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个已经去世多年的人,竟然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杀了他们,你就能活着回去!】
1
一个月之前,我出了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
撞到我的车子,在监控里面显示,是凭空出现!
我几个朋友要来看望我,都被我拒绝了。
因为,我不想让她们和我一起吃猪血粥。
我家在郊外,三层楼的别墅。
父母外出旅游,我一个人在家。
他们不放心我,就安排了阿姨每天给我做饭。
一如往常,阿姨煮了一锅猪血粥。
一个月之前,我出了一场车祸,至此,我妈每天早餐都逼着我吃猪血粥。
凝固的猪血,下锅之前已经被搅拌机捣碎。
好好一碗粥,黏稠至极,好像呕吐物,还泛着淡淡的血腥味。
我本就不喜欢吃腥气的东西,更何况,这猪血粥不放姜不放韭菜,猪血量足,我根本就吃不下。但是,又不想辜负我妈和阿姨的好意。
第一次的时候,我吃了一口,那种发酸,发涩,难以言喻的味道,让我反胃。
我记得做法医的朋友和我说过,人血煮过之后就是这样奇怪的味道。
我的心咯噔一下,总是控制不住地干呕,至此,我再也没吃过。
好在,阿姨每次都是做了早餐后出门买菜。
今天,也是如此,目送阿姨离开。
我赶紧端着猪血粥去厕所倒掉。
这时,我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没点开短信的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发短信?
要么微信,要么QQ,工作的话就是钉钉,再不济就是直接打电话。
【清清,不要上四楼!!!】
我全名叫周林清,关系好的才会直接叫我清清。
这短信,我越看越迷糊,我家是三楼,根本就没有四楼。
难道这是有人在向我发求救信号?
当我仔细看了那一串十一位的数字后,我端着的陶瓷锅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那个手机号是我男朋友的!
可是,他在三年前已经死了。
我妈为了让我放下过往,把有关他一切的东西都扔掉,还让我换了手机号,寓意重新来过。
我们两家是世交,我们两人又是青梅竹马,真正的是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
到现在,我都记得,那天,我们一起去试婚纱,他出去接电话。
有一个戴着黑色口罩,牛仔鸭舌帽的人突然冲出来,拿着一把加长的水果刀,朝着男友的后腰狠狠地捅了七刀!
那个疯子,不但捅,还转动刀柄,将男友的肠子搅断!
一切来得太突然,男友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最后倒在血泊中,手心里紧紧地握着我们的婚戒。
送到医院也没能救活他。
那个疯子至今都没有抓到。
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当场就晕了,在医院躺了两天才醒。
多好的一个人啊,青春正茂的年纪啊,好端端地怎么就死了呢?
我从回忆中抽身,按下拨号键。
那边却传来机械的冰冷的声音。
【您好,您呼叫的用户是空号……】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终究是我想多了吗。
紧接着,手机传来震动。
那个被告知空号的手机号,竟然又发来两条一模一样的短信。
【清清,不要上四楼!】
2
晚饭之后,阿姨收拾厨房,问我专门用来煮粥炖汤的那个陶瓷锅去哪了。
我说不小心摔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姨却诡异地朝着我笑,眼睛一眨不眨,直勾勾地盯着我,用一种冷冰冰的语调说。
“不是你故意摔坏了吧?”
我端着玻璃水杯的手微微一颤,笑着说。
“阿姨,我再不怎么喜欢吃猪血粥,还不是要吃,不能辜负你的好意,也不能浪费粮食,你说对不对?”
我在心里发誓,老天爷,我浪费粮食也是不得已的,求求了,打雷的时候别往我家别墅的方向来。
好在,阿姨也没有再说什么,收拾妥当后就走了。
最开始,我也跟我父母说过,换一个阿姨,但是,他们不但不肯,还骂我不懂得体谅人。
我怀疑阿姨图谋不轨,要不然,怎么会做掺和了人血的猪血粥呢?
阿姨临走之前,还叮嘱我,朋友来家里玩一定要换一次性的拖鞋,再不济也要穿鞋套,这地上啊也不知道沾染了什么,太难擦干净了。
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家,根本就没有朋友来找过我。
我看了监控,家里除了我和阿姨,就没有第三个人。
可是,从玄关处开始,有一双黑漆漆的鞋印,一直蔓延到楼梯口。
我有午睡的习惯,监控里面显示,阿姨中午收拾完厨房就一直在擦地。
地上的鞋印,用了84消毒液擦拭了好久才擦掉。
唯独玄关处的一双鞋印,怎么也擦不掉。
我整个脑子晕沉沉的,担心家里是不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赶紧给父母打电话,我妈说家里有关公镇宅,让我安心待在家,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晚上,我睡得不是很踏实。
听到楼上有动静,就好像有小孩一直在蹦蹦跳跳。
那种咚咚咚的声音,越来越大。
我不敢出去,但是,翻来覆去又睡不着。
我紧紧地握住脖子上挂着的玉观音。
这是我妈特意去寺庙,三跪九叩求来的,替我保平安。
我默默地念了几句阿弥陀佛,观音菩萨保佑,而后拉开房门走出去。
二楼大厅的灯都被我打开,那种蹦蹦跳跳咚咚咚的声音一瞬间就消失了。
紧接着,我就听到有脚步声,噔噔噔跑上楼梯的声音。
可是,我眼前的楼梯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人影。
我忍不住屏住呼吸,一手握着手机,另一手紧紧地握着开过光的玉观音。
我害怕,根本不敢再上前去一探究竟。
当我转身准备回房间的时候,我却听到楼上传来喊救命的声音。
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如果真的是鬼要害我,那我也认了!
反正,我这一辈子,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怕什么!
楼梯口有开关,我把三楼的灯都打开。
我一咬牙,抬脚就往楼上跑去。
三楼是书房,和我爸的办公的房间,还有一间杂物间。
二楼是我和父母的卧室,以及客房。
当我跑到三楼,水晶吊灯滋啦啦闪烁两下,一眨眼就灭了!
杂物间和办公房间的门紧闭,唯独书房的门敞开着。
黑漆漆一片,在微弱的月光照射下,我竟然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光着脚丫,约莫七八女孩的背影,她刚刚跑进书房!
我只觉得头皮发麻,呼吸急促,吓得大声乱叫。
这时,我手机又收到一条去世男友给我发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