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新网援引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报道,近日,美国总统拜登在2024年总统选举内华达州民主党党内初选中胜出。拜登当晚表示,“我要感谢内华达州选民四年前将我和哈里斯送入白宫,并让我们今晚再次在同一条道路上更进一步。”初选是美国总统选举的第一阶段,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竞选人在此期间争夺各自党派总统候选人提名。初选结束后,两党将各自举行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提名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2024年美国大选投票日为11月5日。

这一好消息,可谓是给拜登的一颗定心丸。要知道,近来拜登支持率一路走低,比特朗普当选总统时的支持率还要低。初选的结果却告诉拜登,对战特朗普,恐还有机会。拜登执政这四年中,虽然没能满足大多数美国人的期待,还把美国推向战争边缘。但拜登不断让美国介入战争,让美国军火商赚的盆满钵满,对选举工作来说,有正面影响。此外,美国绝大多数盟友不希望特朗普当选,这些国家虽然无法操控美国大选,但可以通过各种办法施加压力,从而影响到美国大选。

如果特朗普当选,会如何对待中美关系,如何对待台海问题呢?近期有记者问特朗普,如果他当选,是否会阻止中国大陆“攻台”?特朗普表示不会现在就说出自己的想法,以免影响接下来他与中方之间进行协商,特朗普强调,“中方知道我会做什么,也知道我的立场,我们不会有问题的”。他称中方知道他的立场,也就是说,特朗普如果上台,那么依然会按照以前的方法接着打“台湾牌”,并且将会以“台湾牌”为谈判筹码,向中方索要一些利益,也就是口中的“协商”。当然“协商”是要付出代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期,特朗普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扬言若赢得大选,将对所有中国商品征收至少60%的关税。但他又说,这并非“贸易战”,他想和中国“和睦相处”。“不是贸易战。我和中国相处得很好,一切都很好。”特朗普随后开始陈词滥调,试图以“国家安全”之名合理化执政期间的保护主义行为。他声称,中国商品进入美国后,“摧毁了我们的钢铁工业、利用我们的国家”,所以他决定征收巨额关税。特朗普重申:“你知道,显然我不想伤害中国。我想和中国和睦相处。我认为中美友好很棒。”

此前美国总统拜登的支持“一个中国”政策的表态,进一步澄清了美国对台湾问题的基本立场。然而,特朗普的言辞仍然对中美关系产生了影响,使得人们对于两国之间的博弈和争端更加警觉。台湾问题作为中美关系中最敏感的议题之一,关系到地区稳定和国际秩序。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的言论引发了更深层次的思考。未来美国对台政策的发展将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之一。为遏制中国发展,美国遏华政客一向无所不用其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本轮美国大选选情仍不明朗,鹿死谁手还存在着相当大的变数,因此大可不必将特朗普的”提前预告”放在心上。毕竟事实早已经反复证明过,无论是通过向中国征收高额关税来缩小逆差,还是所谓的”对华脱钩”,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妄想。如果说在高端制造业,美国还可以依靠技术先发的垄断地位对中国进行短暂的压制,那么在更加日常的贸易领域,美国越是加大对我国的压力,造成的反噬就会愈发猛烈,因为无论是美国自己还是其盟友,都无法将中国从全球制造体系中剥离出去。

2024年是美国的大选年,最终的角逐可能会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和美国总统拜登之间展开。虽然许多人认为,特朗普上台对俄更有利,他和普京的关系也更加融洽。但是普京2月14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暗示,他更希望拜登连任。

据法新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在14日播出的访谈中表示,对莫斯科来说,拜登比其对手特朗普更容易“预测”,但无论谁赢得美国大选,俄罗斯都准备与其“合作”。

报道称,在被记者问到哪位美国总统对俄罗斯更有利时,普京回答说:“拜登,这个人更有经验。他是可以预测的,是一位老派政治家。”

普京拒绝就美国关于拜登年龄的争论发表评论。

他说:“我在瑞士会见拜登先生是三年前的事了,当时就有人说他能力不行,但我没有看到这样的事情。”普京补充说:“我们需要看的是政治立场,而现任(美国)政府的立场是极其有害和错误的。”

此外,普京还表示,对俄罗斯而言,唯一看重的是美国的政策,美国现任政府的政策是有害和错误的。“如果遵守2022年3月伊斯坦布尔会议上达成的协议,俄乌冲突可能早已停火超过一年半的时间了”。

对于普京更希望拜登当选,特朗普回应称“感到受宠若惊”,并称普京这一言论是“他将比现任总统对美国竞争对手更强硬的证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2月15日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表示,当俄罗斯总统普京告诉记者他在2024年美国大选中“更偏爱拜登”时,自己“受宠若惊”。特朗普认为,普京的这番话证明,他对美国的对手会比现任总统更强硬。

报道称,特朗普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举行的竞选活动上对支持者发表讲话说,尽管他在任期间与普京“相处得很好”,但这位俄罗斯领导人不想让他连任。

特朗普说:“普京表示,他更愿意让乔·拜登当总统,而不是特朗普。”“这是一种赞美……这是一件好事。”

其次特朗普在上台之后,很有可能会加大对中东的支持。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在他的认知里面,石油是美元霸权的基础,坚决不能放弃。从一开始他就坚持要求美军把力量集中在波斯湾一带。他认为现在的美国不具备双线作战实力,如果美国退出中东,任凭中东出现一个霸主或者政治联盟,他们肯定会夺走美国石油定价权。从而打断美国经济。所以我预料除了对中俄欧的孤立主义之外,对中东的冲突也将成为特朗普上台后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