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和周珩正处于热恋期,可他却做了变性手术……
沈修然从后面抱住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耳根,语调温柔地说出了我永远也不愿接受的事实。
“渺渺,他不爱你……”
1
高考前,一切相安无事。
我每天都会去沈修然房间问问题。
他是我异父异母的哥哥。
上的是全国最顶尖的医科大学,理科方面好到令人发指。
连我这样笨的人经他一讲解都能通透许多。
“之渺,明天就要考试了,养足好精神才能考出好成绩。”
我妈林菀敲门提醒我说。
“哥哥,谢谢你今晚教我做题。”我收好书本,仰起脸,甜甜地道谢。
他摸了摸我的耳垂,眉眼尽是温柔,笑着对我说:“渺渺,加油!”
他的手只停留了一秒,可我仍然觉得那抹温热迅速从头顶传至全身。
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亲人之间,难道会做这个动作的吗?
应该会吧,我想。
2
高考结束,我感觉特别好,不出意外的话可以去我理想院校。
周珩在我18岁生日那晚向我表白了,当着所有同学和朋友的面。
周围是他精心布置过的粉红色气球和彩带。
他从人群中向我走来,眼底是显而易见的爱意。
我的心砰砰砰地跳。
周珩啊,我喜欢了三年的人。
我颤抖着双腿答应了他。
周围朋友的起哄声一阵高过一阵。
“亲一个,亲一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害羞地低下头,他温柔地捧起我的脸,像是对待一个世上仅此一个的珍宝。
他的俊脸朝我压了过来。
我又期待又紧张。
突然,一阵风拂过我的脸。
我的手臂被人大力的扯去。
“哥哥?你怎么来了?”
我感到疑惑,周围人也瞬间安静了下来,目光全都集中到沈修然上。
他揽过我的肩膀,侧头在我耳边说:“林妈叫我来接你。”
我惊讶地抬头,这才八点呀,我不是说过今天会晚点回嘛?
他忽略掉我的讶异,他笑着看向其他人。
“你们好,我是之渺的哥哥,很晚了,我接她回去。”
“哥哥呀,哥哥好。”女同学们分外热情,毕竟沈修然长得真不赖。
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笑起来的时候像邻家的大哥哥,而不笑的时候……让人毛骨悚然。
3
周珩拉住我,我知道他很不舍,我也是,可此刻沈修然脸色不是很好看,几乎可以说有点吓人。
我想也是,毕竟自己的妹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跟别的男生亲热,多少有点不舒服。
最终我还是跟着沈修然离开了。
“渺渺谈恋爱了?”
在车上,沈修然握着方向盘,一边问我,嘴角噙着笑意。
想到刚刚周珩差点亲到我,我禁不住红了脸,低下头,小声说嗯。
半晌,我听到他说了句。
“挺好。”
车内安静下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看向车窗外。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车速明显加快了,看着被急速抛在车后的行人,我的心冒到了嗓子眼。
我不安地看向沈修然,平时的温柔被冷戾所取代,他漆黑的眸子没有一丝情感。
“哥哥……是不是开得有点快了?”我颤抖着声音开口。
听到我的声音,他像是回过神来,放慢了车速。
语调温柔,略带歉意。
“抱歉,渺渺,哥哥忘了你还车上,没吓到吧?”
“没关系,我就是觉得这样不太安全。”我松了一口气道。
4
到了家里,一片漆黑寂静,并没有人。
沈修然在我后面,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他开灯。
我疑惑回头,只见他倦懒地靠在门上,手里夹着一根细长的烟,烟雾袅袅,朦胧的背后是他若隐若现青白的脸,凝视着我,露出嘴角的笑。
不,不是露出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是露出獠牙,就像是野生动物看到了猎物一般。
瞬间,我觉得诡异非常。
“哥哥……”我开口。
手机响了,我被打断,是我妈打来的。
“啪嗒!”一声,屋里的灯亮了,我先前猛烈跳动的心脏在这一秒也恢复了正常。
电话拿到耳边,是我妈充满歉意地声音。
“渺渺,生日快乐,对不起,不能在你18岁生日这天陪你。”
“妈妈跟你沈叔叔要临时出差一个月。”
我有点失落,不过也理解,毕竟她一直都挺忙的。
“嗯,我知道了,妈妈,你跟沈叔叔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我看向沈修然。
他像以前一样,笑意盈盈地递给我一杯温水,我接过,说了声谢谢。
却不禁感到怀疑,方才那一瞬间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5
晚上,周珩给我打电话。
给我说了好多甜蜜的情话,我躺在床上,兴奋地滚来滚去。
“之渺?刚刚那个是你哥哥吗?”
