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他25岁就称霸澳门江湖,他也是和崩牙驹齐名的人,就算张子强见了他都得打住他就是有着幽灵教父之称的水房赖。

可是他却为了替梁老板出头,把加代他们来了个团灭,杜城的腿也被干折了。

那么最后又是谁出面解决的呢?

今天的事情,依然要从志哥的身上说起,志哥天天没事就到加代的巴府酒楼蹭吃蹭喝,正在这吃得带劲的时候,电话铃铃铃的就响了起来,一看这号码,志哥这边也不想接,但是犹豫了片刻还是接通了。

喂,杜城啊,干啥又去耍米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告诉你,要是借钱的话,你就免开尊口,我没钱。

杜城一听,志哥,我不朝你借钱,我是有事儿,这不,我父亲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让我去趟珠海,他那个战友即将要过生日了,我爸让我给他准备一份大礼,你看你那儿有什么好东西没?

我可以花钱买你的。

当时大志就说了。

你拉倒吧,我这啥也没有了。

杜城一听,不是,志哥,你咋会没有呢?

我听说你那不是有几件古董吗?

杜城,我是有几件,不过都已经送人了,手里已经没货了,要不你这样,你那能出多少钱?

我帮你问问别人。

杜城也是说道,两三百个是在我承受范围之内,不过货要好,能拿得出手的话,钱不钱的也无所谓。

大志一听,行吧,我给你找找。

随后电话一挂,大志就喊到马三,你去潘家园买点好货,到时候要花200万,那咱们就管杜城要300万。

志哥这也是挺坏的。

而马三却表示道,那不行,不是坑不坑他的,问题是潘家园呢,根本就没有真货,这要真拿着去了,那不丢死人了?

大志一听,这一合计也是这么回事,那怎么办呀?

对了,要不你去问问加代,他认识的人多,应该也有好东西,马三听后也是告诉了加代这件事,代哥表示的没问题,小事一件。

当时就把电话给深圳的郎文涛郎总拨了过去,这郎总也是房产大亨,嘎嘎的有钱,得知此事之后也是打着保票说的,加代你放心,我这边有朋友,保准给你定制的,这礼物包你满意。

加代一听也是挺高兴的,随后把话也传给了大志,志哥这边也传给了杜城,第二天杜城就要拉着志哥去深圳,看看他的礼物定做成啥样,大志这也没招了,只能叫上加代他们一块前往了。

就这样一行人来到深圳以后,这郎总也表示到礼物是定做的,两天之后才能成。

随后这行人也在深圳住下了,而杜城拉着大志要先行一步去珠海了,当时也把陶强给打发走了,看来杜城他俩肯定要干一些不好的事了。

而加代这边也派马三跟着去了,相互有个照应,就这样开了两个半点的车也到了珠海。

杜城他父亲的战友的儿子也给杜城打了电话,城哥,我听说你来了,我这边也订了一个酒楼,咱们一块坐坐,正好我也有点事想找你商量商量酒楼的地址,一会我发给你。

就这样不一会儿的功夫,杜城他们就先到位了,当时城哥说你俩先上去,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我这边去迎迎他去,也是好长时间没有见了,大志也没说啥。

随后和马三就来到了楼上的包间,这包间也是装修的富丽堂皇的,起码能容纳二三十号人,这里边的小凉菜已经摆上了,还有那服务员都来了,六个一米7的大哥,肤白貌美,大长腿,一句句的先生你好,欢迎光临,给大志听的也是贼得劲,当时就让马三给了他们2000块钱的小费,去给你们姐妹分一分,一会儿我哥们来了,你给他伺候好就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给这小服务员都乐坏了,一个劲的感谢加吹捧,紧接着大志也把这服务员一手搂一个坐在了腿上,人家这服务员也没有反抗,毕竟他是挣这份钱的,就这样小酒也给倒上了,小菜也给加上了,大志和马三就沉浸在这温柔箱里了,而还没有沉浸一会儿,包间门外就有人喊了,里边的人给我出来,这屋是我的,谁让你给他了?

