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底,“慢慢走”在鄂豫皖根据地经过两年多的摸爬滚打,当时已经是大名鼎鼎的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在军事指挥上负总责。

原来在中央特科从事情报和锄奸工作的“飞毛腿”,此时空降鄂豫皖苏区,出任红四方面军麾下第四军12师师长,正儿八经比徐帅低了两级。

“慢慢走”后来居上,叱咤风云,睥睨群雄。

“飞毛腿”中途失速,重回军界,意气风发。

这两位曾经不怎么对付的老同学毕业多年之后又重新聚首,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性格豪放、大大咧咧的“飞毛腿”可不是一个只会对上级唯唯诺诺的“乖宝宝”。

他这个人特别喜欢“深入群众”,经常走到基层士兵中间搞“调查研究”,实际上就是和大家拉拉家常、套套近乎,拉近和士兵们的距离。

“飞毛腿”不仅腿跑的快,嘴巴也是不饶人,经常在战士中间大吹特吹自己在黄埔军校的光辉事迹,自己在同学中间是如何的一呼百应、如鱼得水,连现在的总指挥“慢慢走”也得听他的招呼,等等。

经过“飞毛腿”这一番“调查研究”,一些有关“飞毛腿”和“慢慢走”之间的奇闻趣事在部队中迅速传播开来,总有好事者把这些话传到总指挥“慢慢走”的耳朵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当听到这些风言风语时,“慢慢走”都会露出尴尬的微笑,顶多再加上一句“由他去吧”,从来都不真的当回事,更没有觉得这会影响到他作为堂堂总指挥的威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人热情似火,另一人却羞涩内敛,平时的沟通交流都不在一个频道上,你说这俩人在战场上到底能不能配合得好呢?全军上下都隐隐有些担忧。在历史上因为上下级性格不合而导致战事不利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

实际上,在工作中的“慢慢走”与“飞毛腿”交流沟通并不顺畅。每次召开军事会议,“飞毛腿”总是激情澎湃,光芒四射,形势分析头头是道,战略战术步步为营,而作为总指挥的“慢慢走”一般是在安静地倾听,很少发言。

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飞毛腿”是总指挥,“慢慢走”只是他的下级而已。时间一长,两个人都很尴尬,相处起来很是费劲。

“飞毛腿”嫌弃“慢慢走”的反射弧太长,简直要把人憋死。而“慢慢走”则觉得“飞毛腿”反应太快,一惊一乍地,不够沉稳,沒有大将风度。互相都有点看不上眼。

然而,形势不等人,一场残酷的大战马上来临,二人只有通力合作这一条路可以走。

1931年11月至1932年5月,蒋匪军大举来犯,红四方面军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第3次“反围剿”,战役规模空前,形势异常严峻。

在这场战役中,“飞毛腿”发挥了跑得快的特长,率领方面军主力第12师,忽左忽右,忽东忽西,先后转战黄安、商潢、苏家埠、七里坪等地,是“慢慢走”手里的一把钢刀、一张王牌,指哪打哪,所向披靡。

尤其在七里坪之战中,“飞毛腿”所部行动迅速、勇猛异常,既是突击队,又是敢死队,关键时刻不拉稀,困难关头不放羊,令“慢慢走”刮目相看,啧啧称奇。

当然,“慢慢走”也不是吃素的,作为方面军总指挥,在指挥作战时可一点也不含糊,干脆利落,坚决果断,战略战术灵活多变。“慢慢走”还经常亲临一线勘察地形、观察敌情,事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并为突发事件准备好应急预案。一旦哪里有危险他就出现在哪里,往往能做到药到病除,迅速逆转局势、转危为安,令“飞毛腿”叹为观止、心服口服。

“事实胜于雄辩”。在实实在在的战绩面前,“飞毛腿”也逐渐明白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道理,认识到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靠“跑得快”就可以解决的,有时候“慢”下来是为了积蓄力量,找准时机给敌人突然的致命一击。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事物的变化往往是无声无息的。

在“飞毛腿”的带动下,原本不苟言笑的“慢慢走”也变得开朗起来,也愿意与下属打成一片,愿意说说笑笑、活跃气氛了。

而在“慢慢走”潜移默化的感化之下,原本咋咋呼呼、无所顾忌的“飞毛腿”,也变得稳重平和,碰到事情也不再急急忙忙下结论了。

“慢慢走”与“飞毛腿”在战争实践中相互影响、相互磨合,逐渐变得亲密无间、无话不谈,互相视为知己。

“飞毛腿”在战斗中腿部受伤,因治疗不及时落下终身残疾,仍然长期坚持指挥部队作战,终因积劳成疾,英年早逝。老上级兼挚友“慢慢走”闻此噩耗,将所有的事情推开赶到了葬礼现场。在葬礼上,“慢慢走”向自己的老朋友缓缓三鞠躬,以表达自己的不舍和惋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