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的未婚夫公然带着小秘书出席酒局。

「带阮清干什么,又无聊又难缠,只会给我丢脸。」

他的狐朋狗友们对我肆意嘲笑。

我却在笑得最欢的人当中看见了我的青梅竹马。

婚礼现场,秦铭将我推到舞台中央,习惯性欣赏我的手足无措。

可当那个男人拉起我的手时,秦铭却崩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天已经黑透了。

今天是我和秦铭的订婚一周年纪念日。

我打开微信,置顶的窗口毫无动静。

办公室里不剩几个人了,跟我同组的冯倩倩摆弄着刚买的新款手机,忽然凑到我面前,延长甲片戳得屏幕哒哒响。

「阮清姐,你看这人怎么这么像你家秦总啊!」

朋友圈里是一张聚会照片,衣香鬓影,酒醉金迷。

两道身影被簇拥在中间,男的高大英挺,女的性感妩媚。

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严丝合缝,亲密得宛如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冯倩倩幸灾乐祸:「可能是我看错了吧,秦总今天不是该陪你过订婚纪念日吗?」

我心口一窒。

照片里男人冷峻的眉眼和挺立的鼻梁,包括那两片欲张不张的薄唇。

都与秦铭一模一样。

我拿着手机的手在微微颤抖。

大家都知道我是秦铭的未婚妻。

他是天之骄子,模样好,家世好,能力也强,刚一硕士毕业就马不停蹄地接手了自家公司,是个天生的上位者,生来就是让人仰望的存在。

喜欢他的女人数不胜数。

他也来者不拒。

我只是他名义上的「青梅竹马」。

外人只知道我们两家是世交,可没人知道,我们直到订婚那天,才第一次见面。

【今晚回家吗?】

【开会】

简短的话语,一如订婚后他对我的态度。

就像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见我不出声,冯倩倩撇撇嘴下班了。

置顶的聊天框忽然冒出一个红点。

其实我并不希望被他的一举一动牵动情绪。

可对秦铭的关注已经变成了刻进条件反射里的习惯。

我点开那个小红点。

【在家?】

简短的两个字,一贯的冷漠和敷衍。

看样子是无聊了,否则怎么会寻我消遣?

我没回,将手机撂在一边。

没过一会儿,叮咚声又响起。

【在家吗】

我盯着屏幕,刺眼的光线照得我脸上一片惨白。

直到手机熄屏,他都没再发过消息。

也罢,这是他对我最后一点耐心了。

我把手机扔进包里,戴上耳机专心致志地听今天的采访录音。

等处理完工作走出公司大门,我一眼就看见了站在车前的秦铭。

他不是应该在party上跟何芷热舞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见我出门,他笑了笑,冷峻的眉眼变得多情,冲散了周身疏离的气质,引得路过的人纷纷打量。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一愣,掏出手机,果然多了两个半小时前的未接来电。

「抱歉,手机静音了。」

「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晚?」

「我每天都加班这么晚。」我淡淡道。

秦铭一愣,旋即勾起唇角。

「生气了?」

「所以你刚才是故意不回我信息的,对吧?」

他抬手去摸我的头。

我侧身避开了他的触碰。

「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接你回家。」

他笑意不减反增:「谁让我到家发现你不在呢。」

「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蛋糕,走吧。」

他过来拉我的手。

「秦铭你……」

「阿铭!」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我回过头。

何芷穿着一身柔美的职业装,将身材包裹得曲线玲珑,脚上蹬着小高跟,海藻般的长卷发随着小跑的步伐一晃一晃,煞是风情。

「阿铭,等很久了吧!」她两颊绯红,水盈盈的眼睛看向秦铭,末了才像是忽然发现我还在一旁。

「哎呀,阮小姐也在?」

阿铭。

这么亲昵的称呼,连我都未曾叫过。

可秦铭却像习以为常一样,丝毫没觉得不妥。

「没事,女孩子换衣服哪有这么快。」

何芷娇羞地拢了拢耳边的发,眼睛黏在秦铭身上,却是对我说道:「秦总要送我回家,阮小姐是来蹭车的吗?」

察觉到我的目光,秦铭道:「时间太晚了,何芷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送送她。」

「是啊阮小姐,我们今晚玩得有些晚了,怕你会介意,就让秦总把剩下的蛋糕带回去哄你。」

她巧笑倩兮:「没想到你这么晚了也在外面晃悠,好巧啊。」

原来送我回家只是顺便。

送我蛋糕也只是顺便。

甚至还是何芷「施舍」给我的。

在秦铭心里,我永远都是那个备选项。

我忽然感到有些无趣。

眼前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厌倦。

「不用了,我还有事,自己回去。」

说罢,我转身走进大楼,头也不回。

2

公司的员工待遇很好,每层甚至配备了专门的员工休息室,里面洗手间、浴室一应俱全。

不过我没吃晚饭,肚子饿得难受,草草洗了个脸就下楼去觅食了。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何芷。

