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的家乡东北有许多关于狐狸的传说,我曾对此从没上过心,直到我的妈妈开始拜月亮、并脚跳......
小时候,妈妈把父亲杀害,我透过门缝看到了一切。
但我知道,妈妈不是妈妈。
罪魁祸首是一只上了我妈妈身的狐狸。
长大后我带着男友回到家乡,这只狐狸又盯上了我的男友。
01
问:问一下万能的乎友,我妈每月十五都拜月亮,还蹦着走,是信了什么邪教吗?
答:有没有可能你妈的芯子已经换成狐狸了..
看着这个标题,我迟疑片刻,随后点开全文。
「在我们北方,胡大仙不好惹,如果哪天发现家人或朋友突然垫脚走路,不用怀疑,是有脏东西趴在他背上。
圆月时狐狸法力大盛,最宜上身。
脚心贴脚背,后脑勺贴脸。
冲着月亮,一步一拜,越拜脚越平。
等后脚跟挨着地。
芯子就换了。
如果过了几天,你恍惚闻到狐臭味,看你的亲友越看越不对劲,眼怎么那么细,还往上吊,嘴巴越来越大,笑起来好像能咧到耳朵根,牙越来越尖,白森森的,走路一蹦一蹦。
别费劲,换不回来了。
记住,快跑!
狐狸上人身,你以为是报恩?这是大雪封山,狐狸出来找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我看的正入神,一只手突然搭到了我的肩上。
我猛地一抖,慌乱间将手机息屏。
男友周奎疑惑道:「怎么了?吓这么一大跳。」
我掩饰般背上背包,「没事,看了个惊悚故事。」
周奎拉着行李箱,「车停了,走吧。」
我这才发现,高铁已经到站,辗转乘坐大巴,我回到了我阔别多年的家乡,一个重工业萧条后的破败县城,西县。
我在南方的一线城市读大学,本硕连读,校外兼职时和周奎相识相恋,如今已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周奎便催促说一起去我老家看看,和母亲商量一下婚期事宜。
我的家庭情况简单告诉过他。
父亲失踪多年杳无音讯,母亲是个残障人士,有语言障碍,只会说单字,也不识字,走路姿势有些别扭。
我本身能力很强,虽算不上自卑,但在美男友面前多少还是有些张不开嘴详细介绍我的家庭。
我的家比印象中更破败。
独院的小平房阴沉死寂,周边杂草丛生。
走进院子,看着熟悉的木质大门,回忆泛上心头,我迟疑了。
但没给我更多时间。
「咯吱......」
门从内轻轻打开,屋内黑漆漆的。
伴随着门打开涌出来的,是刺鼻的臭味。
腥臭的腐烂味。
02
「妈?」
我喊了一声,走进去。
没人?那门怎么没上锁。
我正要再喊,余光却好像看到什么。
门后竟然僵站了一个人!
瞪大的泛黄的眼,眼珠暴凸,满脸黄毛,裂开至耳根的嘴猩红像是在冷笑,满嘴细牙尖锐生白!
扭曲惊悚,像狐狸又像人!
我被吓得几乎失声,礼盒滚落一地,往后猛地一靠正靠在周奎背上。
「快走!报警!」
我扯着他往门外跑,慌乱间我的头发全散开了,狼狈不堪。
那篇文章说的全是对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狐狸是上人身后的样子!
因为此时我的妈妈就跟文中说的一样!
