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有的人孤独,是沉默寡言,有的人孤独,是口无遮拦。

陈配属于后者,所以我起初真的很不喜欢他,甚至有些厌恶,我讨厌话多的男人,就连我爸那么温厚的人,喝醉酒胡说八道时,也让我皱眉。

可谁知道,最后我会嫁给陈配呢。

02

我跟陈配大学毕业就认识了,当时我俩因为工作认识,但我对他第一印象就很差,油腔滑调而且口无遮拦,初次见面,就调侃我的背带裤像马里奥。

一共接触了三天,陈配加我好友我没通过,并且在结束合作之后,退出了临时工作群。

后来,我似乎彻底忘了这个人。

直到两年后,我们再次重逢。

那天,正好是春天的清晨,因为时间尚早,我绕到公司附近的小公园去看荷叶发芽了没有。

我很喜欢春天,喜欢春天新生的柳条,嫩绿的枝叶,破土而出的小草……

正在我低头发现一支快要冒出水面的荷叶时,看到水中的倒映里多了一个男人,我立刻站起来,他朝我笑了笑。

我看他既面熟又陌生,他先开了口,“好久不见呀。”

见我要走,他赶紧说,“我是陈配啊,以前见过的。”

我抬起的脚又放下,再打量他一眼,其实压根没想起他是谁,只是确定了我们确实认识,然后我回了句好久不见,转身走了。

结果,到公司后,我们又遇见了。

陈配是我们公司请来的培训师,负责给我们培训一些新的销售技巧,我不属于销售,本不需要参与,可总监让我去学习学习。

我坐在最后一排,偷偷刷手机,没想到陈配点了我的名字,还说跟我是旧相识,大家一致看向我,我讪讪地笑了笑。

那一堂课长达一个小时,陈配的嘴巴就没停过,关键是讲到后半段时,我竟然渐渐被他吸引了,他认真讲课的时候,还挺像那么回事。

陈配一共给我们培训了三天,第二天和第三天,我都认真听课了,说实话,我竟有种获益匪浅的感觉,还做了笔记。

最后一天结束后,陈配特地来跟我打招呼,还从微信群里加我好友。

这一次,我通过了。

03

虽然加了好友,但我跟陈配一直没说话。

无聊时,我也看过他的朋友圈,本以为会很热闹,没想到他没发过朋友圈。

渐渐的,在我又忘了这茬的时候,他忽然发了微信给我。

可我打开后,发现他已经撤回。

实在忍不住好奇,我捏着手机好半天还是发了一句,“你发了什么?”

谁知,陈配竟一夜没回复。

第二天早上他才回复我,发错了,还跟我道了歉。

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总监跟陈配是好友,所以上次总监才请他来给我们培训,陈配是发给总监的,没想到发给了我。因为我跟总监一样,头像是公司logo。

我回复了一个表情包,一般这样就算结束聊天了,没想到他又发了过来,而且不管我回没回,他都不介意,到了中午又问我吃饭了没。

我时不时地回复他两句,有点冷漠,我去总监办公室交材料的时候,他忽然问起我,怎么跟陈配认识的,我说起两年前的工作关系,总监做恍然大悟状,可他明明知道这件事啊。

总监看了一眼,忽然问我,“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愣了一下,想说没什么意思,嘴碎的有点讨厌,又想起总监跟陈配的关系,于是市侩地改了口,“挺好的……口才挺好的……”

总监微笑了一下,用一种似乎有点惋惜的口吻说,“其实,他人很好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跟我说这些,等我回到座位后,忽然想起总监曾给部门的米粒介绍对象,我想,该不会也给我拉郎配吧。

这么一想,我忽然头皮发麻。

04

陈配的工作,算是半自由职业,一有空就来公司转悠,因为培训,大家也都认识他,叫他一声陈老师。

我也一样,称呼他陈老师。

是什么时候发觉,陈配这个人其实不错的呢。其实,也多亏了总监。

有好几次,陈配来的时候,总监在开会,他就会溜达到我的座位旁边,跟我打招呼后,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手机,等我下班后,才会跟我搭话。

