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去N局盖章。在办公室,我掏出信封递给胖子股长,满面是笑地说:“这是提供佐证的有关材料,请您过目。”

胖子股长接过信封,将信封放在抽屉里,迅速合上了抽屉。

出来走到门卫室时,门卫拦住我问:“你是来盖章的吧?”

我点了点头。

“别出啥差错啊,让我看看章盖好了吗?”

我掏出盖了章的稿纸递给门卫,门卫将稿纸撕碎,顺手一扬,纸片像雪花一样纷飞着。

我愠怒地质问:“你为什么撕碎我的证明?”

门卫嘿嘿笑道:“领导刚才打来电话,我不完成任务怎么交差?想盖章,找股长。”

我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去找胖子股长,胖子股长将信封狠狠地摔在桌子上,涨红着脸质问:“我没想到你会搞阳奉阴违这一套,用几张废纸来蒙骗我。”

我不解地问:“里面装的真是佐证材料,我没有蒙骗你啊。”

胖子股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冷冷一笑:“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章就是这么好盖的?就是管顿饭也得个千儿八百的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尽管有点儿不甘,心中不舍,我还是狠了狠心掏出五百块钱递给胖子股长。

吃一堑,长一智。第二年盖章时,我特意在信封里装了五百块钱。但是,这次接待我的是瘦子股长。我把信封放在办公桌上,脸上挤满了笑:“这是有关佐证材料,请您过目。”

瘦子股长和蔼可亲地说:“你们那里的情况我们已经调研过了,其实不看材料也能给你盖章。”

虽然是这么说,瘦子股长还是把信封压在了电话下面……

走到门卫室时,门卫拦住我问:“你是来盖章的吧?”

我心里一惊,急忙点了点头。

“请你等一会儿,领导找你有事。”

我忐忑不安地站着,只见瘦子股长大踏步地走了过来,将信封塞到我手里说:“我没想到你会搞阳奉阴违这一套,用几张纸币来蒙骗我,我还以为是佐证材料呢!”

我的脸刷地红了,讷讷地说:“就是管顿饭也得个千儿八百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瘦子股长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你是想让我犯错误,落个和前任股长一样的结局吗?记住,要做光明正大人,要行光明磊落事。”

走出N局大门,明媚的阳光当头照着,我感到心中暖烘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