸打来的。

“你快回来,你妈要不行了。”

2

回村的巴士足足开了两个小时,从远处看,黑云乌压压地罩在小村庄上方。

村口贴着“欢迎老板莅临投资”的字样。

近年来直播助农兴起,听说有神秘老板要来我们村投资。

连村长也成了网红。

思绪被打断,车子驶到家门口。

我这才发现家里两层高的小楼被里里外外装扮成了刺眼的红色。

绸带从二楼密密麻麻倾泻而下,活生生像淋了猪血。

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女儿,是谁要结婚?

3

跑!

脑子里飞速闪过这一个字,顾不得思考,我的腿先替我做了选择。

不巧爸妈正好从院子里走出来,和我撞上。

假装听不见他们的呼喊,我一刻都不敢停。

道路太过泥泞,我拖着箱子终究还是走不远。

索性一拐弯,跑进了一个小巷子。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终于能休息一下的时候,却突然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巴。

4

心脏好像停了一拍。

我拼命挣扎,从那人手中挣脱。

一股长期吸烟造成的口臭扑面而来。

转身一看,村长的儿子郭涛掐着根烟站在我身后。

几年不见,他越发肥胖,油腻得像是放大版的猪精。

“媳妇儿,你准备去哪儿呀。”

我皱起眉头,心里猜了个七七八八。

“你爸妈把你嫁给我家了,过两天咱们就洞房。”

“正好赶上过年,双喜临门。”

说着他就要上前抱我,我赶紧往后退。

推搡之间,我一巴掌打在他冻得发红的脸上。

郭涛恼羞成怒,说着就要扑上来要强迫我,活生生像是山猪出笼。

“真是癞蛤蟆装青蛙,长得丑玩儿的花。什么年代了还搞包办婚姻这一套。”

郭涛从小仗着自己身材比同龄人肥胖就欺负同学。

我们不知道受了他多少欺负。

这时候我新仇旧账一起算。

破口大骂。

“你以为老子想娶你?

要不是你读过两年书,我们家能看上你?”

看着他下流猥琐的样子,我心里恨不得杀了他。

许是动静太大,引来了刚刚追赶我的爸妈。

我爸朝着郭涛耳语几句,一向混账的郭涛竟然离开了。

这更加印证了我心里的想法。

5

这时郭涛的话再一次浮现在我脑海中,我推开我妈猛地往后退。

“我不要嫁给郭涛,我要走。”

我妈呆愣片刻,一巴掌拍在我脑门上。

“谁说你要嫁给郭涛的?”

“那你为什么要撒谎自己生病了,难道不是为了骗我回来?”

我妈解释说。

“你这年年不回家,你爸是为了让你回来过年才这样说的。”

我指着房子外面的红缎子。

“那为什么我们家会被装饰成婚房?”

“傻孩子,要嫁给郭涛的,是你的表妹。”

6

听见我妈这话,我才卸下心里的重担。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说不定村里早就没有这个规矩了。

我爸妈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谁会卖掉自己的女儿呢?

听说因为郭涛家的房子还在装修,所以婚宴借用我们的房子。

等我回到自己房间我才发现,我的房间被改造成了婚房。

里面还多了一些我没见过的东西,无外乎女孩子的衣服、化妆品等。

我正要收拾。

表妹尖锐的声音传来。

“谁让你动我东西的?”

听见她的声音我就觉得脑袋瓜连着脚底板都嗡嗡作响。

“这是我的房间,谁让你随便把东西放我房间的?”

我反问她。

亲戚们听到动静,像蚂蚁一样涌入我的屋子。

有唱红脸的。

“你表妹比你年纪小,你让让表妹怎么了?

“这孩子从小到大都这么喜欢欺负她表妹。”

有唱白脸的。

“哎呀,这不是家里面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我就让表妹住你房间了。”

我咬咬牙,怒目看着站在我对面的亲戚们。

从小到大,一到过年,表妹就会来家里,仗着自己年纪小,就可以为所欲为。

而大人们从来都只相信表妹的一面之词。

我冷哼,既然你们都说我欺负她。

那我干脆把这个罪名坐实。

随手拿起表妹放在我床头的化妆品。

粉底液,啪!

护肤水,啪!

随着化妆品一瓶一瓶被我扔在地上,表妹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年纪也小,你们也包容包容我呗。”

等扔完所有东西后,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你,你……怪不得你高中同学不喜欢你。”

我心里咯噔一下,怒火再次涌上心头。

“你看我日记了!”

我的日记放在柜子的暗格里,上面无非是一些少女时的心事。

她嘴里的高中同学叫顾易,跟我一个村,后来因为顾易的父母做生意赚了钱,就搬走了。

从那以后,我很久没有见过顾易。

多年心事被人戳穿,我恨不得冲上去杀了表妹。

我妈赶紧冲上来拦住我。

表妹见我打不倒她,嘴里继续不依不饶。

“你不光不能嫁给顾易,明天你晚上你还要嫁给那个郭涛呢。”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该感谢表妹的声音格外刺耳,清清楚楚地传达到每个人耳朵里。

嘈杂的环境一下子冷了下来。

我瞬间冷静。

“妈,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7

像是被人拆穿了。

我妈这才起身张罗亲戚们出去,把我单独留在房间里。

“好好,妈不想骗你。你表妹她上大专家里缺钱,正好你也到该嫁人的年纪了,你也知道我们村里的规矩,你爸他就……”

“她缺钱你让她嫁啊,凭什么让我受委屈,你们脑子坏了?”

和我朝夕相处几十年的父亲,此刻却为了那几万块钱的彩礼把我嫁给郭涛。

那这爹,不要也罢。

“你个死娘们,我打死你。”

似乎是在门外听到了我妈和我的交谈,我爸踹门而入,一把抓起我妈的头发。

他已经老了,走路也有点不利索,但脸上骇人的表情还是没有变。

“你再动我妈我就杀了你。”

我嘶哑着嗓子冲我爸示威。

“明天你必须嫁给郭涛,不然我就打死你妈。”

我爸丝毫不念旧情。

我们僵持在原地。

这时我妈可能坚持不住了,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感觉心里被刺了一下。

“好,我嫁给他,你松开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