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谢辞先后娶了叶家两个女儿,叶长宁,叶璎宁。

人人都说谢辞与叶璎宁郎情妾意,天作之合。

而我,捷足先登,插足了他们的爱情。

谢辞在我面前与在叶璎宁面前的两副面孔。

可没人知道,叶璎宁的宠爱竟是狸猫换太子所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嫁给谢辞不过才一年,他就和我说:“我要娶你姐姐过门。”

我从头凉到脚,哭着问他:

“我便是叶家女儿,如今你又要迎娶叶家另一个女儿,你置我于何地?”

他眉毛紧蹙,眼里略过一丝厌烦:“我是在告知你,不是询问你的意见。我娶了你你就应该知足,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

一个月以后,他便迫不及待迎娶了和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叶璎宁进府。

那张与我有着六分相似的脸,身着华贵嫁衣,被一脸笑容的谢辞牵着从大门入了府。

有了正妻以后,纳妾都是要打偏门进的,但是叶璎宁却能从大门进。

谢辞更是不顾我的颜面,抬她为平妻。

厅堂里锣鼓喧天,站满了前来道贺的宾客。

我站在角落无人发现,可越是这样,越显得我是这喧嚣场合里的丑角。

我连忙带着丫鬟躲到后院。

虚浮着步子刚走进房间,我便跌坐在地上。

他不爱我,可以。他要另娶他人,可以。

只是这人千不该万不该,是叶璎宁。

当初我执意要嫁给谢辞。

他白日对我客客气气,相敬如宾。

晚上每一次缠绵时谢辞却会温柔的叫着我阿宁。

我以为他只是白日开不了口,但是心里还是爱我的。

如今他为了叶璎宁那么固执己见。

阿宁阿宁,不过是……

我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来。

2

当年我和叶璎宁一前一后被怀上,她比我早一个月。

她母亲是个侍妾,发现生下的是个女儿后,怕我母亲生儿子威胁到她宠妾的地位。

于是想陷害我母亲一尸两命,结果母亲拼尽全力还是生下了我,自己却撒手人寰。

母亲的陪嫁丫鬟向父亲禀告母亲是姨娘害死的,却被赶出去。

丫鬟又跑回去告诉了我外祖,外祖到叶家大闹一场,将还在襁褓中的我接回家。

一长就是十七年。

叶璎宁的母亲成了叶府主母,而她成了叶尚书嫡长女,嫁给妹婿安平侯。

可不可笑。

如今京城流传着叶家二女共侍一夫的笑谈。

屋里屋外皆是笑话。

我将自己关在房中,不想看见他们二人恩爱的模样。

可是叶璎宁怎么可能会放过我。

她不过是在谢辞怀里轻轻撒个娇:“妹妹是不是不高兴见到我呀,都不出来见我。”

我便被谢辞“请”上饭桌,看着他们两个将桌上的菜往对方碗里夹来夹去。

原来谢辞不是不会人前柔情,只是他的柔情不是留给我的。

“我吃饱了,你们二位慢慢享用吧。”

我转身要走,谢辞冰冷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

“站住,叶长宁你不懂规矩是吧,有妻子比丈夫先放碗的道理吗?”

“我是没有规矩,因为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教养,而且你的妻不是在陪你吃饭吗?”

我声音哽咽,我从小就没了母亲,我的父亲和丈夫此刻却爱着害死我母亲的的凶手的女儿。

我恨叶璎宁,恨她们母女。

此刻她还笑盈盈的在谢辞耳边供货:“夫君,此般没有教养的人就罚她去跪祠堂思过吧。”

3

我在祠堂跪了一晚上,谢辞和叶璎宁在房中行鱼水之欢。

没人叫我起来,膝盖上尖锐的疼痛刺激着我的大脑。

过了早饭的时间,叶璎宁慢悠悠来到祠堂。

“我的好妹妹,都是姐姐的错。昨晚上被侯爷折腾得太累了,这才那么晚来看你。”

说完她脸上泛起一抹娇羞,正正站在我面前。

“从我面前走开,我跪的是谢家的列祖列宗。我是正妻,你是平妻,差一个字也是差。不要放肆。”

叶璎宁叉着腰大笑:“哈哈哈,那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罢了,你要明白在这府里,侯爷宠着谁,就是谁说了算。”

