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姚洁把毕连峰约出来,说要和他结婚。

毕连峰脸色不大好看,姚洁也明白,被前女友逼婚的感觉是有点怪。

她忽然觉得好笑,脑中浮现出踩到了脏东西的猫,它们一脸厌弃地抖动着爪子,想要甩掉脏东西的样子,和现在的毕连峰差不多。

看来自己还要加把劲儿。姚洁又把现在结婚,她可以多分一套拆迁房的意图重复了一遍,语气也恳切了不少:“就当你帮我个忙,房子分下来咱们就离婚。好处按协议上

写的执行。”

毕连峰还是摇着头说这太草率了,姚洁做出发怒的样子:“毕连峰,我和你恋爱好几年,你说甩就把我甩了,这紧急关头你让我去哪儿找男人结婚?我爸给我找的后妈就要进门了,这套房子就是我的栖身之地。你就这么绝情,不肯帮帮我?”

毕连峰用手摩挲着脸,几秒钟后姚洁得到了她想要的答复:“好吧!”

姚洁心里暗喜:毕连峰,这次看谁算计得过谁!

2

姚洁和毕连峰相识在中学,初相识姚洁就对毕连峰很有好感。

其一是因为毕连峰写得一手好字,这方面姚洁完全不行,怎么练都难看。

其二说起来神乎其神,姚洁觉得毕连峰身上有一种超然的自信。也不是说他多好看,但是把他和其他人一比,就把别人都变成了乌合之众。

若是和毕连峰擦肩而过,她立刻闻得出毕连峰身上特殊的体香,姚洁也旁敲侧击地问过其他同学,人家纷纷摇头。

这就让姚洁觉得很微妙了,她觉得那即便称不上是一见钟情,也是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情。所以还没上高中,毕连峰就有了自己的头号粉丝,姚洁。

姚洁开始请教毕连峰写字技巧,有事没事追着毕连峰跑。这一追就一路从高中追到了大学。

之前毕连峰对姚洁有种半推半就的姿态,大学时期他似乎开了窍,俩人开始来往频繁了。

他和她偶尔一起去看新上映的电影,一起去味道正宗的家乡菜馆打牙祭,一起在图书馆一泡一天。

毕连峰已经长开了,像动画片里的少年学会了变身一样,进化成了玉树临风的青年。

除了姚洁,他身边从没有过其他女孩。大三那年,两个人确立了恋爱关系,感情比从前更亲厚。

3

毕业后毕连峰没有投简历找工作,而是早早和哥们一起注册了公司创业,承接室内空气治理检测。

创业时期,每天凌晨的街景,是毕连峰最熟悉的风景。曾经滴酒不沾的他,也在应酬中练就了一身酒量。

公司稳定后,毕连峰在一家精心布置的西餐厅向姚洁求婚,问她可愿抛却工作繁忙,每日饮茶梳妆?

姚洁惊喜极了,接受了求婚。只等时机成熟,办一场梦中的婚礼。

就在姚洁做着毕太太梦的时候,毕连峰却忽然变成了恶魔,无情地摇醒了她。

姚洁忘不了,那次她无意间发现毕连峰手机里还有一个微信号,一个女人发来的暧昧信息赫然出现在眼前。

姚洁随手翻下去,这样暧昧不清的对象居然还有好几个。

姚洁气得发抖,这是她追逐了几年,就要共度余生的人吗?

姚洁的性格当然藏不住,直接摊牌,然而她没想到的是,毕连峰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羞愧之色,还理所当然地说:“这都是随便聊一聊的网友,我就这点爱好减压,你要是不接受我也没办法。”

这婚还要结吗?当然不要!虽然姚洁爱毕连峰,可她知道这样的男人要不得,第二天,她当机立断搬回自己家。

可本想在家中寻找慰籍的姚洁,回到家才发现妈妈不知去向了。

姚洁爸是个酒鬼,这些年没少借着酒劲对姚洁妈拳脚相加,大概是觉得女儿有了好的归宿,姚洁妈终于抛下一切远走他乡了。

妈妈和毕连峰相继从姚洁的生活里消失,这一年多来姚洁心头的阴霾越积越厚。

她就像被禁锢在毫无希望的永夜,没有一点温暖和阳光照进来。

姚洁觉得自己已经身处命运的谷底,可老天爷似乎觉得还不够。

这天姚洁参加了一个同事的婚礼,那修成正果小夫妻甜蜜的互动深深刺痛了她。

曾经她也以为自己和毕连峰会有这么一天,可还是桃花依旧,物是人非,心里不痛快的姚洁不由得多喝了两杯。

从婚礼现场出来,姚洁来到以前常和毕连峰一起散步的河边。

每天黄昏这里都会有附近的居民消食散步,这个时间反倒没什么人,格外清净。

她歪在一张条椅上,想着和毕连峰的往日时光,不知不觉酒劲上来有些昏昏欲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风吹得姚洁打了个寒颤,她用手搓了搓双臂,站起身准备回家,忽然发现她的手提包不翼而飞了!

