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再过半年我就要结婚了。

可是,我喜欢上了办公室里新来的一个实习生,叫陈海。

陈海是上个月过来应聘的,综合能力都挺好,被主任分到了我身边做搭档。

他小我三岁,个子不是很高,戴着眼镜,看上去干干净净的,说不上多帅气,不过很是顺眼。

我当时只是比较开心,毕竟工作五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年轻的男搭档,终于可以不用整天面对着同性和中老年男人了。

还记得陈海刚来的那天,他笑着跟我握手,嘴上礼貌而谦逊,看着就是个很会来事的人。

一个多月过去,我作为陈海的搭档对这点更是深有体会。

有时候早上没时间吃饭,他会变魔术似的拿个面包出来让我垫垫肚子。忙着赶进度连水都没时间倒的时候,不用叫,他就已经把热水递了过来。事情实在多了,他就主动承担了繁琐费时的部分。中秋国庆的节后,还给我送了小礼物,说是出去旅游带回来的。

陈海满足了我对暖男的所有定义,我简直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喜欢他。

02

十一月底,办公室的人出去聚餐。

我们办公室里女性比较多,领导们不好拉着我们喝,直扯着陈海给他倒酒。没想到陈海看着人斯斯文文的,喝起酒来倒不含糊,几杯白酒下肚依旧面不改色。

我们轮流敬了一圈领导,刚坐下陈海又把酒杯往我这边举,说是感谢我这段时间对他的指点和关照。

我也不太会说那些场面话,一紧张就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哪里,我就是在你刚来的时候教了些工作的流程,陈海你自己是个有能力的,什么都会做,这段时间你才是帮了我很多。”

陈海谦虚地回了我几句,说着他干杯我随意,就把一小杯白酒一饮而尽了。

我脑子一热,又说:“陈海你喝酒好厉害,听说做饭也很好吃,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你这么优秀,有很多女孩子追你吧?”

陈海腼腆地笑笑,摆了摆手。

旁边的领导这时候接话道,“我看小何要是再晚生几年,八成都要去追陈海了。”

我面上一红,不知道是因为办公室里有几个同事都知道我有未婚夫,还是因为心事被直白地说了出来,一时感到有些尴尬。

旁边的同事打了个哈哈,陈海找了个借口去敬酒,饭桌上又开始了别的话题,我埋头吃饭,好一会儿,才终于缓了过来。

这次聚餐以后,我有意地跟陈海保持一些距离。

然而,越是克制,我的内心反而越有一股不顾一切的冲动,想要去接近陈海,想跟他的关系更进一步,想要独享他的体贴和温柔。

看到其他女同事跟陈海肆意地开玩笑,看到陈海对其他女同事的体贴和关心,而我只能时刻谨记自己有未婚夫。

我嫉妒又讨厌着那些接近陈海的人。

03

我的未婚夫叫王邵,是主任他老婆给我介绍的。

王邵大我三岁,在另外一个小公司当主管,有车有房,家里条件也还不错。

我爸妈对王邵很是满意,觉得他长得好,性格又稳重,是个可以搭伙过日子的人。他们总叫我要好好珍惜,早点跟王邵把事情给定下来。

可我自己还没有考虑好。

跟王邵在一起两周年那天,我难得想主动一次搞回浪漫,于是给王邵打了电话让他早点回家,自己去买了些硬菜回来做饭,还买了些蜡烛和酒。

快到饭点的时候王邵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临时有事,需要加班,让我不用等他吃饭了。我顿时丧失了所有的兴致,也不想再说什么,挂了电话一个人吃了饭把桌子给收拾了。

我自己生了几天的闷气,王邵始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一直没有问我为什么不开心。我心里不禁的想,如果是陈海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我愈发讨厌王邵的无趣了。

尽管我跟王邵婚期已经定好,也同居了大半年,甚至也发生过几次关系,两个人的相处却依旧相敬如宾,一点儿也没有未婚夫妻之间的亲密感。

王邵从来不说什么甜言蜜语,也不会在出差回来的时候给我带小礼物,更没有在节日纪念日的时候准备什么惊喜。

这种尚未经历热恋就已经步入老夫老妻式生活的相处,让我丧失了对爱情的憧憬和对婚姻生活的期待。

而体贴浪漫会来事的陈海,就像一束绚丽的光,让我枯燥冷淡的心重新焕发了生机。

04

十二月初,公司派我跟陈海去外省谈一个大单子,据说这个单子十分重要,主任说,我负责公事,陈海负责交际,一定要拿下这个单子。

这个单子的确难搞,对方迟迟不肯松口,我们只能慢慢地跟对方扯皮,好不容易才让对方有了合作的意向。

饭桌上,对方一直想让我喝酒,我实在没办法,喝了几杯,剩下的都被陈海挡了去。

战场后来又移到了KTV里,我五音不全,跟着原唱混了一首,对方倒也没再叫我去唱。好在陈海是个能撑场面的,对方点的歌他都会唱,声音低沉有磁性,十分好听。

我坐到他旁边给他鼓掌,“陈海,你的声音好暖啊!”

