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2014年秋天,我过得十分艰难。

我妈常年生病,跟我爸感情不和,隔三差五吵架,到后来也不吵架,我爸完全忽略了我妈,连药费都不给了,我知道,他甚至希望我妈早点死了算了,以免拖垮了这个家,还阻碍他再婚。

我为我妈努力抗争过,被他打过骂过,可16岁的我,对这一切都无能为力。

我妈的病越来越重,某天下午正上课,我爸突然来学校找我,他还没开口,我看他的眼神,就已经预料到了。

我妈走了,早上出门时,我还觉得她精神好点了,没想到这就是人们说的回光返照。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真的失去她,我还是伤心欲绝。

等我妈的丧事尘埃落定后,我才发现,我妈在她的微信里,给我留了几句话,她声音已十分微弱了。

最后一句话是:“闺女,好好读书离开这儿,别回来了。”

我反复地听了好多遍,整夜整夜睡不着。

我每周都去公墓看我妈,遇见刘琴就是在公墓的出入口,我俩擦肩而过,短暂地对视了一下,没想到过了几秒钟,她忽然回头叫住了我。

“姑娘,我能看看你吗?”

我有点懵,她已经走到我面前,仔细地打量我,然后渐渐红了眼眶,眼泪滚落。

她说,“你好像我女儿啊。”

当时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成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02

刘琴跟我妈同岁,两年前,女儿得癌去世。

那天她也是去公墓看女儿,看到我之后,就哭了,还翻出了她手机里存的她女儿的照片给我看。

她没有骗我,我跟她女儿同龄,而且真的有五分像,尤其是眉头也有一颗褐色的痣。

她看了我好久好久,泪流满面地跟我道歉,说耽误了我的时间。

我是走路去公墓的,等我下山的时候,刘琴开着车经过我身边,她又停下来,提出载我下山,等会儿天黑了不好走。

我看到她,就想起了我妈,加上之前的对话,我毫无防备地上了她的车。

夜色降临,远处城市的灯火点亮了,刘琴开得很慢,她跟我聊起了她的女儿,期间几度哽咽。

刘琴跟前夫很早就离婚了,她婚前就开了服装厂,给了前夫一大笔钱,才争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女儿叫晶晶。

12岁那年,晶晶被查出得了癌,她顿时觉得天都塌了,她把厂交给亲戚看管,自己带晶晶去北京上海看病,她从130斤暴瘦到92斤。

可不管怎么样,还是没能留住晶晶。

晶晶入土为安后,刘琴整日恍惚,以泪洗面,亲戚不懂管理,又仗势欺人,把厂子搞得乌烟瘴气,客户怨声载道,从前的老员工也是哀怨四起。

刘琴不得不重新回了厂里,投身工作,让自己忙碌起来,不去想晶晶。

两年过去,刘琴才渐渐缓过神来,可她还是一有空就来公墓看晶晶,没想到碰到了我,她一看见我,眼泪就下来了。

那时我到底年少,被她的情绪感染,也忍不住说起了我妈的事。

一说,我就忍不住哭,刘琴反过来安慰我,她声音有些沙哑,并不好听,但那一刻却温暖了我。

刘琴送我到家门口,我下车前,她问能不能给她留个电话。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哀求,我点了点头。

03

我留给刘琴的,是我妈的手机号码。

刘琴送我回去时,被我爸看见了,他问我是谁,开这么好的车。其实我压根没有注意到,也不认识什么车的品牌。

我妈去世之后,我爸大概也觉得我可怜,对我温和许多,我就把我遇见刘琴,以及我像她女儿的事说了出来。

我爸说,“开服装厂啊,难怪开豪车。”

那晚,我爸没让我做饭,出去买了烤鸭,吃完饭他跟我说,这几年我妈生病花光了所有积蓄,可能没办法让我继续读书了,最多把高中读完,就得出去打工。

这其实也是我自己的打算,我爸这人向来不靠谱,我需要早点独立,去过自己的生活。

几天后,刘琴忽然给我打了电话,她路过我家,想来看看我,但我不希望我爸看到我们在一起,所以我们约在了巷子外面的奶茶店。

刘琴比上次精神好点,看到我还笑了笑,她帮我点了奶茶,问我学业怎么样,最后还拿了几件衣服给我,都是他们厂里的新款,她看一眼,就知道我穿多大的尺寸。

我想推辞却说不出话,刘琴笑着说,“收着吧,天冷了。”