姚洁迅速地扫了扫四周,小偷早就没有了人影。

本来这是件可大可小的事,可现在的姚洁本就消极抑郁,这飞来横祸就是像压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姚洁。

4

落日余晖下的河面看起来美丽异常,喝了点酒的姚洁想都没想,纵身一跃跳入河中,她要把自己的所有烦恼埋在河底,再也不被这些俗事困扰。

注定是命不该绝,她没在河中扑腾几下,就感觉一双大手推着她游到河边,又手忙脚乱地拉她上岸。

她还没看清恩人的脸,一阵训斥声先冲进她的耳朵。

“姚小洁你疯了!几天不见学会作死了!”那声音夹着喘息,带着关切。

姚洁心里骂了句该死,恩人居然是劈腿初恋毕连峰,他喜欢钓鱼她是知道的,可这个时间他该在公司才对。

自己这么狼狈的时候被他撞见,她觉得自己还真是倒霉到家了。

姚洁把那句感谢咽回肚里,换上一副冷漠的神情看着毕连峰:“呦,女网友多了也吃不消吧!瞧瞧,这才多久就把你榨干了。”

清瘦的毕连峰变了变脸色,没接姚洁的话:“你身上都湿了,我送你回去。”

姚洁不愿搭理他,蹲在地上打着寒颤。毕连峰倒是不介意,语气和从前一样温柔:“姚小洁,你怎么了?”

如果不是喝了些酒,姚洁才不会和毕连峰这个劈腿渣男诉苦呢!可是她喝了,心事和酒混在一起,挥发出无限愁绪。

她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个昏天黑地,一遍遍诉说着毕连峰的无情抛弃,母亲的不告而别,那是她无法释怀的心病。

毕连峰陪在她身边,安慰着她:“会好的,会好的,都会过去的。阿姨也一定会回来的。”

那一次发泄后,姚洁心情平复了很多。日出日落,云卷云舒,日子照常一天天过去。

姚洁落水半个月后,老天好像终于想起给她一点甜头。

姚洁妈偷偷从外地跑回来看她,母女俩抱着痛哭了一场,姚洁妈妈说实在过够了鸡犬不宁的日子,又怕姚洁爸寻着线索找到她,所以她狠狠心一年多没和她联系。

当听说姚洁和毕连峰早已分手,姚洁妈眼里尽是对女儿的怜惜。她用力握了握女儿的手:“妈妈支持你小洁,这样的人不要轻易放过他!”

可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姚洁知道了毕连峰和她分手的更多内情后,她真是坐不住了。

这个毕连峰,真是太过分了!

5

按照姚洁的计划,毕连峰和她领了结婚证。

有趣的是,两人从民政局出来就没再见过。对毕连峰来说,这只是披上了结婚外衣的一次交易。

而对姚洁来说,她则是在等待时机。一个多月后,这场好戏终于要落幕了。

这天是姚洁准备和毕连峰摊牌的日子,想到自己苦心经营的计划就要实现,她心里有说不出的舒畅。

事先订好的酒店包间里,毕连峰和他的父母已经等在那里。毕连峰显然没想到姚洁会来,一袭白裙的姚洁一出现,毕连峰惊得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姚洁强忍住笑:“这么惊讶干嘛!家宴当然不能缺了我,是不是,妈?”

毕连峰妈妈脸上带着笑眼中藏着泪,拉过姚洁的手不住点头:“好孩子,妈谢谢你。”

毕连峰狐疑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脑中早已乱成了一团乱麻。

毕连峰爸爸也一脸喜色,率先对毕连峰揭开了谜底:“小峰,姚洁早都知道了,这段时间她做了各种检查,一切合格。儿子,你有救了。”

毕连峰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自己进了姚洁的圈套。她和他结婚不是为了什么拆迁房,而是为了救自己。

可他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到底是哪里出现了纰漏?让姚小洁这个傻丫头洞察了一切!

毕连峰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问她:“姚小洁,你搞什么鬼!”

