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女友和我谈了三年恋爱,一直不肯让我碰她。

我以为她是黄花大闺女害羞,深情地承诺会等她到新婚之夜。

我努力买房买车,付出了高额彩礼,终于等到她松口结婚。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她早已怀了富二代的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恋爱三年,我一直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女友李雪虽然称不上漂亮,但清秀可人。

而且圈子干净,性格温柔会撒娇。

第一次相遇,是朋友聚会上,她坐在我旁边,认真地夹菜吃菜。

有人过来劝酒,她笑称自己不会喝,想用饮料代替。

那个人是个混不吝,不依不饶,倒了酒,一定要她给面子。

她咬着嘴唇,明明不会喝,却又不想扫兴,端着酒杯犹豫。

我看不过去,一把抢过来替她喝掉,解了围。

劝酒的人自讨没趣,走了。

她眨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夹了只虾,剥完飞快地放进了我的碗里。

像只蹑手蹑脚的小白兔。

我一愣,抬头看她,发现她对我笑盈盈的,唇边露出两个小梨涡。

饭局结束后她向我道谢,我们互换了联系方式。

之后的朋友聚会,我似乎总能遇见她,她也每次都坐在我的身边。

顺理成章地,我们在一起了。

2

李雪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在一起后,我越来越感觉到她的好。

她会细心地搭配好我每天要穿的衣服,叮嘱我上班路上注意安全。

也会在我下班时替我脱下外套,贴心地准备好热腾腾的饭菜。

她会把我的出租屋收拾得整整齐齐,塞进来很多温馨的小摆件。

我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极大提高,几乎全部被她填满,越来越离不开她。

所以她跟我坦诚她有个弟弟,还有一对重男轻女的父母时,我不在乎。

她坦言,父母只有收到三十万彩礼才会放她结婚,而且房车都要齐全。

这些条件对现在的我来说并不难,努力拼一把,三年完全可以搞定。

我爽快地答应了,我只是心疼她被原生家庭吸血。

我发誓要努力工作,给她提供优越的条件。

我也向她坦白,我来自重组家庭,老头子娶了小三上位的后妈,对我不管不顾。

我希望用我的创伤去治愈她,让她不要太悲观。

所以我隐瞒了老头子虽然不地道,但答应我结婚那天,送我一套别墅外加公司10%的股权。

每年大概分成能收到个几千万。

我想在结婚当天给她一个惊喜。

告诉我的傻女孩,她再也不用生活在原生家庭的阴影里,可以舒舒服服地做我的“陈太太”。

3

就这样,我们谈了三年。

这三年我们过得很快乐。

李雪的工作是居家客服,能在上班时很好地兼顾家庭。

我白天去公司上班,她在家里做客服,为即将下班的我准备美味的饭菜。

而我下班后,会洗碗拖地,和她一起做家务。

到了周末,我们就去约会,看电影、游乐场、周边旅游、或者去超市大采购。

我会抱着她在出租屋里忘情地亲吻。

情到浓时,每当我热血上涌,她就会把我推开。

「陈潇,我们不能这样。」

我以为是原生家庭造就了她保守的性格,揽着她开导。

「没事的宝贝,时代变了,年轻男女谈恋爱大家都理解。而且我会娶你呀。」

「乖,我不会让你痛的。」

但李雪很坚定。

「不行。万一将来你不要我了,我又失去了我最重要的东西,我该怎么办呢。」

「留着那层膜,就算将来相亲,我也能把自己卖个好价钱,跨越一层阶级。」

「我不敢赌,陈潇,不突破那层底线,你怎么样都行,这也是为我好呀。」

听见这话,我有点扫兴和失望。

但我很快就想通了。

李雪缺少安全感,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过是因为她心里在害怕。

她不是那种功利的女孩,只是因为害羞,想让我敲响警钟,故意撂下的狠话。

想通这点,我很快释然,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我亲了亲她,向她许诺,将来一定会娶她,并且在新婚之夜给她完整的体验。