可能是一天没有吃东西,也可能是跪了太久,我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难得的看见谢辞,从叶璎宁进府后这一个月,这是他第一次来我房间。

见我醒来,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倒是有骨气,我叫人看着你跪两个时辰就起来,你却要跪那么久。”

旁边的丫鬟小梅听见后忍不住替我委屈:“侯爷,不是夫人非要跪那么久,而是一直没人来传话。没有你的发话,夫人怎敢起来。”

4

找到那个传话的小厮,问他为什么没有去传话,他死活不说。

谢辞罚他三十棍后,皮开肉绽的他一口咬死是自己忘记了。

叶璎宁走到谢辞面前帮他顺气:“侯爷消消气,或许他真的就是忘记了呢。你打死他,在府上下人口中还落不到好。

下人犯了错,说明是管理内院的人出了问题。不如将内院交给我管理,我保证下人不再犯事,为侯爷省心。”

手段真的是高明啊,那么轻松几句话,不仅将这件事轻描淡写略过,在谢辞心中立了一个善良持家的形象,还要了我手中内院管理的权利。

谢辞转过头看着我,用眼神询问着我的意思。

“侯爷心中自有定夺,只愿侯爷能念起我在祠堂跪了一整夜。”

我也想知道谢辞会怎么做,会不会偏袒我,就算只有那么一点。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天真且幼稚。

谢辞大手一挥:“我在知道你为这件事有些委屈,但是罚也罚了。像璎宁说的,非要逼死他只会让下人心生不满,此事就这样吧。长宁你管理府中事务也累了,暂时交给璎宁吧。”

这一刻,我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这个举手投足皆是风范的男人,感到陌生。

“谢侯爷体谅,妾身身体不适,希望侯爷能许我回外祖家休养一段时日。”

5

次日早早我便离开了。

外祖一把年纪了,看到我又喜又忧,问我是不是谢辞待我不好。

谢辞娶叶家二女的事情京城人尽皆知,怎么可能瞒得住外祖呢。

可我还是含着眼泪对他摇头,外祖是这世上唯一对我好的人了,我不想他伤心。

我过了一段开心快乐的时间,像未出阁时一样。

和别人家的女儿不一样,外祖从来不会要求我必须学什么做什么。

我会爬树摘果子,也会读书作诗。

十三岁还未长开时,打扮成小生模样参加文会。

也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谢辞。

少年一袭白衣,一手执笔一手握袖,低头认真的写诗。

我在心中写他,“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我时常在他写完上联时,趁他不注意对完下联就溜走。

有一次不小心被他发现,还好我跑得快,才没追上我。

后来我不敢再去了,但是听说他找了我很久。

傻子,我本是女儿家,你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可是我现在在你面前,你怎么又不珍惜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苦笑。

6

快乐的时日不长,谢辞来外祖家探病顺便接我回去。

那日我正在抄写他曾经写的诗文,以及我对出下联。

我用与他有关的记忆来弥补他带给我的伤害。

我写得投入,并没有发现谢辞的到来。

他却一把抓起我的手腕:“你为何会知道这些事?”

我动了动被他捏得有些疼的手腕:

“这些诗的下联都是我所写,我为何会不知道。”

谢辞眼里写满了惊讶:

“所以你是那个小童,你早就认识我了!”

我没有说话,但沉默回答了一切。

外祖身体一日不胜一日,和他道别时我强装笑意说过些日子再回来。

谢辞答应他说会好好待我,我心里却不抱任何期待。

上了马车我问谢辞为何突然来接我,他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叶璎宁有身孕了。

我脸偏向一侧,不让他看见我的眼泪。

可是不停抖动的身子还是暴露了我。

谢辞有些生气的质问我:“你哭什么,这不是好事吗?”

