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5月9日一大早,我满面春风地走进学校。谁知刚拐进楼道,就被张冉父母扭拽到水房。

“你们这是干嘛?”我一个趔趄险些跌倒,有些生气。

“我闺女怀孕了,她才15岁啊!你们这是学校,还是流氓基地啊?!”张冉妈气呼呼地质问。

我叫乔小桥,今年42岁,是北方小城一所寄宿制中学的语文教师,担任毕业班班主任工作多年,期间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证书拿了不少,可没想到2022年我却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两个多月前,因疫情突发,我和184名同事、900多名学生“禁足”校内。

期间,学生们连宿舍都出不了:饭是老师们分好送到门口,上课是广播形式,作业也是老师到门口收,做核酸、上厕所出宿舍时间都不长,且有人监督,也就最后两星期,才到教室上课,还排着间隔一米的队错峰入班。

解封后第一天开学,怎会出现这种意外?

张冉爸爸还算冷静,讲了事情原委——

解封回家后,张冉妈做了好多女儿爱吃的菜,可张冉没吃多少,还闻着就吐。脸色也不好看,一次如厕时,竟差点晕倒。怕孩子身体出问题,他们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却告知:张冉怀孕了!

看着孕单上的“孕周7周+”,我简直要惊掉下巴。岂不是封校不到一周,张冉就......

他们反复追问女儿谁干的,可张冉除了承认是在学校发生的,其他什么也不肯讲。还说自己的事自己负责,不要他们插手。

他们要报警,张冉丢出一句“那就等着收尸吧”,之后把自己关进卧室,再也不肯开门。从昨天检查到现在,一直滴水未进、滴米未沾。

他们觉得张冉要么受了诱骗,要么遭了胁迫。女儿还小,得为她讨个公道,在学校出的事,学校是第一责任人,必须找出流氓,给个说法!

校长责问我:“按说封校期管理很严,你也是老班主任,不该出这事啊?不过青春期早恋像洪水猛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也是有的,你和学生朝夕相处,就没发现张冉和谁有恋爱倾向?”

张冉安静好学,颇有文学才气,是我心里稳重内秀的好学生,我是真没发现她和谁有早恋倾向啊!

安抚了张冉父母,校长要我立即启动调查。

我和宿管老师查遍了学校所有摄像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我有意无意和学生或群聊或单调,也没刺探到一点情报。

学校怪我们管理疏漏,对我和班片宿管老师做出警告处分,取消我俩22年评优评先资格。

2

可“案子”还得接着破。

作为班主任,你得上课,还得是个心理辅导员、破案警官、婚姻家庭调解员……没个十八般武艺,当不好这孩子王!

我决定主动出击——家访,用温情打开张冉的心。

可张冉显然不欢迎我,她妈妈叫了几次,她才木着脸开门。

我以她房间布置的好为话题也罢,拿起她床头的书做谈话突破口也罢,知道她好学上进给她带去学委笔记关心学习也罢,她都冷面以待。

迂回战失败了,我只好柔声问她身体怎么样,“受了委屈,老师会为你做主。”

“没有!”她俩字又把我噎住了。

“啥没有?!谁欺负了你?老师,还是同学?乔老师不是也说为你做主吗?非得让他付出代价!”张冉妈突然闯进来。

“不要怕,你要不敢说,咱就报警,让警察把那流氓抓起来,让他坐牢!”张冉爸也加入进来。

“谁是流氓?我和你们说了,这只是意外!求你们让我把手术做了,就当这事没发生。我保证好好学习,决不影响中考!”

“可你们肯听吗?总说我小我傻,要替我讨公道,找出人负责,我自己不能对自己负责吗?”