陈海笑了笑,问我要不要合唱一首,我红着脸摇手拒绝了。

唱歌是唱歌,该喝还得喝,对方叫了酒,陈海又被灌了好多杯下去,再加上包厢里比较闷,借着闪烁的灯光,我看得出来,陈海的脸已经发红了,他有点醉了。

两个小时以后,我扶着陈海从包厢里出来打车,他的脚步已经有些踉跄,今天实在喝了太多酒了。

好在他还有些意识,不然我还真没办法把他带回酒店。

我看他进了洗手间,上了个厕所,直直地往床上一趟,闭上了眼睛。我正想转身离开,心里又有了个念头。

我坐到床边,伸手摸上了他的脸,也许是手比较冷,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坤坤?”

听他低沉沙哑的嗓音叫着我的小名,我心里一颤,像是被蛊惑一般,低头吻上了他的唇。

05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陈海一直在道歉,我紧紧地抱着他,说没关系,是我自愿的。“陈海你太好了,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陈海沉默了一会儿,“那你未婚夫怎么办?”

我浑身一僵,“先……先不管他好不好?让我再想想。”

陈海后来还是答应了我,我们确定了地下情侣关系,除了我们两个谁也不知道这个事情。

给王邵戴了顶绿帽,回到家面对王邵,我的心里比起原来的平淡,还多了一分愧疚,只能不动声色地对他更好一些。

但是那点愧疚在见到陈海的时候就消失殆尽了,只剩下满腔的愉悦。

我们一本正经地发着暧昧的短信,约着一起去看电影,在昏暗的路灯下接吻,周末的时候一起去外面吃饭,饭后牵着手散步,像其他热恋的情侣一样,沉浸在这段偷来的关系之中。

直到那几天我感到恶心想吐,早就该来的月经也一直没来,我才觉得有些大事不妙。

偷偷去药店买了验孕棒来,两条杠让我如坠冰窖。跟王邵同居近一年的时间,尽管发生了关系,也都是用了套的。算算日子,只有可能是上次出差跟陈海在酒店的那个晚上。

我背对着王邵,彻夜无眠,一边是心爱的陈海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边是无辜的未婚夫。我不想放弃陈海也不想打掉这个孩子。

06

我拿着医院开的怀孕报告单去找陈海,他还是往常那般,看见我就露出个温暖的笑容,低头亲了我一口。

我心里甜滋滋的,想到以后的甜蜜生活,心里的想法又坚定了三分,迫不及待地跟陈海说这个消息:“海子,我怀孕了,应该是出差那次怀上的。我想好了,我去跟王邵取消婚礼,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

“等等,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我知道这对他来说也有点突然,一时间不敢相信也能理解,没有多想,又笑着重复了一遍。

“打了吧,我跟你是不可能的。”陈海的语气低沉,全然没有了以往的温柔。

我抬头,只见他面无表情,一脸无情地望着我,完全一副陌生的模样。

“我跟你只是玩玩,不然也不会在你有未婚夫的情况下跟你在一起,像你这种随便的女人,是不可能进我们家的门的。这个孩子我不会认也不会要的,你愿意留就留着。”

一个个冷酷的字眼从他的嘴里吐出,像是巨石一般砸在我的身上。什么叫玩玩?什么叫随便的女人?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向维持着暖男人设的陈海所说的话。

我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惶恐,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我的想象和控制,一瞬间羞愤与恨意渐渐升起。

我追上去想问个究竟,却被狠狠地甩开,他像被什么脏东西碰了一般推开我,我被推的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我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我有个不好的预感。

07

孩子没了。

陈海终究没那么狠心,他把送我去了医院,但等我出来的时候他却已经不在了。

尽管身体有些虚弱,我还是坚持回了家。

没想到晚上王邵回来,一眼就发现了我苍白的面色,皱着眉问我怎么了。

我心里越发愧疚,又想起了王邵身上被我忽略掉的东西,他虽然对情绪不是很敏感,但是一直都很关心我的身体。而且对我爸妈也十分孝顺,每次我想买什么东西他直接就把钱转过来了。

我这时候才懂得,浪漫不是口头上的甜言蜜语,更是行动上的体贴和真心。

爸妈说得没错,王邵确实是十分适合过日子的人。

是我被虚假的浪漫蒙骗了双眼,错过了一个真正对我好的男人。

可惜我醒悟得太迟了,我实在没有脸再面对王邵,去理所当然地享受这一切。

我跟王邵摊了牌,而王邵显然也不是冤大头,忍不了这顶绿油油的帽子,尽管没有骂我,也默许了这个事情。

我去公司办辞职手续的时候才得知,陈海走了。

主任说他本来就是富家少爷,实习也只是听家里的话过来镀金,上次那个大单子就已经够他回去交差了。

他突然就这么消失了,拉黑了我的微信,连手机号码也一起换了。我这才反应过来,除了知道他的手机和微信,我对陈海一无所知,连要到哪里去找他也不知道。

我自嘲一笑,找不找得到他又有什么意义呢?人家话都说得那么清楚了,对我只是玩玩,是我自己犯贱,着魔一般地喜欢上了,还上赶着给人家睡。

也许这就是我不知廉耻偷情的报应吧。

我去别的城市找了份工作,虽然在这边没有以前待遇好,但是不会有人知道我的往事。

这层遮羞布瞒得住别人,却骗不了我的良心,是我错了,错得一塌糊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