我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对着他:“恭喜侯爷。”

谢辞握住我的手,替我擦着眼泪,温柔的说:

“刚刚知道你是那个小童时,我才知道你为什么要嫁我,我心里也有些开心。如果那个时候我认识你,我应该也会喜欢上你的才学和你这个人。

但是璎宁的出现是必然的,我更早就认识她了,喜欢她很多年。”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什么,如若我和叶璎宁同时出现,他会喜欢谁呢。

可如果只是如果,终究是我出现得晚了。

爱情是有先来后到的。

7

因为叶璎宁怀孕,内院又交给我管理了。

她一个多月的身孕,为了养胎整日门也不出,这么小心翼翼,恐怕是胎像不稳。

所以她需要什么,我都是叫她房中的下人来拿了去,不和她直接接触。

照她的性子,若她出了什么事,必会往我身上推,所以我还是避着她好。

也是因为她的身子,谢辞才偶尔会留宿在我房中。

可是只要我们刚睡下,叶璎宁就会差人来说她不舒服,让谢辞去陪陪她。

一去就是一整夜。

我在房中一夜无眠,盯着窗外,直到天色大亮。

而这样的小把戏更是隔三差五,谢辞也一直纵容着她。

我被外祖宠着长大,性子多么娇纵,你看谢辞那么喜欢叶璎宁,但是我非要嫁他,他也不得不娶。

可是现在的我,好像已经没有心思去吵闹责怪,去计较了。

我不屑于去和叶璎宁争谢辞了,在谢辞从我房中去陪叶璎宁的某个晚上。

想了一夜,终于想通。

谢辞不爱我,我从他那强求来的的一点爱,比不上他对叶璎宁的万分之一好。

而他更是将那微弱的一点爱当作施舍一样,以为这样我能依旧死心塌地的爱着他。

可是他的爱与我的从来不平等,那么我也不稀罕了。

8

可是当我不去在意谢辞有多么爱叶璎宁以后,他反而来引起我的注意。

男人的心思真是让你琢磨不透。

谢辞开始叫我去书房给他研磨,他以前从不允许我进入他的书房。

他会问我对一些文章诗词的见解,我说出来以后,他会在脸上露出赞赏的表情。

他允许我就算他不在的时候,我也可以去他的书房看书。

那日我去看完书后,想顺便将书房打扫一下。

在打开书柜中的一个匣子时,看到里面有一块玉佩,我准备拿起来仔细看看。

身后响起谢辞暴怒的声音:“叶长宁你在做什么!”

他将玉佩小心翼翼地放回去,关好匣子。将我扯到一旁,还在愤怒的斥责我:

“我允许你去碰我的东西了吗!因为我最近太纵着你,就有些恃宠而骄了是吗?”

我被谢辞吼得大脑一片空白,只会呆呆的回他:“我不知道那个东西对你那么重要,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来打扫一下书房,看到那个地方有点脏才打开想擦一擦,对不起。”

我被谢辞扯着胳膊推出去:“给我滚出去,以后不许进来!”

门被砰的一声摔上,地上都感到微微颤动。

丫鬟被谢辞吓得不敢出声,只有小梅战战兢兢的过来扶我。

我双腿有些发软,我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一块玉佩谢辞能发那么大的脾气。

而那块玉佩……

9

我从小身上就挂着一块质地上好的芙蓉玉佩。

那块玉佩质地通透,雕刻着繁复的花纹,背面用小字篆刻了我名字中的“宁”字。

最神奇的地方是,将玉佩对着阳光,可以看见一个“长”字。

玉佩是外祖找手艺高超的工匠给我打的,他说希望我和名字的寓意一样,一世长宁。

玉佩从我周岁时戴在身上,可是十岁那年的元宵,因为出去看花灯,不知怎么就给弄丢了。

回来发现玉佩不见了,气得外祖一晚上没有理我。

那玉料是外祖在朝为官时,皇帝御赐的。

我知道后也后悔不已。

可是丢了那么久的东西,为何会出现在谢辞手里。

当时面对谢词暴怒的我心生恐惧,将看到玉佩时心里产生的疑问就给忘了。

谢辞因为这件事又冷落了我一段时间。

叶璎宁身孕也有了三个月,她开始出院子走动。

在院子不小心遇到了,她扶着丫鬟将我的路挡住:

“听说妹妹将侯爷惹怒,然后从书房赶了出来?”

