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断的战斗中,我军俘虏了众多国民党将领,但身处后方的科室主任却很少被俘虏。某一天来不及逃走的科室主任郑连魁被我军俘虏。

在国民党郑连魁见证过太多对俘虏使用的酷刑,知道自己被捕肯定九死一生。郑连魁便放下狠话:“我作为一科主任,什么逼供手法没见过,你们就算打死我,我也什么都不会说”

派送士兵一阵愕然:“我们共产党中没有什么严刑逼供的手段,不要把共产党想的跟你们国民党那样不把自己人当人”

等到了目的地郑连魁懵了,这里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监狱而是填满宣传语的学校。在学校学校的期间,郑连魁意识到在国民党中听说的共产党和现实的差距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共产党才是真正为人民着想的。

在不断的心里抗争后郑连魁决定加入中国共产党贡献自己所学。郑连魁加入共产党后被分配到了地下党组织。

地下党组织看重郑连魁在国民党的身份,决定冒险将郑连魁送回国民党中做一名暗子。让其在国民党中不断改变官员的观念吸收血液并将重要情报传回党中。

地下党员和郑连魁演了一出戏。一身伤痕的郑连魁边跑边打进入了国民党的领地。守城门的国民党士兵看见后便第一时间向后方射击,见计划成功党员便说:“郑连魁算你跑的快,别在被我们抓到了,抓到了有你好果子吃,我们撤!”

郑连魁听到我们撤后便假装虚弱让士兵将自己带回医院。刚回去的郑连魁并没有因为这场戏而重新获得国民党的信任。为了让国民党打消疑虑,地下党员中有人便站出让郑连魁抓了起来。

郑连魁的嫌疑被党员们的奉献洗清了,郑连魁重新担任主任之职。此后郑连魁不断的为我军传递情报一次又一次让我军打破国民党的阴谋,一次一次的失利让国民党内部怀疑有共党特务,但没人会怀疑主任郑连魁。

随着郑连魁职位的不断提升,郑连魁接触到的消息涉及到了共党内部的暗线。在郑连魁不断的传递消息下,已知暗线纷纷被拔出,极大地保护了我军内部消息的泄露。

谁也没想法到有一天会有人找上自己。郑连魁害怕是自身身份被发现便将手放在了抽屉里的枪上准备鱼死网破。

刚一开门便见到王刚走了进来,看见是王刚郑连魁顿时就放松了下来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王刚之后所说的话让郑连魁开始冒出了冷汗:“我有共党的消息,举报有奖是吗?”

郑连魁只能假装毫不在意说:“你怎么会知道共党消息,别在这耽误我时间”

王刚见郑连魁不信自己便连忙说:“我就是共党,我的接头人是宋学武”

郑连魁假装大惊失色,举起枪对准王刚并假装打电话询问宋学武信息:“帮我调查一下宋学武”。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将枪和电话放了下来说:“你还知道什么信息,这是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很快王刚便将自己负责的线路全盘托出,郑连魁心中惊讶万分,知道王刚不能留便走到王刚身边拍了拍肩膀说:“如果你给的信息确实属实的话,那你的功劳可是比我都大了,说不准你的职位还会在我之上啊。”

王刚听到后大喜过望急忙说:“这都是郑股长做的事,我只是传达信息怎么敢将功劳拿走呢?”

说完王刚见郑连魁面带神秘笑容便觉得自己肯定傍上了郑连魁的大腿。于是便以不打搅郑连魁工作的理由准备离开了。

王刚刚刚转身,郑连魁就掏出别在腰间的手枪,一声枪响后,王刚应声倒地,王刚非常不解。郑连魁为了让他死的明白便附身在他耳朵边说:“我永远是你上司”

守卫队很快便被枪声吸引,在进门的一瞬间,郑连魁便说:“此人是共党刺探我军情报的,我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其击毙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