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杭州全面取消限购的消息瞬间刷屏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西安立马接力,在下午也宣布了全面取消楼市限购的消息。

好事成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目前,除海南、北京、上海、深圳政策仍较为严格外,广州和天津还在执行部分限购,但也放开了120平方米以下户型。

不知这算开倒车,还是全速前进,总之楼市完成了一个轮回,全面放开限购的时代已经来了。

在全国的城市中,杭州算是个炒房大户。虽然号称互联网之城,但其实杭州从房地产行业中获益更丰厚。

曾经的杭州,“万人摇”此起彼伏,有为数不少的当地自媒体声称,亚运会后杭州市中心的房价会突破十万。

这背后,是在大型赛事的推动下,城市基建资金所存在的缺口导致政府卖地需求暴增。所以说,杭州楼市彼时所充斥着的种种荒诞不经的市场表现,有当地政府莫大的贡献。

为了举办2016年G20峰会,杭州出让了很多地块,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供地大户”,同时也让楼市迎来了大牛市。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7上半年胡润全球房价指数》显示,杭州的房价年度涨幅14.6%。

这一次的红利,杭州吃了好几年。

在2020年,西溪公馆959套房产吸引了超过六万人报名摇号,冻结资金居然超过了240亿。

新盘与二手房价格的倒挂,不仅让西溪公馆的命运完成了从烂尾楼到网红审判的逆转,还让去杭州“打新股”成为其他城市富豪的热门选择。这股热潮迅速席卷了全国,各地的投资者纷纷涌入杭州,希望能在这一轮房地产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人们喜欢复制自己的成功经验,城市发展也是有路径依赖性的。

所以,去年下半年的杭州楼市成交量明显下滑,8月1日上架了4宗地块,但参与土拍的房企数量创下了杭州在那个时段的新低时,杭州急不可待,在亚运会刚刚结束,就出台了楼市新政,放开了部分区域的限购,放松了户籍的限制。

其目的,就是抢先下手,在全国范围内抽水。

然而,成效并不显著。

今年一季度,杭州新房成交141万平方米,同比下降了58%。二手房市场上,挂牌已经超过了15万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说,杭州是因为新房成交腰斩,二手房又流动不起来而全面取消限购,西安则是在楼市热度不减的情况下取消限购的。

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房价数据中,在3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只有11个城市环比上涨,西安位列其中。而且,这已是西安楼市连续13个月保持上涨态势。

在房价不断下降的悲号声中,西安算是走出了独立行情。

不像在其他城市所遭遇的滑铁卢,此时的西安称得上是房企的“福地”。今年一季度,西安TOP10房企实现总销售额超过267.1亿元,而去年这个数字是237.5亿。

现在这行情,能保住销售额不下降,房企都得擦把汗,道一句万幸,更别说西安的销售额居然还能不降反升,估计房企都该在心中拜佛了。

杭州和西安的楼市可谓冰火两重天,却殊途同归,都选择了在5月9号这一天全面取消限购。

一方面,是因为北京和深圳刚刚对限购进行了松绑,而且仍旧执行限购的城市屈指可数,阵营越来越小。在从众效应之下,不脱光就是不知趣。

另一方面,自然资源部已经下发了《关于做好2024年住宅用地供应有关工作的通知》。对于库存压力大、去化周期超过36个月的城市,要暂停新增商品住宅用地出让,同时下大力气盘活存量,坚决遏制存量土地不合理增长态势。

对楼市进行调控的权力已经下放到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自然也应该顺理成章地承接去库存的压力。

同样是在今天,传闻因库存高,哈尔滨要暂停供地。哈尔滨住建局急吼吼地声明,自家待售的商品住宅去化周期不到30个月,并未超过36个月红线,而且已经在采取措施了:“哈尔滨市将通过释放政策红利,在精准规划、精准供地的前提下,一手抓去库存,一手抓高品质楼盘建设,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于优质住房的期待。”

所以,杭州全面取消限购是形势所迫,西安则是未雨绸缪,鞭子挥得紧,看谁跑得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