“我说叶长宁,你还真是没用啊,我这三个月没出房门,你也没能让侯爷对你上心。不过也是,侯爷根本就不爱你。

不然你这嫁来一年多,怎么肚子都没反应呢。等将来我儿子出生,这个家就没你的容身之地了。”

她一边掩嘴笑着,一只手在肚子上不断抚摸。

若是以前,听了这番话,我或许还会生气,可是我现在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若是那么宝贝侯爷和你的肚子,你就应该在房里好好待着。别出来晃悠出个什么意外,你哭还来不及。”

说完我绕过她刚走几步,叶璎宁尖声叫住我:

“叶长宁你站住,你最好管住你的嘴,若我肚中孩子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还有,你是不是想知道侯爷为什么因为一块破玉佩跟你发那么大的火,因为那玉佩是我的呀,我和侯爷正是因为那块玉佩相识。所以,你凭什么能跟我比,你凭什么嫁给侯爷?”

10

我敢确定那块玉佩绝对是我的。

叶璎宁说谎了,但是为了搞清楚事实,我决定去问谢辞。

我熬了一碗汤来到书房,但是谢辞听到我的声音并没有回应我。

我放低声音:“我知道侯爷不想见我,但是此事皆因我而起,我不想侯爷因为我气坏身子,特地熬了参汤,侯爷喝完我就走。”

房中的人沉默半晌才开口让我进去。

几日不见谢辞,他神色有些憔悴,此刻用手捏着眉心。

“把汤放下就出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乱动我的东西了。”

我假装没有听到,走到谢辞身边为他捏了捏肩,见他眉目舒展才鼓起勇气提玉佩的事。

本以为他又要大发雷霆,没想到他却眼含笑意的告诉了我一个故事。

谢辞十二岁那年,在元宵灯会上走丢,那时候老侯爷还在世,仇家颇多。

几个黑衣人从人群中朝谢辞走来,逃跑途中他撞到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机灵的看出情势,带谢辞躲到巷子里。

小女孩走后,叶辞捡到她的玉佩,追上去时被人群阻隔,他大声问对方名字,却只听见一个叶字。

京城只有一个叶家,谢辞拿着玉佩找上门去,遇到了叶璎宁。

11

听完谢辞的故事,我脑海里不断浮现相似的画面。

元宵,灯会,玉佩,小男孩……

那个救了谢辞的小女孩明明是我。

叶璎宁为什么敢那么大言不惭的说是自己的。

原来我和谢辞之间错过了那么多年。

我在犹豫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他真相,因为我此时清楚的感觉到,我对谢辞已经没有那么期待了。

最终决定还是不说了,事情已经过了,想要放在一个人很难,我不确定真相大白以后,谢辞爱的那个人会是我。

隔日一起吃饭时,叶璎宁才吃几口便放下碗筷,说自己没胃口了。

谢辞心疼的问她想吃什么,让厨房去弄。

叶璎宁依偎在谢辞怀中唉声叹气:

“听说妹妹给侯爷熬了参汤,厨房做的饭菜我都吃腻了,想换换口味,不知道妹妹熬的参汤什么味道,就突然想尝尝。”

谢辞许是看出来叶璎宁想羞辱我,劝了她几句,结果叶璎宁之间撒泼哭闹。

我实在无法忍了:“叶璎宁你想换口味你的房中的丫鬟下人都可以给你做,你要是非要这样羞辱我的话,明日我就将这事情传出去,让人看看你这叶家大家闺秀的风范,顺告诉我外祖,叫人参上叶家一本。”

12

我与叶家早已没了关系,叶家的荣辱也与我无关。

叶璎宁果然不敢吱声了,谢辞让下人去熬了参汤端上来。

明明碗近在咫尺,叶璎宁却非要让我端给她。

谢辞也偏袒着她:“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端给她就是了。”

我将汤端给叶璎宁时,她得意的笑了。

她伸手来接,我在她快要碰到我的手时,松了手。

滚烫的一碗汤,淋在我的手上,以及叶璎宁的手和衣服上。

叶璎宁尖叫声在耳边响起。

谢辞迅速抓起叶璎宁的手查看有没有被烫伤,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到床上。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我的手也被烫得火辣辣地疼。

叶璎宁哭哭啼啼的说,我是故意的,她根本没有碰到碗。

谢辞将手中的水杯砸到我脚下,眼神凶狠:

“叶长宁你不要太过分,不过是叫你端了一碗汤,你怎么可以做出那么恶毒的事,璎宁肚子里还怀着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