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宫里来了个穿越女,她诸多新奇的想法博得皇帝的欢心,宠冠六宫。

她经常趾高气扬地到我宫中,说我们只是封建糟粕,说我们不要不自量力和她争宠.

又说我们只是装饰品,她才是皇帝的真爱。

我只是笑着不与她争辩,毕竟,我可是一宫之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宫里的王美人落水的时候,我正在凤仪宫内下棋。

凤仪宫外,狂风呼啸,乌云密布,随即下起倾盆大雨。

我坐在主殿之上,手中握着一枚白子,遥望着下面错综复杂的棋局,叹了口气。

“又输了,凌若你下棋的水平真是越来越高了。”

坐在我面前的女子笑了起来,将手上的黑子放回盏内

“皇后娘娘倒是不愿意去思索其他的解法,都四局了,回回都是这般输法,娘娘想要让我,也不必用这般拙劣的方式吧!”

徐凌若,我的闺中密友,一品武将之女,自小便和自己的父兄一起习武,所以也有着将军那般的豪放不羁之情。

看着她那样,我掩面一笑:“倒也不必如此说,你的棋艺增长不少,这也是事实不是吗?”

听到这里,徐凌若没有说话,看起来像是笑着的眼睛此刻却多了一份悲哀。

“毕竟也是要在宫里待上一辈子的,棋艺提高,也是正常的吧!”

是啊,要在这勾心斗角的地方一辈子!

曾经她意气风发跟我讲:“阿静,等我长大后,我要去当将军,我会是本朝第一个女将军!”

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当我成为太子妃之后再看到她,会是她要入东宫为侧妃的消息。

我倒是看见萧显对她说了很多喜欢的话。

我心中冷笑,说到底他只不过是为兵权而已,凌若也只是巩固他皇位的工具而已。

到如今,我和凌若被封为皇后和宁妃已经过了十年了。

我尚有一子,而凌若却膝下空空。

凌若家掌控大半兵权,萧显怎么可能会让她生下皇子呢?

到时候母家势大,皇权不就岌岌可危了。

就如同甄嬛传里华妃一样,永远不可能有子嗣。

只是可怜凌若,心有鸿鹄之志,却只能困于这片狭小的天地。

想到这里,我握住她的右手,宽慰般地说道:“也不要这么伤感,总还有我陪着你,都十多年了,咱们不都是这样度过来的吗?”

“是啊,都是这样过来的。”

她勉强露出微笑来。

这时,凤仪宫外,萧显身边的总管太监急切地走进来

“参见皇后娘娘,宁妃娘娘!”

“刘总管?怎么了,皇上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见他神色急切,不禁有些疑惑。

“不是,是王美人,王美人之前落水了”

王美人是之前选秀进来的秀女之一,倒也没有和别人有多少差别,只是那一次突然落水让我稍微有些印象。

“本宫记得,她怎么了吗?”

“就是这件事,王美人落水醒来之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味朝着皇上的宫内冲去,嘴里还说着什么周杰伦,哼哼哈嘿之类的话。

又说什么空调,电风扇,冰棍这些奴才完全不了解的事情,她那般大胆,奴才们都吓坏了!”

刘总管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水,甚至还有些惊魂未定。

“哦,那皇上怎么说?”我问道。

“皇上什么都没有说,看起来还颇有兴趣。”

“既然皇上有兴趣,总管就没有必要来通报本宫的吧,皇上的爱好自然是第一位的不是吗?”

“皇后娘娘,此女太过放肆了,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学来的妖法,让皇上对她喜爱至极,皇后娘娘,您还是管一下吧!”

“是吗?”

我淡然一笑,将一旁的茶杯轻轻握起。

“若是皇上只是简单的喜欢王美人,本宫去触霉头,惹得龙颜大怒岂不是自讨没趣。”

刘总管垂着头便又要开口,却被我抬手制止:“这件事本宫自有定夺,你且回吧!”