紧接着咣当一下就把大志他们的这个包间门给踹开了,给志哥和马三都吓了一跳,当时马三就问这服务员了,怎么回事啊?

这服务员也表示道,不好意思,先生,可能是他走错屋了,而进来的这个小子就说了什么走错屋了,这202包间本来就是我的,怎么给他们呢?

赶紧的让他们给我滚犊子,紧随其后的经理也是喊道,非哥,别别别属实,是他们提前打电话订了这个包间,那啥下一句还没说出来,这梁明非一瞪眼,什么叫提前打电话预定啊,我告诉你,我随时都能来这包间,随时也都是我的,明白吗?

说着就指向了大志他们,你俩赶紧给我滚蛋,当时志哥和马三这一对眼,这咋又遇上事了呢?

不过这次可不是他们挑的头,当时三哥也是小酌了两杯,这也走了过来,哥们,俗话说得好办是得讲个理,我们是先来的,而且还是别人请来的,你这要横插一杠子有点不太好吧?

对面这梁明非就说了,你少给我废话,我就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给我从这里出去,要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当时三哥也有点生气了,无缘无故的被人指着鼻子骂了一通,气得上去就给对面这梁明非打了一巴掌,你以为你是谁啊?

就凭你一句话,就像撵狗似的,能给我们撵出去吗?

我告诉你,你要在这么在这儿乱汪汪叫唤,我就打电话回深圳,叫人给你干飞了这。

梁明非一听也是笑了,兄弟,你们是外地来的吧?

你知不知道这个地盘是谁的?

那可是我大哥。

梁兆龙的,还有,你知道这屋最低的消费是多少钱吗?

有二三十万,你连这屋的门都进不来,我看你们浑身上下这行头,包括你俩的命加起来也不值30万个。

这话属实,有点埋汰人。

志哥这边也站了起来,然后问道,经理,你们这儿有这规矩吗?

这经理也是弱弱的回答道,确实如此,这屋最低消费20万。

大志一听也是吃了一惊,这一合计属实,杜城这个朋友挺有钱的,而且还挺讲究,给他们整了一个这么有牌面的饭局。

当时志哥也是说道,既然消费20万,就消费20万呗,我们又不是没有马三,咱们是不是开的加代的车,去看看他后备箱有没有现金,先拿出200万来。

这话说的有点大,马三这边有点冒汗了,他也不确定加代的车里有没有钱,不过还好,马三出去以后打开后备箱确实带了钱了,这也是加代给郎文涛定做礼物的钱,想着替杜城给结算了。

没想到到这儿派上用场了,等马三把一个大箱子拽到这包间以后,这一打开给旁边的服务员都惊得捂上了嘴巴,而这梁明非一看也感觉丢面了,行,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让你们带着这一箱子的钱,从这饭店给我爬着出去,来人给我上。

这梁明非带的后边这几个兄弟从腰处就掏出了大片瘤子,照着马三和大志就打了过来,他俩一瞅,这不完犊子了吗?

马三这边摸了摸后腰,这也没拿着家务事,那家务事都在车后备箱呢,这也出去拿不了了。

当时从旁边就拿起来了一个凳子,指着这对面的人说道,你敢动我一个试试,我拍不死你们。

而那梁明非就喊道,这小子,赶指我,把他手指头给我掰折了。

这一下令,呼啦一下全上去了,马三这边也抵挡不住,瞬间手被摁住了,大志这边也被掐住了,而那马三就喊道,你松开我志哥,我告诉你,他可是窜天侯的孙子,而我大哥可是加代。

你要敢动了我俩,我让你们梁加代珠海消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梁明非压根不相信他俩的身份,上去拽住马三的手,嘎巴一下就给他掰了过去,这三哥这也是疼坏了,紧接着再掰第二根的时候,从门口就进来一个女人,长得也挺好看的,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一看就是富态的老板娘,阿非呀,你在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