而且我渐渐发现,其实陈配并非一直都很聒噪,他安静下来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那天,我其实不忙,但怕他找我说话,于是我假装很忙,他安静地坐在我身侧的沙发上,也不玩手机。

他那天穿一件雾霾蓝的牛仔衬衫,下午四点的阳光照进窗来,落在他脸上,睫毛投影在眼睑下,他好像有什么烦心事,微微蹙着眉,整个人散发着一丝忧郁。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他其实算得上英俊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抬起头来,我立刻躲避了目光,也许是做贼心虚,有些心跳加速。

总监开完会,他就进了总监办公室,我的目光,却总是情不自禁地随他移动。

下班前,他跟总监一道走出了公司,走前他笑嘻嘻地跟我打了招呼。

仿佛跟刚刚坐在我身旁的,不是同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开始跟总监打听陈配的事,渐渐才知道,原来陈配的过去十分不幸。

陈配的父母因为赌博反反复复进去过很多次,最后两人把房子都抵押了,12岁的他无处可去,只能在叔叔家长大,因为寄人篱下,他怕被送走,总是抢着干活,讨好叔叔跟婶婶,甚至包括堂妹

大家都喜欢活泼的孩子,所以沉闷的他,也学着变得话多起来,后来上了高中和大学,他也一直是同学里的话题担当,从为了讨好,变成了习惯。

没想到,这也锻炼了他的口才,毕业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干脆去做了培训讲师。

总监说,“有人因为这样不喜欢他,但他就像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那个松子。”

女人听故事很容易母爱泛滥,而我也没能逃脱。

05

陈配再来公司的时候,我对他的态度好了许多,在他笑着跟我打招呼的时候,也会报以微笑,他习惯了被我敷衍,还有点不可思议。

下班时,陈配发微信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总监也在,换作以前我会拒绝,但那天我答应了。

总监请客,我俩仿佛到了一个阵营,嘴上说要狠狠宰总监一顿,结果到头来谁也没好意思点贵的菜。

整顿饭,都是陈配在说,我意外地听得津津有味起来,我才发现陈配其实挺有意思,像单人脱口秀,逗得我笑得肚子疼。

但是当我看着他不停说话的样子,忽然有些心疼他。

回去的路上,他跟我顺路,正好捎我回家,没有了总监在,我俩倒也没觉得尴尬,依然聊得热络,他送我到小区门口,看他的车尾巴消失在路口,我嘴角的笑仍没停下来。

这以后,我们经常一起吃饭,似乎一下子进阶到了好友的阶段,总监起初跟我们一起,后来总是找理由不在。

他的用意,我们都明白,但谁也不去戳破。

在从春天到夏天结束时,我跟陈配已经熟悉得像多年好友,同事都说我最近变得热情又开朗,连口才都变好了。

我暗想,大概是被陈配传染了。

其实,我感觉得到陈配也喜欢我,我们的关系只差临门一脚了,只是平时什么都聊,也会互相暗示一下,发一些暧昧的话,却都有点不敢表白。

十一月,总监忽然调任,要去北京总公司,我俩给总监饯行,那晚大家都喝了一些酒,但都没喝醉。

聊到尾声,总监问我俩,“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我俩面面相觑,又看着总监。

总监说,“你们这样,我何年何月才能喝上你们的喜酒啊。”

我顿时红了脸,陈配看我一眼,“你这么想给份子钱啊。”

总监的眼神在我们俩徘徊了一下说,“我只是想要媒人红包。”