“还捅到学校,拿报警逼我!既然你们嫌事儿不够大,我就死给你们看!”张冉边哭边推开窗子, “腾”地一冲,半个身子探到了窗外。

我一把抱住她拽了下来,边劝她冷静,边死死搂着她。

“让她去死!出了这种事,还拿死威胁父母,我也没脸了!”张冉的举动,惹得她爸也过激起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脾气!啥事都不和咱说,逼急眼了出事咋整?”这时,反倒是妈妈冷静下来,拽走了丈夫。

张冉扑到床上大哭。

等她声音放缓,我摸着她的头:“在老师心中,你永远是那个文采斐然、乐观豁达的优秀孩子。这几天语文课上没你,都少了光华呢。”

“老师,我不是坏女孩,也不存在什么流氓,这事真的只是意外。”她止住哭声,抽噎着说。

“我信!”我握住她的手。

“你们大人能让我自己解决吗?”

“能,需要帮助我们也义不容辞,但你要答应我,别做傻事!”

我嘱咐她照顾好身体,好好和父母沟通,便结束了家访。

张冉明显是想保护对方啊!至少说明不是诱骗、胁迫,大概率是早恋。我把班里男生挨个“过电影”,可依然没有线索。

3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决定再次住进学生宿舍。

“老师,又有疫情了?”第二天,我搬着行李住到学校,学生吓得跑过来问。

“没……”“那肯定是和老公闹别扭,离家出走了,嘿嘿。”我正准备找理由搪塞出去,班里的“调皮鬼+接话大王”李奇抢先说。

“快中考了,我要扬起小鞭子,催你们‘哒哒哒’往前跑!”

“老师饶命,可不要变灭绝师太啊。”说完,李奇溜之大吉,其他几人哄笑几声,也赶紧撤了。

打入内部后,我更能真正“亲近”学生们。

胡月、陈晓静,你俩恨不得成连体婴吧!”看着早读、晚自习都要挎胳膊结伴的俩女生,我开玩笑说。

“韩征,你吃个尖椒炒土豆,都得把尖椒全挑出来,想不到脾气还挺爆啊?”两男生在路上评论老师吵起来,我从后面来了句,把他俩吓一跳。

陈小怡因父亲再婚总在宿舍发呆,我嘱咐舍友给她带点零食……

谁和谁是闺蜜,谁喜欢哪个老师……我很快了解了。为了挖出更多线索,我偶尔爆点无关紧要的“料”,学生们背后都叫我“八卦老班”,却和我更亲近了。

我排队打饭,他们会给我“占座”。有学生主动和我爆料:李猛绰号“抠脚大汉”;张轩暗恋隔壁班女生;快嘴的李奇还和我抱怨父母太专制,他连选喜欢手办的权利都没有……

我有意无意提起张冉,却半点她的料都没收到。

“张冉要在这儿,《长恨歌》全文都背得下来,何况接个下句呢!”“《长恨歌》都背得下来,张冉不简单嘛!”听到有同学提起张冉,我赶紧凑过去。

“可不嘛,张冉会背好多古典诗歌呢!尤其喜欢爱情诗!”陈小怡还故意搞怪的把“爱情”两字拉长了。

“老师你喜欢爱情诗吗?”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当然也喜欢啦!”“哎,喜欢爱情诗的张冉爱上谁啦!”我一副八婆相凑到陈小怡跟前。

“她爱上白居易啦!”“哈哈哈!”少女们笑作一团。

“你微博怎么取关我了?就因你和陈强斗嘴我没站你?太小气了吧!”

“道不同不相为谋!”食堂里,两学生争论。

我一拍脑门儿:现在的孩子,从小泡在网络里,为何不去查一下微博、微信呢?

4

我以陌生人身份添加张冉微信。

她的昵称是“葳蕤”,一个寓意美好的词,我投其所好改名“幽兰”,发了“兰逢春而葳蕤,桂遇秋而皎洁”的诗做验证,通过了。

遗憾的是,张冉朋友圈是一条横线,除了个性签名“自己做人生的主人”,什么都没有。

为了拉近距离,我以文学为引,和她聊了半小时。她喜欢白居易的诗,我便在朋友圈分享了白居易和湘灵的爱情故事。

我在微博上查找张冉手机号,一个叫“慢慢”的用户跳了出来,头像正是张冉照片。

让我失望的是,张冉微博动态还停留在1月底呢!晒美食、宠物小猫、街景……没啥特别的。下面一些点赞、评论也看不出什么来。

“求解!”翻到12月18日动态时,她贴出一道数形结合大题。

解数学难题的微博会有人看吗?

