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车祸与美女
“你在干嘛?”我一拍张左清的脑袋,“偷拍啊你?”
“嘘!作死啊,小声点!”
他说完赶忙收起了手机。
“大哥你这色心来得也太是时候了,这车祸呢,你还在拍腿?”我颇为无语地看着他,“这腿值几个钱啊?人把你那辆科迈罗菊花都给爆了你不心疼?”
“你懂啥,这要是有机会勾搭一下,修车费我自己掏了!”他一拍胸口,露出一个“老子上了!”的表情。
“那行,你加油。”我半笑不笑地站在一边等着看热闹。
这人呐,最怕啥?
一是穷,二是色,三是又穷又色!
张左清这人,不算穷,但就是色、巨色,并且有色心没色胆,
可以说他这人性格跟他这名字一点边儿都不沾。
本来周末约好了一起去下个馆子,结果路上被后面的车给爆菊了,
这货一脸杀气的下车,然后看着对方司机是个大美女,立即换上一副舔狗嘴脸。
我承认,这妹子挺好看的,
黑长直配一副黑框眼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蛮腰小屁股,身材修长,皮肤白皙。
属于是正常男人都会多看两眼的女人。
而张左清这货把妹还是有一套的,加上对方理亏,求着私了,
于是他三言两语就把人妹子给约到了。
“王希,走!”他对我一吆喝,指了指车后排,
我一看,
好家伙,妹子就坐上副驾驶了!
“车咋办啊你这?”我看着菊花都被创烂了的科迈罗以及妹子那辆Mini,说:“就这么扔这?”
“放心,找人来拖了,我们先走!”
“走个屁!你们先去吧,我这守着,不然交警来了够你喝一壶的。”我笑骂了几句,真的是看见美女就急得不行啊!
但是你他妈……你又不敢真做些什么。开了房人妹子脱光了你都要这不舒服那不舒服,最后下次再约的。
急有啥用?
我一边刷着手机一边等人过来拖车,
事情结束之后我也准备去跟张左清他俩汇合,
路过MINI副驾驶的时候我习惯性地瞥了一眼内饰,
座位上有本书垫在玩偶下面,封页被玩偶挡住了一部分,
剩下的部分露出三个字,
媛……指……南,
媛?
2、该走肾的走心了
妹子叫赵楠歆,南方人,
海归艺术生,学画画的。
吃饭的时候文文静静,笑不露齿,偶尔被张左清的荤段子逗得小脸一红,
说实话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听荤段子会脸红的妹子了,
以至于搞得我觉得“妹子听荤段子会脸红”本身就是个段子。
这顿饭算是长见识了!
而且,该说不该说,
赵楠歆的那双腿,确实挺绝的,
又长又直,但又不是什么竹竿腿,大腿上该有的肉一块不少,
整体匀称有美感,配一双黑丝简直养眼到极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嘛……
“嘿嘿,楠歆啊,明天咱去城东艺术公园逛逛呗?”张左清一边来回晃悠,一边低着头给赵楠歆打电话,
我一边抽烟盯着他,一边想着MINI副驾驶上的那本书,
媛、指、南,
《名媛指南》是吧?
传说中由某位资深名媛结合自身实际经历撰写的,
从如何包装自身到挑选合适对象再到制造相遇契机应有尽有的,
“名媛”速成手册。
当然,还有一种比较通俗易懂的叫法——《钓凯子大法》。
佛媛、茶媛、学生媛、飞盘媛……
我在心里数了数,调侃似的想着张左清这次是遇到哪一款了?
我倒是不担心他被骗,毕竟他这种人,多半也只是玩玩而已,
对方要是个媛姐,也算是各取所需了,
何况他很有可能没这色胆!两个人都走不到那一步呢!
刚把烟掐了,张左清就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走,明天早上陪我去买衣服!”
“啥?”我笑了笑,“我的大公子,您这是闹哪一出啊?”
“下午跟人楠歆约好了呢!我得好好打扮打扮!”