「阮小姐?」她惊讶地喊道,「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说公司有事儿吗?」

不等我回答,她就自顾自道:「难道是觉得跟我一起坐秦总的车会不自在?也是,你们订婚这么长时间,他很少回家,你和他怕是都不怎么熟吧!」

确实不太熟。

「秦铭不是送你回家了吗,为什么会在这儿?」

何芷一愣,有些尴尬。

「原本是要送我的,可公司那边忽然来了电话,他不想我回去加班,就……」

又是这一个烂俗的故事。

我懒得听她炫耀。

刚要走,她却拉住了我的手臂。

何芷笑盈盈地拿出手机,摆弄了几下。

「有个视频挺有意思的,我发你啦!」

她心情颇佳地离开。

我看着那个视频。

昏暗的包厢里,所有人的脸都模糊成一片,分不清谁是谁。

可我却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的秦铭。

「老秦,你那小媳妇怎么没来啊?」

「就是,藏得这么严实,是想金屋藏娇还是怕兄弟们惦记?」

「你这就不厚道了,我还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绝世大美人,能把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秦少给拿下呢!」

秦铭面露烦躁,搂着何芷纤细的腰肢,后者的身体柔若无骨,都快要挂在他身上了。

「别提她了,无趣又难缠,烦死了!」

见他脸色不对,一群二世祖也惯会见风使舵,忙急着起哄:

「嗐,咱们这个圈子里的,谁结婚不是听家里安排,娶个自己不喜欢的?」

「你就忍忍吧,她再怎么着也是个女人,还不是得听你的,到时候把人关在家里生孩子,咱们该咱们玩儿就怎么玩儿!」

「还得是咱们何大美女,跟着老秦的女人就没超过三个月的,你这秘书一当当半年,本事不小啊!」

「讨厌!」何芷趴在秦铭的胸口,眼神迷离,「阮小姐看你看得那么紧,不会生我的气吧?」

他不屑一顾:「就她,也配?」

「就知道跟在我屁股后面献殷勤,一点自尊都没有,无聊死了。」

他身边的狐朋狗友道:「既然你这么烦她,不如带出来玩儿玩儿呗,圈子里那群大小姐一个比一个傲,我还想看看舔狗什么样呢!」

「就是啊,反正你也不喜欢她,说不定看在你的面子上,她还会卖力伺候我们呢!哈哈哈……」

秦铭的脸色有些差。

昏暗的灯光下无人察觉,众人哄堂大笑。

我心口一阵发紧。

谁又能想起来,我也曾是个备受宠爱的大小姐。

可自从十六岁时的那场火灾带走了我父母,我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别人都在暗中传言,说我父母是替秦家老爷子挡了灾才死的。

我被接到了秦家,秦老爷子坐在轮椅上,须发花白,目光却十分锐利,不怒自威。

他看着我软下了神色,招手让我走到他身边。

秦老爷子打量着我,深深叹了口气。

「丫头,是我秦家对不住你。」

「你要是愿意,秦家可以养你一辈子!」

「只是我们需要一个合情合理的名分。」

他看着从楼梯上往下走的秦铭,神色复杂。

「你要是不嫌弃我这个孙子木讷,等你俩长大后,就把这门亲事成了吧。」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秦铭。

我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男孩儿。

皮肤白得透明,面容尚且稚嫩,却已显现出不同寻常的精致锋利,面色冷淡,一双眼睛却亮得吓人,柔软的额发稍长,盖在眼前冲淡了眉眼间的攻击性。

少年闻言皱眉,我却红了脸。

后来我才知道,秦铭一点也不木讷。

那些都是他装出来迷惑秦家人的。

他喝酒泡吧,飙车打拳,放浪形骸。

他的女朋友换了一任又一任,丝毫不顾及我这个未婚妻。

直到老爷子去世,也没能如愿看见我们结婚。

我一直毫无怨言地照顾着他,他也理所当然地享受着我对他的好。

我知道,他早就看出了我的心意。

因此他才会肆无忌惮地享受,糟践我的自尊和爱意。

我看着视频里放肆大笑的几个人,灯光一闪,忽然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我怀疑自己看错了,又拉了几遍进度条,确定自己没看错。

陈以燃,他回国了?

3

我原本是电视台里能力最强的王牌记者。

可为了秦铭,我心甘情愿放弃了那些能助力我事业的机会,去捡那些轻松的,节省时间的,别人不稀罕的任务去做。

慢慢地被职场边缘化了。

因此当主编找到我,让我去参加那场汇集了市里众多商业精英的慈善晚宴时,我着实吃了一惊。

她讳莫如深:「这场慈善晚宴,秦总也会参加。」

我一愣。

没想到我竟然要从这里得知他的动向。

主编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我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傍晚,我盛装出席。

打量了一圈会场,没见秦铭,倒是碰见了何芷。

看到我的出现,她也是一愣,旋即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

「阮小姐为什么会在这儿?是来找秦总的吗?」

她捂嘴娇笑道:「不好意思啊,秦总不让我告诉你,他说这种重要场合,还是带我来比较撑得住场面。」

我面色如常,瞥了眼她脸上明晃晃的得意和挑衅,扭头寻觅着另一张面孔。

「你在找阿铭吗?」见我不搭理她,何芷有些挫败,「他在外面打电话,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不过阮小姐,你没有男伴,可怎么办呢?」

她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我心烦。

「我有男伴。」我不耐烦道。

她以为我在嘴硬:「阮小姐别说笑了,谁不知道你一心扑在阿铭身上,别的男人连看都不看一眼?」

何芷一副想看我出糗的样子:「人在哪儿呢?让我看看嘛,穷也没关系,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啧,真烦。

我四下的张望落在她眼里却变成了心虚。

「你不会是想先找个男人吧?」她一脸嘲讽。

明明记得名单上有那个名字的。

人在哪儿呢?

「在这儿。」

嗯,什么?

我看着何芷目瞪口呆的表情,忽然意识到这声音并非出自我的幻想。

而是实打实的从我背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