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观察者网消息,前不久,菲总统马科斯启程访问美国,这次没有只让副总统杜特尔特一人代行总统职能,而是任命了三名政府看守人。曾任菲律宾前副总统发言人的古铁雷斯表示,这一不同寻常的举动表明,马科斯家族与杜特尔特家族的关系可能已经破裂。杜特尔特说,菲律宾与美有着双边关系,但如果外交政策是扭曲的,跟随美国去偏袒或敌对一个国家,那么这就是错误的。“这届菲律宾政府把南海问题和台湾问题等作为对华外交政策的基础。南海原本很平静,但是美国人来了之后,让这里充满争吵。”

前不久,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举行的一场外国记者论坛活动上,马科斯公开表示,未来不会允许美国方面进入或使用更多的菲律宾军事基地,并提到去年美方在菲境内新增4个军事基地一事,毫不掩饰美菲“勾结”,称意在对付中国在南海的行动。而在去年,马科斯反复强调,对美开放军事基地的本意并非为了加剧地区紧张局势,且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该国的军事基地发动任何行动,菲方也不会被用作任何军事行动的“补给站”。

不到一年时间,马科斯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可能和近期升级与美国和日本关系有一定的关联。而不久之前,菲律宾驻美国大使罗慕尔德兹也曾公开的表态,菲律宾希望通过此次三边峰会有望在5年至10年内从美日获得至少1000亿美元的投资。菲律宾半导体、能源、制造行业预计将从每日的投资中获益。当被问及美日的大量投资将如何影响中国在菲投资时,马科斯表示:“中国将继续进行其选择进行的任何投资。这与中国在菲律宾任何拟议或潜在的投资无关……我认为它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多国专家指出,美日菲三边会议及其军事合作的本质是域外势力拉帮结派,这种搞小政治集团的做法“非常冒险”,危害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此次会议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在所谓“印太地区”拉拢盟友、构筑“小多边”机制的进一步行动。据白宫会后发布的三方有关声明,除帮助菲律宾建设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外,美日承诺“继续支持菲海岸警卫队能力建设”,支持菲国防现代化建设。三国还将通过举行海上联合军事演习等方式“推进防务合作”。

对于马科斯的表现,中国驻菲律宾使馆发言人就美国务卿布林肯有关南海问题错误言论答记者问时指出,中方奉劝美方不要在南海问题上挑事生非、选边站队。中方将继续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定捍卫自身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发言人还提到,布林肯国务卿有关言论罔顾事实,无端指责中方在南海正当合法活动,并再次以所谓《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义务威胁中方,我们对此坚决反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马科斯的行为,在杜特尔特看来是不可取的。杜特尔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菲律宾和美国有着双边关系,但如果外交政策是扭曲的,是需要菲律宾跟随美国去偏袒或者是敌对一个国家,那么这就是错误的,他还指出,这届政府将南海和台海问题等作为对华外交政策的基础,可南海原本很平静,是美国人的到来,让这里充满了争吵。杜特尔特还表示希望中菲关系能够得到修复,两国重归于好。杜特尔特的话可以说是一针见血指出了南海局势紧张的根源所在,责任在美国身上。

杜特尔特与马科斯之间的意见分歧和恩怨纠葛让菲律宾政坛面临巨大风暴。马科斯总统此前提出了修宪议题,试图通过修改宪法来巩固自己的权力。这一举动立刻引起了杜特尔特的强烈不满。他不仅在公开场合痛斥马科斯的修宪计划,还指责马科斯涉嫌吸毒等丑闻。双方的矛盾迅速激化,杜特尔特在反修宪群众集会上火力全开,他表示,如果马科斯继续推行修宪计划,那么棉兰老岛就应该寻求独立,摆脱菲律宾政府的束缚。这一言论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

棉兰老岛的独立运动本身也由来已久,这也是菲律宾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这种分离趋向在美国殖民时代就已经出现了,在菲独立以后,分离活动进一步加剧,这种情况在马科斯的父亲治下也没有得到转变。对于菲南部武装活动,马科斯试图“招安”,也就是为了尽量解决分离问题。因此杜特尔特提出棉兰老岛独立,并不是心血来潮,有了棉兰老岛的“大环境”,就能够借此机会和马科斯过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此背景下,马科斯也相当的为难。目前两人的和平局面能延续多久已成最大悬念,毕竟两大家族一旦火拼,终有一方将被击溃。根据现行菲律宾宪法,菲律宾总统任期为6年,在总统任期的第三年,将举行中期选举。中期选举被视为对现任总统满意度的一次“公投”,选举的结果将对未来菲律宾国内外政策走向,以及2028年大选产生重大影响。杜特尔特与马科斯的“骂战”表明,两大家族布局2025年中期选举的“拉票战争”或已提前打响。在这个关键时刻,马科斯自知,不论是得罪美国还是得罪中国,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马科斯心里很清楚,虽然自己有美国支持,但杜特尔特家族在菲律宾多年经营,树大根深。一旦双方爆发冲突,那么马科斯政权的控制力岌岌可危。所以,杜特尔特还真是有两下,这样一闹,事实上给马科斯增添了压力,即便棉兰老岛不可能从菲律宾独立出去,但如果杜特尔特真要闹事,也会给马科斯政府增添很多麻烦和障碍。不仅抓住了马科斯的把柄,还将他弄得焦头烂额,这也算是狠狠"教训"了一番马科斯,让他不能随意忽视自己的能量。

也正是因为如此,马斯克一边想要跟随美国对付中国,又不敢彻底惹怒中国,甚至还有求于中国。所以,在当被问及美日的大量投资将如何影响中国在菲投资时,马科斯紧急表示:“与中国在菲律宾任何拟议或潜在的投资无关。尤其是在马科斯政府面临严重的国内问题之际,菲律宾依然需要中国企业的投资。菲律宾现在要解决通胀问题、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基础设施落后以及高失业率的问题,中国企业的投资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