不知道为什么,周珩突然问起这个来。
不过我还是回答了他。
“嗯,是,不过他不是我亲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慌了,害怕周珩吃醋,软着声音哄他。
“你怎么不说话啊,他虽然不是我亲哥,但我也不会喜欢他啊。”
周珩听后,爽朗地笑出声来。
“想什么呢,我还不至于跟你哥吃醋。”
听到这话,我才放下心来。
聊了半个小时,互道晚安后,挂了电话。
6
半夜,我醒来,脖上黏黏糊糊的,怪异极了。
感觉脸上被一只柔软的狗狗舔着。
我半梦半醒地伸手,想去拨开它。
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睁开眼一看,手被绑住了!
借着外面的月光,发现不是大狗狗。
而是沈修然!
“哥哥?”我尽量是自己平复下心情,缓缓开口:“你怎么把我绑起来了?”
他一半的脸都隐匿在黑色里,半只眼睛透露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寒光。
他语调缱绻缠绵,紧贴着我的耳根。
“哥哥当然是喜欢渺渺才把渺渺绑起来。”
我害怕了,终于知道,这不是开玩笑!
我之前门口上看到的不是错觉。
“哥哥,你……别这样。”我颤抖着看向他,声音抖得不成样子:“我害怕。”
“渺渺别害怕。”他抚上我的脸,温柔极了:“哥哥只是想问渺渺一个问题。”
“渺渺喜欢哥哥还是周珩?”
我下意识地说我喜欢的是周珩。
他幽深的眸子瞬间冰冷,露出狠厉。
我被吓得不敢去看他。
“是吗?那渺渺会喜欢上哥哥的。”他从身后拿出一把刀,抬起我的下巴,逼我看向他。
接着我听到他一字一顿得说:“哥哥会把渺渺藏起来,藏一辈子。”
这句话不断地重复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空灵,就像是一个诅咒,几乎让我窒息,我试图大口地呼吸,却怎么也呼吸不了……
7
“呼~”
我惊醒,原来只是一场梦。
还好,不是真的。
走进洗漱间,洗了一把脸,总算平静下来了。
将手从水中拿出来那刻,我愣住了。
白嫩的手腕上是深深浅浅的红痕。
触目惊心!
那个诡异的梦如潮水一般涌入我的脑海,竟真实得不像是梦。
我甩了甩头,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孟之渺,我看你是魔怔了。”我对着镜子拍拍自己的脸说。
出了房间,阳光普照,暖意盈盈。
桌子上摆了早餐,沈修然早已不见踪影。
想起昨晚约好,今天和周珩出去玩,顺便商量一下填报大学的事情。
随便对付两口,我就出门了。
8
我的大学第一年开始了。
这也是我与周珩开启异地恋的第一年。
我懊恼极了,明明填志愿时说好和周珩一起填南大,可不知道怎么了,最终被云大录取了。
怪我,为什么要凌晨填志愿,为什么最后不检查一遍。
不过还好,专业是我喜欢的新闻学,教育资源也很不错。
只是现在我俩一南一北,就连见个面都特别难。
大一上学期刚过了一半,我从学校宿舍搬了出去,为了方便周珩来京都看我。
房子是一位特别和蔼的老教授介绍的,坐北朝南,家具齐全,价格却特别优惠,看过后我立马便签了合同。
可当我把所有东西搬进去后,我后悔了。
那天,我和往常一样下课,回家。
打开门,却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人。
“哥哥,你怎么在这?”我实则想问:沈修然,你怎么进了我的屋子?但我依旧隐忍着没问出口。
他双腿交叉坐在沙发上,抿了一口茶,像一个优雅的强盗。
还用的是我的杯子。
“渺渺,你都不知道哥哥等了你多久……”他嘴上挂着笑:“哥哥给你找的房子住得还习惯吗?”
“什么?”我心下一惊,只感到后背发凉:“这不是教授介绍给我的吗?”
他站起身,朝我走来,说了一句:“渺渺真傻……”
“不,你不要过来……”
我后退,他逼近。
他抱住我,而我丝毫动弹不得,只能偏过脸不去看他。
“渺渺住了这里那么久,该给哥哥交一下房租了……”
他花瓣色的唇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殷红,气息不断地靠近我。
我使出全身力气推开他,可仍旧无济于事:“沈修然!你是我哥哥,我们不能这样!”
他顿住了,我以为他意识到这是不合适的行为。
可他下一秒,冷哼笑一声,
“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哥哥向妹妹讨要一下房租怎么了。”
说完,凶狠地将我双手按在墙上。
“沈修然,你疯了!我会告诉……”
没等我说完,他便压上了我的双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