我往下一拉,还真有一条评论。一个叫“离弦”的网友手写了解题过程,拍照回复在下面。

字漂亮且眼熟,我点开离弦微博,发现“离弦”是我们班魏群!

2月27日,他分享了九宫格图片,中间一张是他和八名同学的合影,里面有张冉。其余图片晒的都是礼物。

“有生以来最特别的生日,谢谢兄弟姐妹们的祝福!”魏群配文。

我翻了张冉的关注列表,从头像上认出有些是我们班同学,又翻了翻他们的动态,没什么新发现。

“封校前的周末你给魏群过生日去了?玩得嗨不嗨?”午饭时我凑李奇那儿问。

“你怎么知道的?”

“我八卦老班的绰号不是白得的。”

“那次可真玩嗨了!”李奇说,“几瓶锐欧把他们都弄晕乎了,就我没事。他还是我送回家的呢!”李奇指着张轩笑。

“女生也醉了,怎么回的家?”

“都是我打车送的,四点前全到家了。老师,再打听您可是八卦本尊了。”

我原想细细盘问,看能不能找出点有用线索来,可李奇做个鬼脸跑了。我回翻张冉和照片里所有男生的微博,他们彼此互动正常,没啥新发现。

我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继续跟张冉闲聊,期望获得有用的,哪怕一丝线索。

“我想做一只凤尾鹃,永远不会向一切庸俗低头!”

聊到想成为什么时,她说,从“动物世界”里认识这种鸟后,就奉若图腾了。

我赶紧查阅资料——

凤尾绿咬鹃,危地马拉国鸟。成年鸟若被抓,将不断用头撞击鸟笼而死;幼鸟被抓,鸟妈妈会衔一颗有毒果实悄悄放入笼中,幼鸟吞食后便中毒而死。

“不自由,毋宁死”,难怪她的个性签名是“自己做人生的主人”!

小鸟的尾巴长长的,那么有特色。我突然脑光一闪:近几天好像见过!

5

张冉微博!她的关注列表里!

我赶紧翻阅,果然有个叫“凤尾鹃”的,头像正是一只展翅飞翔的长尾巴小鸟。

此前我重点翻看她关注的男生微博,忽略了这个“凤尾鹃”。

通过这几天和张冉的“闲聊”,我推断:这个“凤尾鹃”很有可能是她的小号!

一方面因为,她把自己比喻成“凤尾鹃”。另一方面,这个小号上分享了《糖半甜》的歌曲。

而此前我和张冉聊天时,她多次提到“糖半甜”这个词。她说这是她喜欢的一种生命状态,不回避失意与苦难,给自己的日子只加半勺糖。

原来《糖半甜》是首歌,而且是写青涩爱情的!我为自己的“匮乏”和“老土”羞愧,看来以后要涉猎更多孩子们喜欢的事物,才能更好地和他们做朋友!

我对自己说:乔老师,加油!你离成为“百科全书”还有很大距离,这个“孩子王”的加冕也有些勉强。

我继续翻看。2月27日18:50,她发了一条:“陌上谁家年少?”配图是走在林间小道上的白衣少年背影。

因为图片用了漫画“二次元”的美颜效果,根本看不出来男孩是谁。

意外的是,这条分享下面有一个定位,是市郊的森林公园。

我疑惑了:当天下午4点半前,李奇不是把所有同学都送回家了吗?醉酒的张冉怎么又出来了,和谁呢?

为了疫情防控,家长都要上传学生的具体家庭住址。我赶紧查了一下,发现这八个孩子中,张冉家离魏群家最远,如果李奇打车将他们一个个送回家,最后一个送的,可能是张冉。

我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张冉没下车,又跟李奇一起去森林公园玩了吧?不过我很快便淡定下来:没有实锤,不能乱猜测!