03
「啪」
灯被按开,屋里大亮。
「小玉,你看错了。」
周奎声音尴尬,他将我使劲抱住,压制住我不断挣扎的动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姨好,呃.....小玉在路上就不太舒服,她最近工作忙,有些精神衰弱」
我喘着粗气抬头。
灯大亮,屋里不是我想象中的阴森破败,反而和童年记忆里的家一般无二。
淡紫色的布艺沙发,瘸腿茶几,大大的中国结挂在客厅。
小旧,但充满生活的味道。
我还惊魂未定,目光有些愣怔地落在那站在门后的人身上。
是母亲。
一头乱糟糟的黄发,眼睛细长而上吊,脸上皱纹丛生,嘴唇寡薄,鹰钩鼻深深内勾,个子中等,身材瘦削。
这是一张中年妇女的脸,刚才惊悚至极的那张毛脸仿佛是我的错觉。
她隔着耷拉的眼皮,冷漠看我慌叫、发抖、求助。
我和她对视,她眼珠缓缓移开,像是在无声地嘲笑我的胆怯
最近我精神确实紧绷,头痛的厉害,一是实验室那边的项目不断出问题,二是结婚事宜繁杂扰人。
吃的精神药物让我经常嗜睡出现幻觉。
久别重逢的见面丝毫不温馨,反而充斥着尴尬和紧张。
我咬唇绕过散落一地的礼盒,直直走进我的房间,把周奎和母亲一起关在门外。
房间很干净,这么多年的时光仿佛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周奎不知所措地和母亲搭话,我听着周奎隐约的声音,目光在书桌上游移。
最后锁定在一本泛黄的日记本上。
靠坐在床头翻开日记,铅笔笔迹稚嫩,想起小时候的自己,我嘴角不禁泛起微笑。
但看清第一页上的内容,我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04
泛黄的日记本不算薄,翻动的痕迹很重。
9月13 晴
今天我问妈妈,爸爸去哪里了,妈妈比划,爸爸出差,很久回来,我知道不是的。因为我看到了爸爸,在床底下。
爸爸的手指和皮鞋是我扔掉的,我把手指捡回来,可是流水了,还是扔掉了。
我再也没有爸爸了。
10月26日 晴
我梦到妈妈了,我的亲妈妈。我哭着求她回来,她也哭,说回不来了,爸爸也回不来了,让我保护好自己。
我哭着醒来,妈妈站在我床边,她是想把我也吃掉吗?
12月7日 大雪
我要拆穿她,我在门后玩躲起来的游戏,看她会不会换脸,冬天她老是换脸。
———
爸爸的鞋、手指、亲妈妈、换脸......
带着天真气的寥寥数字让我毛骨悚然,童年里那些灰暗可怕的记忆一一串联起来。
05
记忆里妈妈最初不是如今这个样子,我记得那是一个美丽的黑发女人,她的怀抱总是香气四溢,软软的胳膊搂着我,给我讲故事。
父亲则会坐在一边,噙笑看我们,一家人幸福美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天,我梦中被惊醒,客厅传来响动,我悄悄打开卧室的门。
妈妈背对着我,身影被窗外巨大的月亮拉的很长很长,她掂着脚,身姿古怪,对着月亮一下一作揖。
她虽然站着,但身体软塌塌的,仿佛没有体内的筋骨支撑,软的像面条,每一下前鞠都恨不得把头甩出去一般。
不像是她在作揖,而像是她身体里有个什么东西在强逼着她作揖......
———
接下来的事情我就记不清了。
揉着额角,我翻出那个知乎故事,又从头看了一遍。
「圆月时狐狸法力大盛,最宜上身。
脚心贴脚背,后脑勺贴脸。
冲着月亮,一步一拜,越拜脚越平。
等后脚跟挨着地。
芯子就换了。」
我曾以为这些零碎奇诡的记忆都是小孩子的幻想,但方才恐怖的经历让我不自觉推翻了自己曾经的想法。
我的头越发痛了,随之又有许多记忆冒出水面。
———
父亲发现了不对,他想带我走,但没有成功。
我被关在卧室里,听到客厅不断传来奇怪的响动,不知过了多久,我悄悄将门打开。
顺着门缝往外看。
妈妈背对着我在厨房做饭,父亲则沉默地坐在餐桌旁,我走到他身旁,想拉他的手,诉说我的害怕。
但一摸,是空的,袖管里是空的。
我那时才发现,父亲的脸,惨白的吓人,像死人一样。
往日看到我会泛起微笑的眼睛,此时直直看向桌面。
我推了推他,「爸爸?」
「咵!」
「咵!」
「咵!」
厨房传来剁肉声。
我看过去,母亲放下刀,背对着客厅,深深伏在案板上,不知道在吃什么。
我只能听到啃啮撕扯的声音。
07
爸爸一天比一天消瘦......
