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11日,环环曾经写了一篇文章——《雅居乐还能熬多久?》,因为11月8日,雅居乐第一次出售海外项目,而且亏损大约5.76亿元。所以,环环写那篇文章,既是为雅居乐的前景担忧,也是向一直在苦苦坚持的雅居乐致敬。

可雅居乐只多撑了半年。

5月14日开盘前,雅居乐发布公告称,鉴于公司面临的流动性压力,于公告日公司尚未支付2020票据的有关利息,该票据利息支付的宽限期于2024年5月13日到期,并预计将无能力履行其境外债务项下的所有付款义务。

受此消息影响,雅居乐股价大跌。

尽管雅居乐表示,将与债权人保持积极沟通,并将积极探讨最佳的解决方案以实现长期持续发展,以维护各持份者的利益,但看看之前官宣暴雷的开发商,有几个起死回生了?

纵然有再多的不甘,恐怕也只能向现实低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直以来,雅居乐所依赖的永续债策略在业内一直饱受争议,而这一策略所带来的庞大偿债压力更是如同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落下。

在“三道红线”政策的严格监管下,雅居乐曾试图通过财务技巧来优化其财务指标,但这一做法并未能从根本上解决其财务困境。随着政策的持续收紧和市场环境的变化,雅居乐的财务状况愈发捉襟见肘。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雅居乐不得不频繁地出售资产和股权。从2020年底开始,雅居乐就陆续出售了旗下的多个优质地产项目,以获得现金流。比如,2020年年底,雅居乐曾将旗下7个优质地产项目部分股权打包出售给平安不动产,获得70亿元的诚意金。2021下半年雅居乐卖了14项非核心物业,共套现28亿元。

雅居乐甚至不惜对其旗下的高端项目——广州的江景豪宅雅居乐天际715,进行打折促销。这个项目在拿地时楼面价高达36773元/平米,曾创下广州最高楼面价纪录。然而,由于市场形势的变化和公司的财务压力,该项目的售价从最初的520-600万一路下跌至290万。

雅居乐在面临巨大债务压力的同时,还不得不继续承担高昂的融资成本。

2022年的时候,雅居乐破釜沉舟,签订夹层融资协议,成功获得了8.94亿港元的融资。然而,这笔融资成本高达20%。

在房企暴雷风潮来袭,内部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雅居乐持续出售项目和股权,以及以高成本融资,就是不肯躺平。雅居乐就像俯冲的飞机那样,一次次几乎触碰到地面,却又强行被拉升起来,另旁观者按捺不住紧张的心情。

2023年,雅居乐整整自救了一年。

上半年,雅居乐获得两笔总额超过82亿港元的境外银团贷款再融资,还成功在境内发行了中票和公司债。当时,有好多媒体都替雅居乐松了口气。

在内部,为了降低运营成本,雅居乐在6月份连股权奖励计划都终止了,摆明了要勒紧裤带过紧日子。

按照陈卓林的计划,预计雅居乐最快可在2024年或2025年扭亏为盈。

但是,雅居乐的销售才是真正的危机所在。2023年,雅居乐集团全口径销售金额453亿元,同比减少30.6%,权益口径销售金额342亿元,同比减少32.3%。

今年以来,雅居乐的销售仍旧不景气。根据雅居乐未经审核的营运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30日,雅居乐四个月的预售总值为65.5亿元,较2023及2022年同比分别下降68%及73.9%。

这个数据已经不是腰斩了,而是胸斩了。

同样是在5月14号,碧桂园提到了自家境外债务重组工作的进展,目前相关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与债权人建立了比较好的沟通和协商机制,整体上在按时间表稳步推进。

杨惠妍还乐观地声称,政策正在逐步向好,只要坚持熬过低谷,房地产行业一定会迎来春天。

雅居乐暴雷的消息传出后,很多业内人都为止感到惋惜。

一来面对内外交困的局势,雅居乐拒绝躺平的精神在这个时代难能可贵,大家都希望开发商中有个能涅槃重生的榜样;二来曙光已经在地平线露出了,雅居乐可谓倒在黎明之前。

关于楼市近来的救市力度,我们在前几篇文章也提过,全国只有六个城市还在执行限购政策,全面取消限购的时代即将到来,随着租房即可落户的政策的实施,横亘在城乡之间的户籍制度也已形同虚设,形势正在一步步向好的方向转化。

在去年11月写雅居乐的那篇文章结尾,环环说过:顽强的雅居乐,我们2025年见。

希望还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