这晚我才知道,原来总监一开始就是想撮合我跟陈配,而陈配也有这个意向,否则不会隔三差五跑来找他。

总监还说,办公室里未婚姑娘很多,也有人喜欢陈配,还跟陈配表白过,但他觉得我跟陈配才合适。

总监早上要赶飞机,让我们别送他,他也早早离场,只剩下我跟陈配。

陈配一改往日话痨的样子,我俩从餐厅出来,并肩走了很长一段路,谁也没说话,直到有辆车从我身边经过,距离我很近,陈配伸手拉了我一把,就再也没松开过。

夜越来越深,前路仿佛没有尽头,但我们不急不缓地走,途经一家快要打烊花店,他忽然松开我的手,跑了过去,叫住了老板。

我看着他的背影,几分钟后,他怀抱鲜花向我跑来。

那一瞬间,我不禁热泪盈眶。

06

真正在一起后,我发现了陈配另外一面。

他喜欢的音乐都是悲伤型的,他家里简单到只有沙发和茶几,他跟父母已多年不曾联络,父母只要打电话就是要钱,他已经拉黑了他们。

每年春节,他都回叔叔家过年,而叔叔跟父母也不怎么来往了。

大概是因为爱,曾经觉得讨厌的地方,都像加了滤镜一样喜欢起来。跟陈配在一起后,日子变得有声有色,每天有聊不完的话题。

我告诉他,“你不用特意讨好,喜欢你的人,不需要你讨好。”

陈配沉默了一下,“我不是讨好,我是真的什么都忍不住想跟你分享。”

这一刻,我的心啊, 蓬松柔软得像一朵云。

周末我俩一起看电影,看完电影,我问陈配,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呢。

他十分认真地跟我说,“第一次见你觉得你挺好看,但你好像不太喜欢我,我想加你微信,你没通过。后来,我在你们公司楼下碰到过你几次,但没敢跟你说话。”

“那次在公园遇到你,其实是去找李远,他还没到,我就去公园转悠,看到你的时候还挺意外,就想跟你打个招呼,结果你跑了。我去公司找李远,商量讲课的细节,后来他老让我去公司玩,有一天他跟我说你觉得我挺好的,那时候我才开始真正注意到你……我就隔三差五借着找李远的借口,去看你……”

我想起当时,总监问我陈配怎么样的时候,我当时纯属客套才说了挺好的,没想到我跟陈配的缘分却因此而起……

见我低头笑,陈配凑过来问我笑什么。

“你得谢谢李远啊。”

陈配说,“对啊,他是我们俩的媒人。”

我笑着说,“你打算怎么谢他?”

陈配看了我一眼,一脸坏笑地说,“要不,让他梦想成真……”

我愣了下,想起总监知道我们在一起后,曾开玩笑说等我们生了孩子他要当干爹,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感觉心里像揣着了只兔子狂跳起来……

07

第二年夏天,我跟陈配自然而然地从热恋,走到平缓期,然后又到了谈婚论嫁。

他的父母早已离婚了,各过各的,所以我们结婚谁也没请,只请了他叔叔一家,我爸妈起先有点忧虑他父母的问题,但听我讲了原委后,也放了心。

也是结婚前,我才知道,这些年陈配存了不少钱,因为他不指望父母,也不愿意让叔叔帮忙,所以什么都得靠自己,前几年他做讲师全国跑,攒了一套房子的钱。

领证那天,我俩去庆祝,他把那张银行卡隆重地交到我手里。

他说,“以后你就是我最亲的人了。”

我一瞬间酸了鼻子,眼泪夺眶而出,能被一个人这样依赖和信任,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李远特地从北京回来参加我俩的婚礼,我们给他敬了媒人酒,封了媒人红包。

婚后,我们专门请李远吃了顿饭。

他说,其实他给很多人撮合过,只有我俩成了,他一直引以为豪。

“不过,以后你俩要是吵架,我可不包售后,你俩自行解决。”

我跟陈配哈哈大笑。

晚上送李远离开后,我们手牵手去附近的小公园散了一会儿步,抬头是一轮满月,月色溶溶,照亮了大片的乌云。

我们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抬头看月亮,然后,一起走回家。

每个人的人生里有都乌云,但也一定有属于他的月亮。

陈配说,我就是他的月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