“谢谢阿姨……”

我忽然就酸了鼻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刘琴立刻拿纸巾帮我擦眼泪,她的手碰触到我的脸,温柔也温暖。

天黑之前,刘琴起身告辞,叮嘱我赶紧回家,天黑了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

从这天开始,刘琴每个月都会给我打电话,偶尔请我吃饭,我们很默契的,谁也不提失去的亲人。

春节后,我跟我爸一起去给我妈上坟,在去公墓的路上,遇到了刘琴。

刘琴停下来跟我打招呼,我爸也知道我跟刘琴在往来,他十分谄媚地对刘琴打了招呼,还说,“我是她爸。”

刘琴跟我爸点了点头,我们上山还远,就坐了她的车上去。

我爸一直夸刘琴的车好,问多少钱买的,又问她厂里要不要人,等我毕业了,去给她打工。

刘琴礼貌客气地回应,听到让我去打工时,脸色却变了。

刘琴说,“她才这么大,不读大学吗?”

我爸一脸自有高见的口吻说,“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啊,早点出去赚钱才是正事儿,早点结婚稳定下来。”

刘琴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04

那天,我爸还想坐刘琴的车下山,但刘琴一直陪着女儿说话,没有要走的意思,我爸等得不耐烦了,才带着我先下山了。

晚上,我接到刘琴的电话,她劝我好好读书,别听我爸的话,如果我爸不肯让我上大学,她可以资助我。

她还跟我讲了很多,女孩子读书的好处,苦口婆心地劝我。

我特别感动,我没直接答应,也没把这事儿告诉我爸。

但我爸却跟我打听起了刘琴的事,还提出跟我一起去拜访刘琴,感谢她的帮助之类的,我很快识破我爸的算盘。

我妈一走,他就开始托人介绍对象了,我也知道他曾跟几个女人往来过,但没有一个人肯跟他过日子。

于是,他打起了刘琴的主意,毕竟刘琴算得上好看,最重要的是有钱。

而我就是他的筹码。

可我一想到,我妈才走不到一年,他就迫不及待找对象,他根本配不上刘琴,我只能装傻。

刘琴仍旧经常给我打电话,关心我的成绩和生活,我明显感觉到她把我当成了她女儿的替代品,但我并不反感。

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思念,只会让人动容。

我爸见我不肯带他去找刘琴,他就自己去找了,他买了一大束花,跑去刘琴的厂里,刘琴十分客气地请他吃了饭,但坚决不肯收他的花。

刘琴没告诉我这件事,是我爸自己喝酒之后,说漏了嘴,还怪刘琴不给他面子。

我气疯了,跟我爸吵架,“人家凭什么给你面子啊!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我爸狠狠甩了我一耳光,“我们如果结婚的话,我有了老婆,你有了妈,她有了女儿,不是三全其美!”

我狠狠地瞪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05

我给刘琴打电话道了歉。

她一点儿怨言也没有,只叮嘱我好好学习,只是从这以后,我觉得羞耻,很少接刘琴的电话了。

我发了微信给刘琴,我要好好准备高考的事,暂时不跟她联络了。

她没有问原因,只回了一条微信给我。

“你好好学习,注意身体,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

见我跟刘琴断了联系,我爸也终于放弃了刘琴,转而去找别的对象了。

高考前,我爸跟一个女人确定了关系,还多了一个儿子,我爸讨好她儿子的样子,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我决定听我妈的话,好好读书,早点离开这儿,再也不回来了。

我的高考成绩不错,我爸却问也没问过我的分数,眼下我只需要担心读书的钱了。

虽然刘琴说过会帮我,但我不想什么事都找她,加上我爸胡来,我已经十分尴尬了。

暑假我一直在做兼职,但仍没有凑够学费,我问我爸要,他翻个白眼,两手一摊,“我没钱。”