我发现这个小号,只关注了一个叫“William”的好友。

点开“William”的微博。同样的,他2月27日也发了一条林间小道图片,只不过上面是一个穿红裙子的二次元少女的背影。

从裙子的款式看,是张冉无疑了!因为那天,她在魏群生日合影里穿的,也是这个款式的红裙。

这个“William”到底是谁呢?他的微博号,只关注了“凤尾鹃”,而关注他的好友,也只有“凤尾鹃”。

也就是说,从好友互关里,根本看不出号主是谁。但可以推断出,生日会张冉回家后又出来,跟他有一场约会。

6

2月27日19点08分,他发过一条动态:两只拉在一起的手,各露出半截袖角,背景里路边白玉兰开得正盛。

我放大这张图片,发现半截红袖角是张冉,另半截袖角上有一个“小熊”金属钮扣。

这条动态虽没有定位,但确定是张冉家小区外的一条马路。因为我上次家访下车时,留意到了这棵白玉兰树和它旁边的建筑物,和照片里一模一样。

为了验证事实,第二天一大早,我打车去了张冉小号里的定位地点,确定是森林公园。我找到了他们拍照的林间小路,也拍了一张照片。

之后,我从森林公园打车到张冉家,发现车程15分钟。当然,下车时,我再次确认了那棵白玉兰树。

也就是说,去除来回车程,2月27日这天,下午4点半回家后,张冉又和“白衬衣”男孩约会俩小时左右。

之后几天,我留意了班上每一个穿白衬衣的男孩袖口,没有发现有小熊纽扣的那位。我只好以中考动员大会需要穿白衬衣为由,要求班里所有男生穿白衬衣参加。

挨个为他们整理“仪表”时,我赫然发现:魏群的白衬衣袖口上,有一枚小熊纽扣!

原来,张冉的早恋对象是魏群!而“意外”是不是魏群生日那天发生的呢?

为了进一步确定,又不引起学生和家长的敏感神经,我以关心学生考前状态为由,对合影里的学生都做了“家访”。

我了解到:

学校封控之前一周,几个孩子复习都很紧张,不是在家里,就是在培训班,都有家人陪伴。只有27日中午后,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参加了同学生日会。

但除了魏群和张冉,其他都在4点半左右回家了。

魏群妈妈告诉我,在学习上,他们一直对魏群要求很严,孩子成绩不错。生日那天想让他玩尽兴些,就给了一天假。她和魏爸则去了市里,晚上九点才到家。没想到几个孩子喝醉了,得亏没出什么事!

张冉父母生意忙,一般周末让张冉自己在家复习,钥匙也是张冉拿着。那天她和张爸晚上八点才到家。回去后,张冉已自觉在房间复习了,并无异常。

东颠西跑家访完,我又从张冉家打车到魏群家,才用了十二分二十秒,她家很好打车,不会出现等太久现象。

而森林公园离魏群家很近,步行五六分钟即可到达。

从2月27日张冉、魏群小号动态看,他们至少独处了一个半小时。

我咨询了一位医生朋友,她说B超推断受孕时间有7-10天误差。

从各家长处了解的时间来看,张冉和魏群很可能就是这个时间段发生关系的!

7

反复确认后,我找了魏群。

我把在森林公园拍的照片给他看。

魏群承认了和张冉的男女朋友关系, 他说一直喜欢张冉,但不敢表白。

生日那天,有人见他家里有两件锐欧,就搬上了桌。没想到,大家都有些醉了。

散会后,张冉忘了拿钥匙,回来找。一看到只有她送的礼物单独放着,便问他是否喜欢。他说这是自己最喜欢的礼物,接着就表白了。

发现了纸巾盒后的钥匙,两人同时伸了手,触碰在一起,不知怎的就握住了……

但他说不知张冉怀孕。解封后拿到手机,他们聊过天,可张冉只字未提。

他问她为何还不来上学,张冉和我在班里说的一样:老人生病,她和父母在老家陪伴。

我告诉他,张冉不肯讲出对方是谁,为此和父母发生过很多摩擦,还绝食过。

魏群眼里泛了泪花,低下了头。

半晌,他看着我,眼神坚定地说:“老师,我会像男子汉一样担当,尽量把对张冉的伤害降到最低。”

他说,会回家跟爸妈沟通好,找时间两家一起商量下,怎么解决。

魏群比我想象得稳重、成熟。

看着他走出办公室的修长背影,我心里有些怅然:我们的教育,是否过于在意成绩,而忽视了孩子其他方面的学习?