“行啊,你只要搞定我组长那边,我无所谓。”我摊了摊手。
张左清是我公司老板的儿子,属于地主家的傻儿子一类,
从小爷爷奶奶带大,老头老太太解放前一直是进步学生,
思想觉悟高得很,
管孙子管得严不说,加上张左清自己性子软,
所以长到现在也没啥富二代祖传的豪横,
但就是怂——估计是管过头了,现在这货买车都不敢往贵了买,怕给爷爷奶奶知道。
我给他当狗腿子最开始也是为了攀个高枝,接触下来感觉还挺不错的,
至少我不反感他这种性格。
“简单!”他说完大摇大摆地打了个电话,几句话就把我明天的假请好了,
这公司要凉。
听着我组长忍气吞声地答应请假的事儿,我略带悲伤地想着。
“成了!”他兴奋地一拍手,“记住,明天我们是去考察卖场的,回去记得报补助。”
“这可是你家老头的公司啊,你这羊毛薅的。”
“他又不缺这几个钱!”
看着他兴奋的样子,我笑着笑着有点笑不动了,
“我说,你真喜欢她?”
“啊,对啊,第一眼就喜欢。”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稍微纠结了下,“想领他去见家长那种喜欢?”
“啊,对啊。”
“不是不是,你们才第一天见面啊。”我瞪大了眼睛,硬生生把那句“媛姐”给憋了回去,“不再了解了解?”
“我不就在了解嘛!”他晃了晃手机,得意洋洋地说。
这话把我整没脾气了,只得点点头。
第二天我陪着他鞍前马后逛买逛买,反正帮他提东西就行了,
一膀子力气我还是不缺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且最后他反正也只选了一套,剩下的都扔给我了,
我也不穿这种,留了一套自己还算喜欢的,其他的转身就挂网上卖了。
下午他人模狗样地去约会,我在停车场帮他看车。
媛姐啊……
我咬着烟想了想,
一群虚荣心作祟的女人不愿意付出努力,反而通过虚假包装的形式去钓凯子,
美其名曰“名媛”。
光我知道的这其中灰色产业链,就不止一两条,
张左清这货这次不是来真的吧?
毕竟就我见证过他的光辉情史,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积极的。
算了,跟我没关系,一天瞎吃萝卜淡操心的。
就在我准备开着空调眯一会的时候,
我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这货要是被绑架了怎么办?
鬼知道这媛姐是自己在做,还是背后有啥团伙机构。
这傻富二代要是出个啥事儿,我不就跟着寄了!
一想到这我就开始坐不住了。烟一掐车一锁,顶着大太阳就往公园里跑。
3、媛姐本姐
我在公园里绕了几圈,都没看到这俩人的影子,
不是,这大热天的跑艺术公园来逛啥啊?
我一边吐槽一边继续找,
张左清真出个啥事儿,我肯定得跟着遭殃,
毕竟全公司都知道我在给他当狗腿子,
大老板——也就是他爹也暗示过我好好看着这货,
倒是不怕他作奸犯科,就是怕他被骗!
借着这层关系,我在公司里才来去自如的。
这下好,一个来历不明的媛姐跟他一起不见了!
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你阿妈的!
没见过女人吗!
“王希,嘿!你在干嘛?锻炼身体?”
“啊?”
张左清牵着赵楠歆突然就出现在我背后,
看着我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样子还调侃了一句,
我忍着满肚子火,随嘴回了句。但眼睛却定死在这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下,我不敢置身事外了,
扔下一句“我找厕所呢,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就跑到一边,
悄悄给他爹张立儒打了个电话,把事情来龙去脉全部讲了一遍。
我可不想真出啥事儿了再被秋后问罪!
“王希,你是怎么办事的?”张总的声音带着怒气,“一个不知道做什么的女人?你就这么放她接近左清,啊?”
“对不起对不起张总!是我失职了!”
“听着王希!马上把所谓的‘名媛’之类的所有信息,包括什么背地里的勾当等等。总之把所有你知道的统统做表发给我。然后去搞清楚这个赵楠歆到底什么来路!”
“明白!马上就去!”我小心翼翼地答应着,随即又问了句:“之后,应该怎么做?”
“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