姚洁一脸胜利者的表情看着毕连峰:“毕连峰,这话该我问你,你搞什么鬼?自己给自己发暧昧信息很有趣?生了病诓我分手很有趣?这次我让你也尝尝被骗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

毕连峰叹了口气,尴尬地低着头不去看她:“我……是为了你好。”

毕连峰是在求婚后的一次体检中,发现自己的肝出现了问题的。

这些年他大多精力放在拼事业上,纵然身体不适也都仗着自己年轻没有放在心上。本来以为是例行检查,可谁知这一检查才发现肝硬化已经到了失代偿期。

拿到化验单那一刻,毕连峰才想起自己在七八岁的时候是得过乙肝的,当时医院也跑,偏方也试,记得最后一次去医院复查,大夫说没什么大碍了,注意日常生活调理,勤来复查。

可这么多年了,毕连峰早把童年那次生病的经历给忽略了,不然他也不会熬夜拼酒的用身体换前程。

在一番痛苦后悔的心里挣扎后,毕连峰当机立断做出了和姚洁分手的决定。

毕连峰了解这个跟随了他几年的傻丫头,若是贸然告诉她实情,她一定不会同意分手,所以他自己搞了几个微信,伪造出自己花花公子的形象。

只能用最决绝的方式,逼她离开。因为他太了解她,爱情至上的她,一定不会原谅他的背叛。

6

和姚洁分手一年多来,毕连峰大多数时间都在住院,一边控制病情,一边等待肝源。

那次河边偶遇,让毕连峰又心疼起这个傻丫头来,他动用人脉关系,并且花了很多心思,终于找到了姚洁妈,并亲自长途跋涉去说服她回来看看姚洁。

毕连峰对姚洁妈倒是没有隐瞒,把病情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并嘱咐她,一定不要告诉姚洁是自己劝她回来看女儿的。

他觉得这很合乎情理,没有哪个母亲,会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和一个生死未卜的病秧子纠缠一生。

可他不知道,姚洁妈就是个例外。

她跟毕连峰一起赶回家乡,随即偷偷和女儿见了面,然后思前想后还是把毕连峰的事告诉了姚洁。

她觉得姚洁已经成年,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并做出自己的选择。

姚洁得知真相震惊不已,她感动可更生气,沉思良久,姚洁为难的和妈妈表态:“妈,我想去找他,我想照顾他。”

姚洁妈大概早猜出女儿的决定,没有反对。

反而对女儿说:“易得无价宝,难寻有情郎!你爸爸倒是身体健康,却只会攒足了力气打老婆。毕连峰虽然有病,还肯为满足你的心愿,千山万水的去找我。你的选择我理解,妈妈等你的好消息。”

得到妈妈支持的姚洁一刻都没有耽误,马上打电话给毕连峰约他见面。

电话通了,可接电话的不是毕连峰,是毕连峰妈妈。

她声音伴着抽泣:“姚洁,你嫌弃我们小峰有病我不怪你,可他都这样了,你还让他为你操劳为你卖命!你知不知道他回来就病倒了,一路上太辛苦,他身体吃不消引发了脑疝,现在已经昏迷一整天了。”

姚洁的眼泪奔涌而出,她怎么也没想到毕连峰竟然病得这么厉害。

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毕连峰躺在病床上,他比上一次救自己时更羸弱憔悴了。

7

毕连峰妈妈告诉姚洁,他的肝硬化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父母虽有心捐肝,可俩人又都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不符合条件。

一家人只能眼巴巴的等着肝源。

姚洁在毕连峰的病床边,衣不解带地护理了两天。也正是这两天,姚洁守着昏迷不醒的毕连峰,做出了这个和他结婚,救他一命的决定。

姚洁也知道,等毕连峰醒了和他商量结婚,他也断然不会同意的。所以她脑筋一转,你毕连峰不是会下套诓骗我吗?不如自己也师夷长技以制夷,设下圈套诓骗他一次。

有了毕连峰父母做同盟,毕连峰愣是毫无察觉地钻进了姚洁的圈套。

看着眼前这个追着自己跑了几年的傻丫头,想着她为了拯救自己而费心费力。

毕连峰心里一阵阵心疼,让她陪自己受苦他都舍不得,她现在却言之凿凿的要为自己捐肝。

毕连峰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不行,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

姚洁白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行,你不同意。反正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本该互为一体,同肝共苦。你若执意不从,害我做了寡妇,我也只怪自己命苦福薄了……”

说着姚洁红了眼睛,那眼泪如开了闸的洪水,顷刻间漫了满脸。

毕连峰见自己惹得这傻丫头梨花暴雨,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瞬间转了口风:“我的小祖宗,姑奶奶,你别哭。我认了,认了……”

毕连峰把姚洁拥入怀中,亲吻着她,安抚着她。

姚洁满是泪水的脸上,绽开了最灿烂的笑容。那笑容里,藏着同肝共苦的甜甜咸咸。

可有你在,又何惧人生路上不知深浅的沟沟坎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