“是,奴才告退!”

刘总管走后,徐凌若站起身也准备离开

“不必了,继续坐会吧!”

我挥了挥手,示意她坐下。

凌若有些诧异,询问道:“真的不要去皇上那里吗?”

“你看现在外面下着的大雨,我要去吗?反正皇上现在也开心,本宫也懒得去当贤妃。继续下棋,本宫要认真起来了!”

门外,熙熙攘攘的雨声,掩盖不了从皇帝寝殿传来的娇欢。

第二天,萧显下了一道旨意,晋美人王氏为婕妤,一时风光无限。

此后的数日,萧显只叫她一人侍寝,据说她除了大胆以外,还是一个才女,出口成诗。

现在正是夏天,她还会做什么冰棍,吃下去全身都涌现一股凉意,很舒爽。

萧显很喜欢她,即使她的身份并不算高,也不妨碍集万千宠爱于她一身。

我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二个月之后,她被封为明妃的第二天,趾高气扬地走入凤仪宫内。

那个目光,张扬而锐利,全身华丽奢靡,几乎越过我这个皇后。

“啧啧啧,这就是后宫之主啊,看起来也不怎么样!”

我冷笑,她这才得宠几日便如此张狂?

“放肆,在皇后娘娘面前不行礼还敢出言不逊,没有规矩!”

我的贴身侍女如意气不过出口呵斥道。

可被封了明妃的王美人听到这句话,反倒是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就知道你们这种古代人满满的封建糟粕,动不动就规矩的,难怪皇上不喜欢你,喜欢我啊!”

“你!”

如意怒极了想要上前,被我拦下了。

我脸上露出淡漠的笑意,缓缓走到明妃的面前,面向她倨傲的面容

“明妃妹妹如今可是深得恩宠,骄傲任性一点也不是不行,但还是需要懂得一些分寸好些。”

“哼,还有你说!皇上说了,来年就会晋我为贵妃。

还有啊,我是穿越过来的,有气运在身,你的位子,我看上了,识相点自己请辞,否则之后弄得难看了的话,你可是会有灾难的哦!”

这挑衅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如意握紧拳头,全身都在颤抖。

我则淡淡一笑,眼角勾起了一丝寒意:“你看起来很喜欢我的位置啊,那么,凭本事来拿吧!”

我缓步走上阶梯,坐在亮堂的椅子上,俯视着阶梯下的明妃。

“本宫是皇后,你只是妃子,这个位子,这个凤位你若有能力就来做吧,如意,送客!”

“你!”

她愤恨地摔门而去。

如意转头看向我,疑惑地问道:“娘娘,明妃如此放肆,目无尊卑您居然不重罚她吗?”

“她如此,你觉得是谁授意的?”

如意摇头说道:“这,奴婢不知!”

她的额头冒出汗珠,我却冷着眸子:“你没有必要紧张,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什么话都传不出去,想必是我们的皇上授意的,她倒是被他的花言巧语迷得不知道天南地北了!真是滑稽。”

“那么娘娘,您就这么忍着吗?”

“和一个死人较劲是完全浪费时间的事情...”

我握起一杯茶,轻轻吹散它冒出的热气:“有些事情,准备好了才可以动手不是吗?”

“母后?”一个软软的声音传来。

我的目光看去,在侧边的入口处,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穿着一袭轻衣走过来。

“盼儿,来母后这里坐!”

看见他的那一刻,我的眼中流下纯粹的柔情,呼喊他走过来。

萧盼,是我和萧显的大皇子,如今也是十岁的小少年了。

很多事,即使我不说,他也知道。

“母后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是怎么了吗?”

我摸了摸他圆圆的小脑瓜,脸上全是慈祥的笑意:“母后没有什么不快活的,只要我们盼儿好好的,母后就别无所求了。”

“不对,母后不该是这样的!”

萧盼摇了摇头。

“我想要母后开心,母后如果只是让我开心的话。对母后太不公平了!”

