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上了爸爸的劳斯莱斯,

舍友转身拍照在校园论坛骂我,

「不要脸,为了钱出卖身体」

「小小年纪不学好,上赶着当小三」

我随即把这信息截图发给我爸,

但凡再让我爸妈资助她都是我不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爸妈资助了不少山里贫困学生,刘静就是其中一个。

听说是个励志上进的姑娘,成绩也不错。

刘静说要「照顾叔叔阿姨」大学报考到我们这里。

爸妈着实喜欢她,于是想让刘静周末住在我家,平时住校。

刚好我在外地大学家里空着,一时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三年来爸妈总在我面前夸她懂事,勤快。

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

为了一探究竟,我申请了去她们学校交流学习。

搬到她们寝室的那天,刘静正在给宿舍众人发包,丝巾。

我的包包被她随意丢给室友。

舍友感激涕零,「静静,能遇到你真是三生有幸,可真是太幸福了!」

刘静摆了摆手,随意的说道,

「不过是之前的款式,我都不喜欢了,你们喜欢就拿去吧。家里人说还要给我买新的」

听到这话,我有点生气。

你不喜欢,那你拿我的包包干嘛?

合着你住在我家,我的包包都变成你的了?

什么叫家人再给你买新的?

我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个家人?

我是爸妈唯一的孩子,虽然家境优渥,但我从来不乱花钱。

那些包包,丝巾的都是家里长辈送的,我不喜欢那些。包装都没拆就丢在家里的储藏室。

前阵子妈妈打电话问我,想送给刘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妈妈好心送给她,结果她转身就送了舍友?

这些东西虽然是我的,但是妈妈送给她我是知道的,东西她随便处理我没有意见。

但是一想到她在外居然自称是我的家人就生气。

「家人送给你的礼物,你不喜欢随意就送给朋友,他们知道该有多伤心?」

气氛瞬间安静下来。

舍友的接过包包手有点颤抖。

刘静不满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家人送我的东西,我怎么处置是我的事。」

说得有道理,可是如果不是你的家人呢?

我还没有来得及反驳,下一句更扎心的话来了

「我看你就是眼馋,我没有送给你。不过,如果你给我道歉,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我倒是可以考虑下一次换下的包赏给你」

舍友一听,紧接着道「就是,你肯定就是眼馋。」

「看你穿的寒酸样子,估计是没有见过这些牌子吧」

「有些人呀,眼红也是一种病,得治」

刘静瞥我一眼,笑道「不和她一般计较,毕竟不是谁能和我一样好命!投胎也是技术活。」

「这样说那你家里生意肯定很好吧!」

刘静不屑与我沟通,舍友倒是很热心介绍。

「所以你就是刚来的。去年上市的刘氏你不知道?那就是刘静家,刘静可是家里的独女!以后刘氏都是她的,这几个包包丝巾又算什么?」

刘氏是去年上市的,独女也不假,可那个独女是我,啥时候变成刘静了?

2.

正在这时,妈妈发来了信息。

「莹,你见到刘静了吧!是不是很好相处?」

我能想象到妈妈打字时脸上的笑容。

「收拾好了吗?我到学校这边办事,不然约着刘静,让你们见见面?」

我有点失落,妈妈对刘静这么好,刘静只想拿我爸妈当冤大头。

还打着我的名号在外面招摇撞骗。

本想答应去见面,转念一想,再多收集一些刘静的证据再告诉爸妈。

「我还有事,改天再约吧。」

抬眸碰上刘静自得的眼神,随口道「愿你的命一直这么好!」

刘静脸色马上变了,想开口反驳,电话这时响了。

「刘静,我在学校附近,你有空出来喝个咖啡吗?」

妈妈的声音,刘静就这样免提播放。

刘静大摇大摆拎着包包走了,舍友们也就没有在继续议论。

我简单收拾好自己的衣服,赶紧出门去研究室。

打听刘静是顺便,项目研究才是我的主要任务。

在研究室碰到了家里给我介绍的对象,赵磊。

家里虽然不用联姻巩固商业地位,但妈妈说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嫁了。

妈妈就找了跟家里情况差不多的赵家,还给我看过照片。

不过我以学业为由直接拒绝了。

实验室门口和赵磊简单的告别,在刘静眼里不得了。

眼睛能杀人的话,她已经杀我几百遍。

刘静俨然一副正宫抓小三的样子走过来,直接挽上赵磊的胳膊。

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寒暄两句后带着赵磊走了。

研究室的同学在后面说道。

「刘氏千金嫁入赵家,强强联手,商界怕是要动荡喽」

我不知道赵磊是为两家的联姻谈恋爱,还是真的和刘静谈恋爱?

