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2022年5月20日下午3:46分拉面馆监控录像。
“老板,饿死了,还做不做面啊?”
一年轻男子风尘仆仆的走进拉面馆,说话间眼睛还目不转睛的盯着手里的针线包。
“做,吃什么?”
“就普通大份拉面就行,快一点,我中午没吃饭,饿得不行了。”
男子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脸正对着摄像头。
大约十分钟之后,厨师端出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摆在他面前。
男子立刻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吃面,喝汤,仿佛一点也不烫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快,面和汤都见底了,男子居然开始将筷子往嘴里塞。
即便他被异物入喉顶的不断呕吐,动作却依旧不停。
一根筷子活生生地塞进去了,接下来是第二根,第三根。
男子直接将桌面上那一桶筷子都塞了进去。
然后,他将一直随身携带的针线包打开,居然开始用针线缝住自己的嘴巴。
尖锐的针尖穿过他的嘴唇,流出鲜血,带出一根血淋淋的丝线。
男子的表情却十分平静,仿佛完全感受不到疼痛。
直到他将嘴巴一针一线的完全缝住。
男子忽然起身冲向厨房,脱下裤子将自己的下体露出来,放到了切面的机器上......
1
我是这家面馆的店主。
厨师当时被吓坏了,打电话通知我回去。
去店里的路上,我看到路边的垃圾桶边有一只嘴巴被缝住的猫盯着我看。
它眼神诡异,嘴巴上流的血已经变成黑色,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看着过往的路人。
我浑身一哆嗦,加快脚步往店里走。
等我到店里的时候,警方已经到了,那男人死了。
2
我看到了男人的死状,差点没当场吐了出来。
之后,我完全配合警方调查店内的食材原料,结果当然是没问题的。
我和厨师被警方带回了警局问话,拉面馆也被暂时封锁了。
因为我和厨师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惊吓,警方让心理咨询师安抚一下我们。
我还好,半个小时之后就能帮助警方接受调查。
我的厨师就惨了,安抚过程中一直在胡言乱语,被心理咨询师诊断为惊吓过度引起的精神失常。
警方派了一个年轻的警员来跟我谈话,他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
警员告诉我,男人名叫陈向帅,是个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高级白领。
尸检的时候,他们发现男人的手臂上用刀刻了‘我出轨了’这几个字,死因是因为下体被切碎,活生生疼死的。
经过调查,男人确实在公司有一名情人,不过除他之外,他的朋友妻子家人,没人知道这个情人的存在。
警方在他身上没有找到任何他杀,中毒的迹象。
“那他到底为什么会在我店里用这种,这种残忍的方式自杀?”
警员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告诉了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精神科的法医怀疑他有潜在的精神疾病。”
最终,警员又问了我几个基本的问题就放我和厨师回去了。
到店之后,我让厨师去厨房收拾收拾就回家休息两天。
我知道他被吓坏了。
可就在我在前台休息的时候,我闻到厨房传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厨师死了,死状很惨烈。
3
厨房的监控显示。
厨师进入厨房之后,没有收拾当天剩余的食材,而是脚步僵硬的走向了砧板。
他背对着摄像头。
我却能看见,他拿起菜刀在自己的身上刻着什么。
当他放下鲜血淋漓的菜刀的时候,他的半边袖子已经被染得血红。
厨师又不知道从哪拿来了针和线,像那个男人一样活生生缝住了自己的嘴巴。
最血腥的一幕发生了。
厨师又一次拿起菜刀,转过身面对着摄像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眼神,被缝住的嘴唇不断溢血。
他把菜刀伸向了自己的肚子......
接着就是我进去的画面。
这一次,我直面这么强烈的血性场面,当场就吐了。
等我又一次报警之后。
警方开始重点怀疑我。
因为两个人离奇自杀的案子,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我的拉面馆和我这个人。
不少法医进入厨房验尸都被恶心的吐了出来。
我又一次被带到警局,戴上了手铐。
可有监控的铁证,厨师的尸体上更是没有我丝毫的指纹,这次的死亡案件还是只能暂定自杀。
警员和我谈话的地点到了审讯室。
我老老实实地将厨师的个人信息全部告诉了他。
厨师名叫宁大远,三年前来到我的拉面馆工作,为人踏实稳重,工作期间一直都没出过什么意外。
不管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会自杀的人。
警员狐疑的盯着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的手臂上刻着‘我偷吃了’这句话。”
“死因是因为死者亲手划开自己的肚子,掏出了全部内脏。”
他告诉我,两人的脑切片检测都有潜在的精神问题,可这种精神疾病是没有传染性的。
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自杀,除了他们手臂上的那句话。
“我们怀疑,两个死者的自杀可能是一种忏悔。”
是啊,男人出轨了,于是切碎了自己的下体,厨师偷吃了,于是掏干净了自己的内脏。
接着,警员又问了我几个相关厨师的问题,主要就是问平时有没有威胁,或警告过厨师不许偷吃。
“从来没有,我们做餐饮的,都信一句话。”我说,“厨子不偷,五谷不收。”
之后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我都在不停地回答问题,一直到我精神都有些恍惚。
警方确认将我排出了嫌疑人的范畴,放我离开了。
这次,我没再敢回到店里,而是直接回了家。
在小区的门口,我居然又一次碰到了那只缝着嘴的猫,它眼神死死的盯着我,始终跟在我的身后。
“去!”
我内心莫名的害怕,吼了它一声,把它赶走了。
等我走到单元楼口的时候。
一个重物忽然从天而降砸到我的脚边,溅了我一身的莫名液体。
我伸手一摸,是鲜红的血。
我面前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她的嘴也被用针线缝了起来。
4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甚至感觉女人掉下来的时候,用手拍了我一下。
鲜血溅了我一脸,我甚至能感觉到身上沾了一些如同肉末的人体碎屑。
我低头看了一眼惨烈的场面,脑袋一片空白。
下一刻,剧烈的眩晕感袭来,我被吓得直接失去了意识。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周围的环境慢慢响起尖叫声,骚乱声还有警笛声,但我都看不见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家里。
警局的一个警员把我送了回来。
他看到我醒了,递过来一杯水。
我脸色苍白地说了声谢谢,接过水杯猛灌了一大口。
清凉的液体涌入我的喉咙,让我昏沉的大脑好受了一点。
警员告诉我,经过他们的调查,这三名死者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换句话说,他们只是凑巧死在了你身边而已。”
警员顿了顿,接着说,“心理医生给你做了精神检测,短期内,你的精神受到了太多刺激,如果再遇到激烈的场面,你很有可能会直接疯掉。”
他把心理医生说的一些注意事项转告我,让我这段时间一定只待在家里哪也不去后,就离开了。
等警员走后很久,我才堪堪缓过来神。
我闻到自己身上传来刺鼻又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低头一看,很多血点子已经在我的衣服上凝固了,上面甚至还夹杂着一些红到发黑的碎肉。
我的胃顿时一阵翻涌,干呕了几下。
就在我赶紧脱衣服,准备把这身扔掉的时候,一张卷起来的纸条从我衣服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纸条已经被鲜血染红,有些皱巴了。
我捡起来,内心有种很想打开它的冲动。
最终,我小心翼翼地把纸条打开,里面被鲜血浸湿的字迹有些模糊。
但也能依稀辨别出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