公平?这世道对女子本就是不公平的。

若是公平,徐凌若早已策马入边疆,铁骑踏遍山河,而非困于宫中,只能与诗书棋局为伴。

便是那位宠冠六宫的明妃,她跋扈,她对我不尊,我也懒得去恨她。

她只不过和我一样,是被困在这里的金丝雀,她还沉浸于萧显给她编织的美梦中无法自拔。

见我没有说话,萧盼低下头,幼小的手臂抓住我的摆裙,声音微弱但坚毅。

“如果我可以登上皇位的话,母后是不是就不会再烦恼了,如果我登上皇位,母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会当一个好皇帝,不会让母后担心!”

“盼儿,别想那么多!”我温柔地抱住了他。

“未来会有这一天的,只是你不应该为了母后而成为皇帝,你要为天下人成为皇帝,明白吗?”

“不要,像你的父皇那样!”

只是这最后一句话,呼之欲出,但到最后也没有说出口。

夜晚到来,萧显破例翻了我的牌子。

寝殿之中,我独坐在明晃晃的床上,目光遥望着被一重宫门盖住的夜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推动了,萧显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袭龙袍,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心中的情一瞬间被勾了起来,十数年前,那个良辰吉日,我身着凤冠霞帔,在万人道贺下嫁给他为正妃。

那时,他便是这样笑容,我才发现,那时,他便是这般虚伪。

他娶我,不过只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而已,索性,我也早早就不爱他了。

若是未来,彼此相安无事就好。

可是,这已经不可能了。

“听闻明妃今日来到皇后宫中,皇后当众羞辱她,她可是过来向朕哭啼啼地抱怨了好久!”

萧显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声音听起来却是冰冷。

我心里清楚,他只是借着这样的话来打压一下我罢了。

我压住内心的怅惘和悲哀,勉强露出一抹得体的微笑

“皇上说的是哪里的话,明妃妹妹性格过于鲁莽,臣妾不过稍微提点她两句,她便如此污蔑臣妾,当真是不懂事啊!”

我特地将“不懂事”几字咬得重了些。

“皇后训导妃嫔是应该的,只是明妃如今的样子,朕看了也是有些不忍,她接下来就没有必要来皇后宫内了,还有啊,林家最近似乎有些不安稳了!”

林家是我的母家,听到这里,我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这一细微的动作被萧显注视到了。

“皇后这么紧张做什么?朕还没有说完,难不成明妃争宠的事是皇后说出去的?”

“自然不是臣妾,臣妾近些日子只一心照顾盼儿,和宁妃说话,皇上宠谁是谁的福分罢了。”

“最好如此!”

他笑着,笑意难以揣测他内心到底想着什么

“你的父亲最近有些不安分了,近来朕只是多宠爱明妃一点,他居然就向朕谏言说朕不要过度宠信以免朝堂混乱。

你说,朕有错吗?后宫之事,前朝之人居然想要插手,若非是看在他以往的功劳上,朕,才不会随意放过!”

“皇上恕罪。”我恭敬地行礼说道

“臣妾的父亲也是为了皇上的龙体着想,并非有意冒犯。”

“希望如此,皇后,你与朕已经有了嫡子,你也不该有其他不安分的念头,时间不早了,睡吧!”

他不再看我半蹲着的身体,躺在床铺上。

后宫不能干政,他平时是不会和妃子还有我说关于前朝的事情的,说到底,他只是在警告我而已。

我做没做,有没有这样的心思对于他而言完全不重要,只要他认为我有威胁,就足够了。

第二天徐凌若冲到我的凤仪宫时,我正在座位上喝茶。

看着她火急火燎的样子,我只是淡淡地笑道:“来了,如意上茶。”

“现在我哪有心情喝茶,皇后娘娘可知早朝发生了什么?”