我定定地看着他,这个我叫了18年的爸爸,陌生的不如一个外人。

我说,“大学我一定会上,但如果你不帮我,从今以后我们就断绝父女关系。”

我爸看了我一眼,“我真没钱,你去找刘琴啊。”

我不说话,进了房间。

下午,我接到刘琴的电话,很久没听到她的声音了,我竟有些哽咽。

她说,“好久没见你了,等你上了大学,我们就很难再见了,晚上一起吃顿饭吧。”

我答应了。

刘琴请我吃了西餐,我趁上厕所的时候,悄悄付了钱。

这两年,我已经受她很多照顾,暑假兼职赚了点钱,也该请她吃顿饭了。

刘琴知道我买单后,要把钱给我,我坚决没要,她也没再坚持了。

可当我回家后,才发现我的书包里,多了两万现金。

那一瞬间,我突然热泪盈眶。

06

那晚,刘琴发了很长的短信给我。

她让我把钱收下,放心去读书,将来工作赚了钱再还她也不迟,希望我不要拒绝。

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发过去两个字:谢谢。

去外面读书那天,我爸忙着跟他的女朋友约会,让我自己打车去火车站,我到火车站之后,刘琴已经在那等我了。

她送我进站,又买了送站票,送到我月台,看着我上车。

月台上风很大,吹得我眼睛发酸,眼泪想忍住,却被风吹落了,刘琴也红着眼眶,这两年她缓过来许多,脸也圆润了一些。

我上了火车后,回头看,刘琴还站在月台上对我挥手,火车很快启动,她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直到再也看不见,我才哭出声来。

那时候,我才知道我对刘琴的依赖,早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

上了大学后,我跟刘琴经常联络,所有事都会忍不住跟她分享,她每次都听我兴致勃勃地说很久,也不打断。

每个学期放假,我都打暑假工,攒了钱也会给刘琴买礼物。

大二那年,我爸再婚了,我知道那个家从此再也没有我的位置了,于是我连春节也不回去了,我爸起初几个月会想起我,给我打一通电话,后来,连一条微信都不会发给我了。

之后的春节,我都是在刘琴家过的,我们俩一起下厨,煮年夜饭,看春晚。

不知情的人,都以为我们是母女。

我们也不解释。

07

大学毕业后,刘琴的服装厂生意下滑的厉害,难以为继的时候,我提出帮她做电商,没想到效果竟意外的好。

我帮工厂渡过了难关,还赚了不少钱。

刘琴夸我,“你就是上天派给我的福星啊。”

我看着她傻笑。

每年大年初一早晨,我都会跟刘琴一起去公墓,我们一起给我妈扫墓,又一起去看她女儿晶晶。

有大学室友和朋友,知道我跟刘琴的关系,都说我们都是上天派给彼此的天使,没准在另一个世界,我妈也照顾着晶晶。

这几年,刘琴开始慢慢老去了,添了白发,显得越发和蔼可亲了。

我跟刘琴一起去谈客户,对方说,“你闺女长得真漂亮。”

刘琴笑眯眯地说:“那当然。”

尽管如此,我仍旧叫她阿姨,她也叫我的名字,我们像母女,也像朋友,更像萍水相逢后不肯散去的知己。

去年,我交了男朋友,第一个告诉的人,是刘琴。

刘琴说,“你喜欢就好。”

然后,刘琴跟我讲了很多,关于谈恋爱的事儿,让我在婚前保护好自己的时候,我有点脸红,但更多的是感动。

原本这些话,应该是妈妈告诉女儿的。

今年,单身多年的刘琴,也终于找了个对象,是一个加工厂的厂长,妻子离世多年,跟刘琴很般配,性格也很合得来。

在失去至亲后,岁月渐渐抚平了我们的伤口,其中,我们对彼此的陪伴和爱,更功不可没。

只愿这世间,所有失去爱的人,都能重新拥抱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