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施岚永远都记得那个清晨。

林以冬穿着二中校服,手上转着篮球,从树下经过,走到她面前时,飞速地与她对视了一眼。然后,他就站在她旁边,一起等公交车,那天的公交车,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慢,像半个世纪那样久。

公交车终于停在他们面前,看林以冬上车,施岚也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他下车后,她又转了三趟才到学校,被班主任罚站门口,心里却满是欢喜。

年少时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毫无道理。

施岚很快打听到他的名字,知道他是二中校篮球队队长,知道了他的生日。

那时候,临近高考,所有人都在写通讯录,她还通过二中的小学同学,搞到了他的通讯录,悄悄在他的通讯录上写了她的名字和电话。

这算是她为这一场暗恋而做的所有努力了,算给自己一个交代。

之后她就没再见过他,高考后忙着玩,大学开学后忙着融入新环境。总之,她知道他们没有可能,左右也不过两三个月的暗恋,就干脆忘了他。

大学快毕业时,施岚也谈了一场恋爱,两人在一起不到一年就分道扬镳。

施岚在外面闯荡了几年后,回到了老家小城,进入电商行业,那几年混得风生水起。

谁能想到,她居然会重逢林以冬呢。

2

施岚在公司第五年,升了运营总监。

其实听起来高大上,不过就管五个人,施岚升职后不久,老杨二闺女生日,叫她去家里吃顿便饭。

施岚看得出来,老杨在笼络她,因为有不少电商公司想挖她。

施岚明明白白地告诉过老杨,她不会走,不仅是因为一切都是公司给的,还因为她懒得操那份当老杨的心。

施岚就是在老杨家里,重逢的林以冬,第一眼,她压根没认出他。

一大桌子人,施岚低头看手机,林以冬晚来一会儿,坐在她对面。

老杨敬酒的时候,施岚才知道,这一桌子,不是亲戚就是同学,只有她是个外人,早知道不来了。

施岚百无聊赖地抬头时,看到林以冬,他也在看她。

吃完饭许愿的时候,施岚脑海里,冷不丁地冒出高三那个清晨,其实这么多年来,她经常想起那个清晨,看偶像剧的时候,脑补过,这几年空窗期,也总是想起,但岁月早已模糊了对方的轮廓,只记得自己那一刻的心动。

这晚,施岚却猛然想起了他的脸。

居然是他啊。

施岚顿时有一种宿命感,她下意识地看向林以冬,深藏在岁月里的那场小小的暗恋,似春草萌生。

林以冬应该是不认识她的,对她却挺热情,时不时来搭句话。

吃完蛋糕,大家散了场,老杨送客人们到小区门口,林以冬小跑着过来要施岚的微信,当着老杨的面,施岚没好意思拒绝。

加了微信后,施岚刚上车,就收到了林以冬的微信,让她开车注意安全。

施岚回了一个嗯,心里却似海风过境。

3

几天后,施岚正在公司上班,老杨忽然发微信问她要不要相亲。

施岚乐了,“怎么公司还管个人问题啊?”

老杨说,“上次在我家,见到那个同学,感觉怎么样?”

施岚知道是林以冬,却故意问,“怎么了,哪个同学?”

老杨说是林以冬,老杨还说他去年也回老家发展了,开了一个小互联网公司,做得也不错。

老杨噼里啪啦地说着,施岚却说,“管我什么事?”

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说是暗恋,其实也谈不上真的暗恋,他们甚至不曾彼此了解过,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心动罢了。她在心里想好了,没必要再提。

老杨说,“他好像对你有意思。”

这下,施岚傻了。

老杨又说,“他那天不是主动加你微信了?今天还问我你有没有对象。”

施岚回,“老杨,公司第十四条规定,企业微信不得聊私人话题。”

没想到老杨立刻换了私人微信发来,“怎么样?要不要再见一面?”

接下来,老杨讲了一堆林以冬的优点,施岚扑哧笑了,没看出来老杨这么热衷当媒婆,其实她知道,老杨是怕她被挖走,多一层关系,就多一层留住她的机会。

施岚想,见见也好,就答应了。

那晚,林以冬来公司接的施岚,还带了一朵花。施岚心里顿生好感,如果他带来的是一束花,反而不太合适,一朵花既有尊重又有心意。

这次的林以冬,看上去特地打扮过,polo衫牛仔裤,既不会太正式,也不会太松散。

4

施岚一上车,林以冬就找了各种话题跟她聊天,语气不太欢脱,也不会太冷,一切都恰到好处,施岚脑海里却浮现出18岁的林以冬。

她下意识问,“你还打篮球吗?”

林以冬愣了下,“还打,你怎么知道我打球?”

施岚呆了呆才发现自己的问题有些突然,于是忙解释道:“很多人都爱打球啊。”

林以冬笑着说,“高中的时候喜欢打,每天打,后来打的少了。”

林以冬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说,“喂,你该不会是以前看过我打球吧?”

施岚连连摆手。

林以冬说,“开玩笑啦,不过那时候看我打球的女生确实不少。”

施岚问,“那你没有喜欢的女生吗?”