希望是真的谈恋爱。

如果是为了联姻,赵磊发现是假千金后我怕打脸太疼。

也不怪赵磊不认识我这个真千金,实在是我不喜欢出席这样的场合。

妈妈还总是说我「你看刘静多好,总是陪着我出席宴会。什么时候你才有空陪我一起去宴会」

现在想想是陪妈妈出席重要场合次数多了,大家都把她当成刘家的独女。

不过赵磊和刘静真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说到底我还应该感谢刘静,不然相亲对象这事爸妈那边还不好交代。

快到宿舍妈妈打来电话,让我周末回家吃饭。

刚来这边学校事情多我拒绝了。

「你呀,什么时候可以像刘静一样,多陪着我」

想直接告诉妈妈,刘静不是啥好人,话到嘴边又咽下。

推开宿舍门的瞬间,我愣住了。

我的衣服被扔的满地都是,还有几条名贵的裙子也被剪的七零八碎。

我看了一圈,宿舍只有一个人。

躺在床上打着游戏,嘴巴里时不时传出几句粗俗又难听的脏话,全是戾气。

我伸手直接拿掉她的手机扔到一边。

她立即激动起来「你干嘛!有毛病,一会输了都赖你」

我指着地上的衣服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耐烦的回道「也不是我扔的,我不知道」转身去拿床上的手机。

听到这话,我是又气又想笑。

3.

总共出去没多大会,宿舍就她一个人,难不成有人就来抢劫?

还只抢我一个人?

我紧紧盯着她。

在我的目光逼视下,她有些心虚,不敢看着我,头也偏向其他地方去。

见状,我直接恐吓道

「你想好了,你确定不知道?我这衣服可是不便宜。加起来小十万块,属于重大财产损失。我这边一旦报警,查看监控,没有外来人员的话整个宿舍的人都要被传讯调查。」

她脸色白了又白,突然不知道想到什么似的

「你吓唬谁呢?你那衣服标签都没有,牌子也不清楚。再说了,静静家有钱,男朋友家也不差钱,一般人还威胁不了的」

呦呵,这不是等于间接承认了吗?

活了二十几年,从未想过霸凌会出现在我身上。

而且下午搬进宿舍,和这些人不过是萍水相逢,甚至名字都叫不上来。

唯一的交锋是看不惯刘静的行为,多说了几句。

一群无聊幼稚的人。

都上大学了还跟小孩子一样玩什么校园霸凌。

我倒要看看,这些人可以多横。

晚上,刘静回来时,穿了一条新裙子。

「你们看看,好看吗?我都不想要,赵磊非要给我买」

我扫一眼,是巴黎家的新款,售价五位数。

舍友都在捧她的臭脚。

「真好看,你男朋友对你真好!」

「好像是限量款的,我们这种普通人一辈子也买不起。你可真会投胎,自己家庭条件好,男朋友也好」

「当然啦,赵磊下午做了点错事,为了弥补买的裙子。我都说了原谅他了,他还非要买。」

「我可不像有些人,出身不好,还妄想嫁有钱人,到头来只有一地的破烂。」

刘静所谓的错事可能是赵磊与我说了几句话。

刘静看向我,高高在上的问

「刘莹,看在你也姓刘的份上。你求求我,说不定我心情好,赏你两件衣服?」

什么时候姓刘便成了刘静给我施舍的理由了?

「所以,我的衣服是你们弄烂的?」

刘静白了一眼,索性直接承认了「是呀,你说说吧,多少钱,我直接赔给你。」

我也丝毫不惯着刘静「你赔的起吗?」

「你这话说的刘静家有钱,男朋友也有钱。你这地摊货顶多千把块钱,有什么赔不起的?」

刘静还没有开口,舍友先开了口。

「刘静,你觉得呢?」

「自然是赔得起的,不过是一些地摊货」

刘静双手环胸还是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好啊,希望你真的能说到做到。」

我看着手机录音上的红点笑道

「我的衣服都是新买的,小票什么的都还在。希望你们原价赔偿。」

助理把小票整理好发给刘静。

然后她把我的手机打爆了。

「刘莹,你敲诈吗?就那些地摊货怎么可能价值十万?」

「这些都是独家私人定制,不信你可以拿着小票去问。」

这些年之前资助都不算,单着三年住在我家,爸妈给她花的钱都不止三十万了,在加上还有我的那些奢侈品,不过是没有给现金。

所以她一时拿不出来钱还我。

「看清楚地址品牌,我不想和愚蠢的人多讲话。」

之后我又和助理交代,以我的名义给她邮寄律师函,限制她一个月内还钱,否则法庭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