4

我用三年的时间在市中心买了房车,找老板提前申请了年终奖。

偷偷买了钻戒向李雪求婚,李雪感动地捂嘴,答应嫁给我。

我兴奋地抱起她转圈,带她去吃她向往很久的西餐厅。

饭桌上,我切好牛排,递到她面前。

面对平时她最爱的食物,她却勉强塞了一块进嘴里,看起来毫无食欲。

我觉得她是沉浸在求婚的喜悦里,还没有走出来。

所以我搞怪地行了个绅士礼,想逗她笑。

「请问这位美丽的女士,是对您男朋友切的牛排形状不满意吗?我们可以为您换人,请您的未来老公再帮您切一份牛排哦。」

李雪噗嗤一声笑了。

「不是啦。我就是太感动了,面对牛排这种比较腻的食物吃不下。点份酸梅汤帮我开开胃就好啦。」

「好嘞女士,您稍等!」

我找服务员加了杯酸梅汤,她果然食欲大开。

看到她眯起眼睛喝酸梅汤享受的样子,我也美滋滋的。

这可是我未来的老婆,恋爱三年修成正果,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种福气。

我真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

5

我订了最贵的私房菜,邀请两家父母来吃饭。

虽然女友的原生家庭不如人意,但结婚毕竟是两个家庭的事,该有的流程要到位。

我特意选了最繁华的地方,想替她涨涨面子。

李雪的父母领着个肥胖的小男孩,进门就开始左顾右盼。

我迎上去,发现那男孩正往饭店大厅的浴缸吐痰。

前台小姐姐连忙出来阻止,却被李雪的母亲用力拦下。

「我呸,你就是个服务员,我儿子嗓子不舒服吐口痰怎么了?」

「我女婿今天请我在这儿吃饭,我们是客人,是上帝!」

李雪的父亲事不关己地在一旁抽烟。

我皱皱眉,不想在今天让女友丢了面子,赶紧过去打圆场。

「叔叔阿姨,我是小雪的男友,我带你们进包间。」

「不好意思美女,你先处理鱼缸,有什么损失我来赔偿。」

幸好这家私房菜馆是老头子一个朋友开的,我经常光顾,和前台小姐姐也很熟悉。

前台小姐姐没说什么,同情地看了我一眼,摆摆手示意我们离开。

结果又惹到了李雪母亲的不满。

「你是小陈啊?你是我女婿,在这儿跟个服务员眉来眼去啥!」

「家宝嗓子不舒服吐口痰这服务员都拦着,女婿,你去叫他们经理给她开了!」

熊孩子在一边哼哼,挑衅地又往地上啐了一口。

我强压下火气,不想在今天给女友父母难堪。

有这样的父母是她的悲哀,我发火她脸上也不好看。

幸好李雪这个时候出来找我们,笑着解了围。

「哎呀,一定一定,我回头就让阿潇找人给她开了,不让我们家宝受委屈。快进去吧爸妈,还要商量我定亲的事呢。」

我知道这是她为了圆场的无奈之举,虽然对这番说辞感到有点怪异,但也没有说什么。

李雪在后面偷偷牵我的手,我看着她不安的样子,突然有点心疼。

我捏捏她柔软的手表示安抚,跟在后面进了包厢。

6

李雪父母带着熊孩子李家宝狼吞虎咽,头也不抬,虾壳扔了一地。

老头子有点看不下去,糟心地瞅了我一眼。

我提前跟他说过女友家庭有些问题,他当时只说家境不重要,人品好,我喜欢就行。

毕竟他对不起我妈,而且有了新的家庭,公司继承权落不到我头上,所以也轮不着我牺牲婚姻。

但他估计也没想到我女朋友的爹妈居然这么糟心。

看他们吃得差不多开始打嗝,老头子清清嗓子,想聊聊正事。

「亲家吃差不多了哈,我们来聊聊两个孩子的婚事吧。」

「两个孩子也谈了这么久恋爱了,我儿子自己攒钱买的房车,我这个当爹的肯定也得表示表示,之前两个孩子自己商量的三十万彩礼,我再......」

老头子话还没说完,就被李雪父亲强硬地打断。

「三十万不行!得涨!」

李雪母亲在一旁帮腔。

「对!得涨!我们辛辛苦苦培养小雪这么大不容易,我闺女长得也漂亮,还温柔体贴。我看你家条件也不错,彩礼起码八十万,你那个房子再落到我们家宝名下,我就把闺女嫁你!」

「妈!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女友惊叫出声。

「你闭嘴,大人说话没你插嘴的份。我还没骂你呢,赔钱货就要三十万,三十万哪够你弟弟上学娶媳妇的?」

李家宝朝女友身上扔吃剩的虾壳,拍着肥厚的小手哈哈大笑。

「三十万不够!不够!坏姐姐!赔钱货!」

女友红了眼圈,抱歉地朝我们笑笑,拽着父母出门。

我想追出去,却被老头子拦下。

「你坐着,别乱动。」

「爸你干什么!我要出去找小雪!」

「这是她们家的事儿,摆明了还没谈拢。你这个女朋友要是诚心想跟你结婚,早就该跟你说有这么一出,压根不会让你跟她家里人接触。」

「阿潇啊,你这小女朋友心术不正,我不太看好你们。」

我不信,我了解小雪的人品,也相信她对我的爱。

但我不知怎么想起李雪前两天拒绝我时,“通过相亲把自己卖个好价钱”的言论,到底没有追出去。

李家宝还在旁边大吃大喝,脏兮兮地流了一嘴油。

想到这小子对李雪恶劣的态度,我恶狠狠地盯着他。

7

李雪之前跟我说,她家从小重男轻女,她没少被李家宝这个弟弟欺负。

从这小子刚才肆无忌惮地拿虾壳砸我女朋友,我都能想象出她平时过得是什么悲惨日子。

我决定替她教训一下这个弟弟。

我抢过他手里的羊排,把他面前的一盘子垃圾扣在他头上。

「李家宝是吧,以后对你姐放尊重点。」

他愣了一下,猛拍了下桌子,面露凶光地盯着我。

我直接扭住他胳膊把他扣下,用暗劲儿使劲往后压。

不才练过点花架子,对付这种小屁孩儿手到擒来。

老头子看着我的动作,觉得我幼稚,但到底摇摇头没说话。

熊孩子疼得龇牙咧嘴,扯开嗓子嚎。

「疼疼疼,杀人啦!!!你快放开!不然我不让我姐跟你结婚!!!」

我没搭理,继续往后扭。

「啊啊啊啊啊疼死老子了!!!我错了行了吧!!!」

「彩礼不要那么多了!!!他们回来我就跟我妈说!!!」

「姐夫!你是我姐夫!」

「我以后一定对我姐好!!!」

听到熊孩子认错,承诺以后对李雪好,我终于满意,卸了力道把手一松。

李家宝吊起眼睛瞪我,揉着胳膊冲我大喊。

「死穷鬼!你敢打我!你一点儿都不如另一个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