林以冬摇头,“没有,高三都忙着高考。”

那天,林以冬带施岚去吃了饭,又载她去郊外兜风。

到湖边时,明月清风,他站在她身旁,施岚忽然有一种许久不曾有过的闲适感。

到秋天,她就33岁了,父母倒没催婚,但身边的朋友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离婚的离婚,她每天忙着工作,好久没像今天这么自在了。

这天之后,林以冬每周都约施岚两三次,寻常的吃饭,看电影,去郊外兜风,老杨时不时一脸八婆地问他们的进展。

夏天很快过去,林以冬开始展开追求,在施岚生日前一天,表了白,她倒也爽快地答应了。

如果她不喜欢,又怎么会愿意跟他约会。

5

正式恋爱后,施岚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直到有一天,她在网上刷到一个话题,你高中时喜欢的人怎么样了?她猛然联想到自己跟林以冬,虽然只暗恋了他三个月,只有那一瞬间的心动,但他确实是她高中时代唯一喜欢过的人。

这么一想,施岚心里生出一丝惊喜来,她发消息给林以冬。

“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林以冬秒回,“什么秘密?”

施岚说,“你高中的通讯录还在吗?”

林以冬说,“在啊。”

施岚说,“那上面有我的名字和电话。”

林以冬不信,“怎么可能啊?”

施岚抿着嘴角乐不可支,于是她给他讲了高三那年那个春天的早晨的事,以及她暗恋他三个月里,偷偷靠近他做过的努力。

但林以冬不信,他对施岚全无印象,直到周末,林以冬特地开车回了一趟老家,从衣柜里找到了高三的通讯录,最后一页上,果然写着施岚的名字跟电话号码。

林以冬拍了照,赶忙发给施岚看,她没回,他又立刻打了电话给她,“所以,你早就认出我了?”

施岚说,“对呀。”

林以冬说,“我也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施岚问,“什么秘密?莫非你也暗恋过我?”

林以冬说,“那倒不至于,我本来想留到求婚的时候说的,我对你是一见钟情。要知道,在遇见你之前,我压根就不信这种事。可是那天,你坐在我对面,我一抬头就看到了你,怎么说呢?简直就是光芒万丈的感觉。还有,其实那天老杨叫我去吃饭,是介绍了另一个姑娘,但她没去……你说,我们是不是天选的?”

施岚不可思议地听着,胸腔里像是灌满了春风,他刚刚说了求婚。

会不会结婚是一回事,但当一个男人想要娶你,把你规划在他的未来里,至少说明他的爱足够真诚热烈。

施岚问,“那如果她去了,是不是就没我什么事了。”

林以冬说,“不会的,毕竟15年前你就爱上我了,这通讯录可是证据。”

施岚赶紧解释,“不是爱,是喜欢,而且我顶多也就喜欢了你三个月,后来就忘了……”

林以冬说,“没事,我们后半辈子还长呢。”

施岚笑骂他,嘴角却泛起笑。

6

恋爱第二个月,施岚去杭州出差,林以冬非要一起去,大家都是成熟男女,也不可能不懂他的司马昭之心。

施岚推拒了几次,也算默认了。

公司出差一律订标间,但施岚跟林以冬到了酒店才发现,公司这次居然给她订了高级大床房,还是爱心形状的。

施岚一看,就知道是老杨干的,只有他干得出来这种事。

施岚尴尬地看了一眼林以冬。

他双手插兜,直言道:“这老杨也忒会办事儿了。”

施岚顿时红了脸,更让她脸红的还在后面,晚上他们吃了饭回到房间,她先去洗澡,已经一丝不挂了才发现浴缸的另一边是玻璃,窗帘也没放下来,而林以冬也正在这时候看了过来……

施岚一声惊叫,抱胸蹲下,林以冬挠挠头背过身去。

后来他们在一起许久,想起这件事,施岚都会脸红心跳。

这次回去后,施岚就跟林以冬很快就结婚了,速度快到令人咂舌,老杨私下问施岚,是不是奉子成婚。

施岚说,“哪有啊。”

然而,施岚却被打脸了,结婚后不到一周,施岚就发现自己怀孕了,算一算日子,还真是奉子成婚

若在以前,她会觉得这样不好,仿佛是因为孩子才结婚,可现在她知道,林以冬是真的想要跟她在一起,而她也是真的想要嫁给他。

林以冬知道她怀孕后,激动得险些落泪,打电话告诉双方父母亲友,又打电话通知老杨。

老杨说,“恭喜啊,我就说你们是奉子成婚,还不承认。”

林以冬也懒得解释。

从遇见施岚的那天起,他冥冥中就有一种,就是她了的笃定感。

他问老杨知道她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就立刻决定追求她,没想到真的梦想成真。

晚上,他们躺在婚床上聊天,施岚回想起他们在一起的细枝末节,真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施岚说,“如果18岁那年,我真跟你表白了会怎么样呢?”

林以冬握紧她的手,“不知道,我只是有点遗憾,我们的缘分18岁就开始了,却错过了这么多年。往后的路,我们一定要好好走。”

说完,他吻了吻施岚。

像春风吻过树梢,温柔似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