我们是否以保护的名义,桎梏了他们自身的成长?或许他们远比我们认为的更有能量。

经张冉父母同意,我将她约了出来。

事实面前,她承认了。她先和我道歉,说不是故意撒谎的。父母根据B超结果说她是在学校被侵犯的,她就顺势默认了。

她说父母太强势,从不听她把话说完,还爱迁怒他人。怕说出实情,连找她同去给魏群过生日的同学,都会被怪罪,何况魏群。

她说意外早孕,不能只怪魏群,自己也没把持好。要不是封校被发现,就自己偷偷做掉,不想把结局搞得太狗血。

我告诉她没家长签字,未满18岁女孩,正规医院是不会给做人流的。我把提前在妇产科医生朋友那里搜罗来的资料给她看。

看着那些在小诊所堕胎造成大出血、月经消失、子宫摘除、终生不孕、险些丧命等一个个案例,张冉慢慢低下了头,说她没想到后果可能会这么严重……

8

“父母反应过激,是因为太爱你。如果你觉得他们的方式过了,可以写信跟他们沟通。”

我告诉她,在合适的年龄做适合的事,才是真正的对自己负责;任何时候,任何年龄,没做好安全措施前,即使喜欢对方也要勇于说“NO”;更不能有为取悦对方而“献身”的想法。

“随学识增长,看到父母因成长背景、文化程度的局限,摸索出与他们相处的合适方式,得到父母的信赖、尊重,才是真正的独立呢。老师知道,经过这件事,你会变得更加成熟、强大!”

张冉泪眼婆娑,一个劲点头,说她一定好好和父母沟通。

和张冉谈完,我约了她的父母。

我给他们放了段作家王朔的访谈视频,王朔说起对待青春期女儿的教育观讲到:“你啊,怀孕你也别跑,在我这不叫错误。”“家里要不给女孩安全信任的地方,让她去哪啊?”

我问道:“如果没封校,你们知道张冉偷偷堕胎的后果吗?”

张冉妈哭了。

“我也是有女儿的人。早恋、意外怀孕、猥亵、性骚扰、家庭暴力、PUA……女孩的人生还真指不定遇上什么,生下她的那一刻,当妈的心就没放松过,要是闺女有啥事都和咱说,咱才能引导她、帮她啊!”

我建议他们听听张冉的想法,也建议他们上一些亲子课,改变与女儿的沟通方式。

两天后,张冉妈给我打电话,说这两天他们网上、线下听了不少课。怕自己控制不住脾气,借鉴专家意见,让女儿给他们写了小纸条。谁知女儿写了七页纸的信。

女儿第一次和他们说那么多话,她哭湿了两包纸巾。

她同意女儿的想法,不追究魏群,但做手术魏群及家长必须到场,医药费、营养费魏家必须承担。她说不是想要这点钱,是要让男孩看到他一时冲动,对女孩的伤害了。

她还告诉我,她和张爸也都给女儿写了信,张冉看后主动到他们房间拥抱他们!

“我都不记得上次,张冉和我亲热是啥时候的事了!”她激动地在电话那头啜泣。

当天我联系两家一起协商。

23日,离中考还有一个月,张冉做了手术。魏群及父母到场,负担医药费、营养费,魏群妈还拿了炖汤和补品。

中考成绩出来,张冉、魏群都考取了重点高中。我第一时间给张冉妈打了电话。

她哭得稀里哗啦:“没想到,女儿不是我想象中,经不起事的小孩子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