她快步走到我的面前,焦急地说道。

今天早上,萧显在朝堂之上痛斥我的父亲以及徐凌若的父兄。

他倒是言辞正当,显得我们林家和徐家有不臣之心。

我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抬头看向如意。

如意心领神会,走出去将门关上,如今这宫殿里只剩下我们两人。

我笑起来,将茶杯递给她:“你认为我们的皇帝是怎么样的人?”

她神色一惊,茶水也洒了出去。

见她没有说话,我直接开口了:“一个蠢货,一个没有天下的帝王!”

一针见血,我没有任何的掩饰,也不需要掩饰。

“阿静!”

徐凌若有些惊慌地四处张望着,见确实没有人时,才小声说。

“你疯了,我和你一样看不起那个家伙,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是皇帝,即使是个暴君,在这里处死我们和我们的家族都是可能的。”

“他很快就不会是皇帝了,凌若,之后一段时间你就呆在寝殿里不要出来,不管我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焦躁,等到一切事情都结束之后我会告诉你真相的!”

这是我第一次以如此郑重的口气和她说话,她虽不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

待她离开之后,我抬头看向那个被封闭的窗户,仿佛看到了即将暗流翻涌的皇宫。

这个地方,这个江山,需要换一个君主,一个贤明的君主。

我再一次看到明妃的时候,她和萧显一同前来,脸上挂着两道泪痕,看起来是刚刚哭过的。

萧显脸上满是怒气,进来凤仪宫的那一刻直接冲到我的面前。

砰!我还来不及反应,他直接扇了我一巴掌,疼痛感蔓延在我的脸上。

“毒妇,你居然敢如此诅咒阿瑶,之前你对阿瑶的种种,朕可以既往不咎,但你居然如此狠毒!”

他看起来是气到极致,但是为什么,我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来一丝窃喜。

至于我对明妃,所谓种种,皆为虚妄,不过他是皇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臣妾不知道皇上的意思,还请皇上示下!”

“你还在这里狡辩!”

明妃走了过来,她看似娇弱的身躯因为愤怒而不断摇晃着,难以站稳。

“我之前若对你不敬,我可以向你道歉,我们可以和平共处,可是为什么,你要下巫蛊来诅咒我!为什么!”

她声嘶力竭地喊着,泪水从眼中流出。

“巫蛊?臣妾不知道什么巫蛊,臣妾入宫十多年何曾做过如此之事,皇上明察!”

“明察?未做?真是可笑!”

萧显冷笑道,勾起我的下巴,让我对上他狡诈的眼神。

“之前阿瑶没有入宫,宫内只有你和宁妃两位主位,宁妃与你交好,你自然没有威胁,但是阿瑶进宫后深受朕的宠爱,朕又想要晋她为贵妃,你自然是害怕的。

你这种世家女子,不就是为了家族荣耀才入宫吗?会感到恐惧不是很正常吗?”

我的瞳孔猛然一缩,望向他。

“那么,臣妾该如何学这件事?皇上,又是从哪里找到巫蛊的?臣妾不愿意蒙受不白之冤!”

一个白色的小人偶被萧显扔到地面上,上面扎着许多小针,密密麻麻的小字写着王瑶的生辰八字。

“这是从凤仪宫的侧殿发现出来的,还是崭新的,是最近下的手吧!”

那个地方我几乎未去过,侍女和太监也是,他们一下子就过来拿出一个白色人偶,显然只是栽赃。

我还想说话,萧显直接打断了我。

“朕知道你要说什么,皇后出身丞相之家,名门贵族又怎么会做下贱之事呢?”

他靠近我,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宛若恶魔的低语。

“那么,你的母家会不会做呢?朕可是要好好查一下的!”

他的目的就是这个!我本该知道的,可是事情来得倒是有点快了!

“来人,传朕旨意!明妃受到委屈,朕于心不忍,加之其温婉贤良,忠君侍奉得宜,着封为明贵妃!”

明妃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和挑衅。

萧显瞥了我一眼冷哼:“皇后,德行有亏,嫉妒妃嫔,朕决意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