家里也越来越多苍蝇。
他还是那样坐在桌前,一动不动。
直到他在家中彻底消失,我鼓起勇气问妈妈,她用手比划:出差了,很久回来
我却在床底看到了他,在床脚位置。
眼眶黑洞洞看向我,头发落了一地,我好像能看到母亲是如何将他的头一脚踢进床底的。
「小玉......」
我仿佛听到他在叫我。
还记得那天我们家的垃圾特别多,一包包黑色的塑料袋放在门外,我穿着拖鞋一趟趟运垃圾。
运到某一袋时,我隔着袋子摸到了硬硬的轮廓,忍不住哭了出来。
是爸爸的皮鞋,爸爸带我逃走的时候穿的皮鞋!
我躲在垃圾箱后,撕开塑料袋,抱着爸爸的皮鞋痛哭一场,我在那袋垃圾里还找到了一根手指。
我把手指藏进我的文具盒里。
但正如日记所说,手指很快腐败了,我和手指告别后,将手指扔进了路边水沟里。
08
这些童年记忆荒诞可怕,某些场景甚至十分超现实,也脱离正常逻辑。
从初中住校起,我就和妈妈渐渐断了联系。
再长大一些,我看了很多心理学相关的书,我认为那些记忆很有可能是小时候的我出于自卑而进行的自我保护。
将父亲失踪,母亲残障当做一个奇异故事,一切似乎好接受了许多。
按压着心脏,和那张毛脸面面相觑的惊恐还在心头萦绕,我躲进卧室也有逃避的意味。
那真的是我的幻觉吗?
这些日记,还有那些模糊的童年记忆,真的只是自我保护吗?
消失不见的父亲,真的是失踪,而不是被母亲杀害,甚至......?
我感到一阵阵反胃,心跳徒然加快,大步走出卧室,我想带着周奎立刻就走,离开这里!
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啸:离开这里!
09
但周奎不肯。
是啊,女婿见丈母娘,在家里一顿饭也不吃就走,委实不懂礼节。
可我无法将那些冗长怪诞的记忆讲给他。
他只会觉得我服用的药物有问题,会担心我的病情更严重了。
于是我只是说,「我不太舒服,我们早点走好吗?现在买票,吃过饭就走,就不过夜了」
周奎面露难色:「这次回家就当放松好吗?我陪着你,我们在这里玩几天,阿姨也很想你,我们也正好陪陪她。」
我不再多说,在手机上开始看票,届时强迫他也要把他带走。
可惜天不遂人愿,最早的机票也是明天早上九点。
我望了眼窗外漆黑的冬夜,内心充满不祥的预感。
晚饭是三菜一汤,简单朴实。
我食不知味,耳边总是幻听般响起咵咵的剁肉声。
母亲仍是那幅枯寂样子,直直地坐在我们对面,不吃饭,只是盯着我们。
看着她枯黄仿佛染过色的头发,就是那张毛脸的颜色!
我压下颤抖的手,决定今晚就告诉周奎一切,凌晨我们偷偷出门,坐上飞机,再也不回来。
将这些什么狐狸鬼怪的东西,通通抛到脑后!
10
和周奎并肩躺在床上,我望着昏黄灯泡不断酝酿措辞。
他温热的肩膀与我相抵,我内心的慌张渐消。
他的高大强壮给了我十足的安全感。
怎么开口?
从日记切入,先简单讲解一切的根源——母亲被狐狸上身,然后再讲之前和之后的母亲区别,还有父亲带我逃跑,却被母亲发现。
如果父亲真的被母亲杀害分尸,甚至...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了,鲁米诺试剂还能检验出血迹不能。
暖气烘的人浑身发烫,有点困了,周奎将我搂进怀里......
——醒醒!
我猛地坐起,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了,心跳声在黑暗中被无限放大。
几点了?
我慌忙掏出手机查看,凌晨两点。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还睡了这么久。
就在这时,我摸着身侧冰凉的被窝,浑身的血都凝固了。
周奎,去哪了?
而这时,客厅传来拖拽的响声,还有熟悉的咀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