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的消息充斥着市场,“市占率”偏高的时候,也就响应挤压了很多别的房企的消息。

其实,在这个特定的时期,可能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吧。因为,关于房企,市场上传来的十有八九不是好消息。

该暴雷的都暴雷了,现在的消息集中在“自救”或“清盘”这两个关键词上。

要么生,要么死,再也不是什么需要纠结的问题。

哈姆雷特也不用冥思苦想地思考这个重大的哲学命题了。

这时候,融创放了个热销的巨大的烟花,算是传递了一个正能量的信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月21日,融创外滩壹号院二期开盘,当日项目共推出204套房源,实现100%的超高去化率,总销售额超99.97亿元。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里,在四个一线城市中,上海算是唯一一个持续保持房价上涨的异数。尽管和其他三个城市之间的差距并没有拉开,但上涨与下降之间,就是正与负的关系,是根本原则上的不同。

不过,就自身维度上的纵向比较来看,上海一季度上海全市新房成交量为11245套,环比去年四季度下降34%。

所以,在整个市场与去年四季度相比销量大幅下降的情况下,融创的这个近百亿的业绩就很亮眼。

这样的一个场景或许是大家都能想到的:融创的相关人员聚集在一起,聚精会神,双拳紧握,看着销售数据,全身都在用尽,就等着破百亿的那一刻到来,再集体狂呼。然而,数据停滞在99.97亿元。

这个成绩虽然也很耀眼,但离一个公认的大量级,就是差那么一点。

如同鲤鱼跃龙门,龙门的高度如果是100米,融创跳到了99.97米,这可能是一众房企的最高水平,到没有跃过龙门的标尺。

市场上,又开始充斥着融创畅销的软文了。甚至有人营销,融创的畅销预示着市场转折点的到来。

这话说的有点早了。

融创外滩壹号院二期的热销在产品和地段方面,是有特定条件的。

外滩壹号院二期套均总价约5000万元,是上海2024年已入市套总价最高的项目,以建筑面积约255~380平方米大平层为主,是妥妥的豪宅项目。

就地段而言,这个项目位于上海黄浦区董家渡板块,属于黄浦老城厢,是高端住宅圈层聚集新高地。

所以,融创外滩壹号院二期的热销只能说是豪宅热销的一个案例。

而这样的案例,在这轮楼市下行期,算是逆潮而动的特例,一些位置优越,单价越高的项目走出了独立的上升行情。

比如,在北京,去年销量前十的项目中,有九个都在城六区,而热销楼盘的三强——国安府、天坛府、中信城四期,均处于北京二环。

二环是北京的精神符号,二环里有什么?故宫、陶然亭、国家大剧院、长安街、金融街、CBD等汇聚一堂。

原因大家都知道,核心区的豪宅不仅代表居住品质,而且是一种重要的资产配置。

从政策导向上来看,环环一直在说,在这轮救市中,很多城市都在不停地对有钱人抛媚眼。有钱人相对而言,拥有更强的消费能力和改善生活的意愿,他们在楼市中的活跃度对于市场的复苏和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融创的这个产品既然是为有钱人量身定制的产品,热销应该也不算意外,只能算是风云际会,适逢其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外滩壹号院二期的热销,肯定是给融创打了一阵强心针,融创能否借此起死回生,孙大圣能否卷土重来?

融创从诞生之初,就延续了顺驰的野性和赌性基因,以收购兼并的手段,在很短的时间里完成了多倍速快速扩张。

当行业下行期到来,融创忙着捡漏,也因此有了“白衣骑士”的名声。其熊熊野心还燃烧到其他行业,譬如收购乐视。

这也让融创错失了降速保命的最佳时机,孙大圣也因此难得地低调起来。

外滩壹号院二期的热销,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次,支棱了一把。

但看融创的基本面,问题依旧不小。

根据年报,2023年融创营收总额为1542亿元,同比增速达到59.41%。但是,融创的合同销售额数据就很难看了——2023年,融创中国合同销售额约为人民币847.7亿元,在2022年,这个数据是1693.3亿元,而保利2023年的销售额是4222.37亿元。

融创的文旅板块今年号称赚钱了,达到了历年最高,但算算这些年花在这个板块上的钱,融创这59.15亿元背后,把别人的库存变成自己的库存,把别人的包袱抢过来背在自己身上。

多少糊涂事,一把心酸泪。

好在融创债务重组成功了。

但核数师香港立信德豪会计师事务所宣称,由于多项不确定因素及其之间可能产生相互影响而对综合财务报表所产生累积影响,对于融创中国就有关编制综合财务报表的持续经营基准无法作出审计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