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那一幕,我这辈子也不会跟老公一家闹那么厉害。

此刻,我抱着一岁多的女儿在客厅和卧室之间来来回回走动,她在我怀里一会儿安静,一会儿突然大哭。

我的心被撕扯着,眼泪哗哗地流,但我咬紧牙关,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我是一个母亲,不依靠任何人,也同样能把女儿养大,我要离婚!

那是我跟老公向俊回他老家过年的第三天。

向俊去镇上找他同学玩了,我让小姑子帮忙看下女儿,我先去上趟厕所。十六岁的小姑子很喜欢我女儿胖嘟嘟的样子,很爽快地答应了。

几分钟后我在院子里并没有看到女儿,想着肯定是小姑子带她去外面了。我跟老公村里的人都不是很熟,偶尔回来一次基本不出门,但我放心不下女儿,怕她玩一会儿看不到我会哭,就走到了街上。

果然在离老公家不远的那间小卖部门口看到了小姑子,她正准备和一个女孩往胡同里走。女儿没在她怀里,也没被她牵在手里。

我赶忙叫住她问我女儿呢,小姑子指了指小卖部,说我婆婆带着呢。

我走进去看到婆婆正靠在墙上跟几个老太太扯闲话,她看到我眼里有惊喜,说:“小清,你怎么出来了?”然后就向其他人介绍说:“这就是我儿子娶的城里媳妇。”

她一脸炫耀地让我挨个跟那些人打招呼,我有些着急和烦躁,没理会她的要求急切地问婆婆,她不是带着我女儿呢嘛。

婆婆有些不在意地说:“自己村里,这么多人在,还能把个孩子弄丢不成。”然后看向小卖部后门,说在老家这儿能给带孩子的人多了,还说我正好可以歇一歇。

没等婆婆把话说完,我就快速去了小卖部后院。

2

那儿有几个男人正在说说笑笑,我一眼看到了穿粉色羽绒服的女儿,她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举在额前逗着玩。

那个男人穿着一件满身油渍的黑色上衣,平头,满脸胡茬子,我心里一阵不适,下意识地皱了下眉,走过去准备把女儿接过来。

就在下一秒,我看到那个男人快速地亲了一下我女儿的嘴,还露出让人恶心的笑。我嗷地一声,跑过去,一把抱过女儿,狠狠给了他一脚。

女儿也不知道是被那个男人的胡子扎疼了,还是被我的声音吓到了,突然大哭起来。这时所有人都把目光转过来,婆婆也跑了过来,瞪着一双眼睛问我怎么了。

那个男人疼地呲了下牙,用手揉了揉被我踢过的地方,对我大吼:“你这个女人神经病吧,好端端地干嘛打我。”

“打你?我他妈的还想杀了你呢!”我把所有的厌恶和恨意都集中在眼睛里,直直地盯着他,我想当时,我的眼神里一定带了杀意的。

大家刚刚并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男人的动作,都围过来问怎么回事,婆婆也有些尴尬地问我到底怎么回事,还说:“你三哥看我腰疼,就帮我看一会儿孩子,人家一片好心,你干嘛发那么大的脾气?”

我把脸转向婆婆,又看了看哪些期盼着看热闹的眼睛,把牙咬得咯吱咯吱响,然后用手指指着那个男人,颤抖着嘴唇说:“他,他,他就是个畜生。”说完,我抱着女儿快速离开了。

身后,我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婶子!你家儿媳妇是不是不正常,你得给我个说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清不楚地骂我,我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混。”

后面是婆婆的道歉声,还说她回去一定问清楚,让他不要跟我这个娇生惯养的城里丫头计较。

3

回去后,我一边哄女儿,一边发信息让向俊赶快回来,告诉他我要回去,立刻马上。

应该是婆婆已经打电话跟向俊说了什么,没几分钟,他就到了家,慌忙问我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看到他,眼泪又流了出来,他赶忙安慰我,说有什么事告诉他,别只顾哭。女儿已经睡着了,我轻轻地把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然后把向俊拉到一边,气愤地跟他说了事情的经过。

我以为向俊会跟我一样,恨不得再揍那个男人一顿,没想到他轻描淡写地说:“就这点儿事啊?我还以为怎么了呢,竟然把你气成这样子,我听妈说你还打了三哥,没想到你有这么厉害的脾气,不得了了。”说着,向俊竟然有些调侃的口气。

大脑没有传达任何指令,我直接给了向俊一巴掌,还大骂他不是个东西,自己亲生的女儿被欺负了,他竟然这个态度,说完我嚎啕大哭,甚至忘了女儿已经睡着。

向俊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他听到女儿的哭声,才重重出了一口气,说我还真的是有神经病,没有事儿,我这么胡闹也把女儿折腾出事了。

公婆听到声音也进来了,后面跟着一脸茫然的小姑子。

我边哭边抱起也在哭的女儿,腾出一只手把床头的背包甩到背后,准备往外走。

一家人使劲拉住了我,婆婆说有什么话好好说,年还没过呢,怎么能走呢。公公也在旁边附和,小姑子一手拽住我的衣服,一手摸女儿的脸,说:“嫂子,你怎么了呀?别走啊。”

女儿的哭声越来越大,额头的青筋突突地跳动,婆婆说:“小清,我看孩子是吓到了,你可不敢再带她坐车了啊,别把她的魂儿弄丢了。”

我这个人不迷信,但是事关女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才停住了往外走的脚步。向俊就势卸下我的背包,让他爸妈和妹妹先出去,说他来哄我。

4

我不想跟向俊说话,我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没想到他对这种事的轻视。

向俊讨好我好几次,看我阴沉着脸,有些颓废,然后就坐在我旁边自顾自地说话。

他说他现在认识到了,那个三哥这么做是不对,我没忍住,恨恨地说:“狗屁的三哥,那个畜生,你还喊他哥。”向俊马上改口,说他这么做不对,但是我也打了他,正好扯平了。我让他滚,我说他不配做我女儿的父亲。

婆婆也过来找我说话,说她听向俊说了,还说我女儿这么小,人家亲她证明喜欢她,我不应该生那么大,还打人。

她甚至说大过年的,不要搞成这样,还说等那个人来家时,我要主动跟他打声招呼,就当是道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一个村子里的人呢,以后还得互相走动。

向俊的态度都那样,他妈说这些话也就不奇怪了。我对她冷笑一声,说:“如果让我再看见那个人,我会拿刀砍了他。”

婆婆被我吓到了,一声不吭地出去了,我听见她走到门外面,跟公公说:“这个媳妇儿咋了这是,这才回来两次,就要让我们以后没法儿做人啊!”公公叹了口气,说:“这个年还咋能过好。”

他们现在还都在在乎以后和那个人怎么相处,在乎这个年过不好,可谁在乎过我的感受,在乎我女儿小小年纪竟然碰见这种恶心事。

小姑子晚上过来给我送饭,说:“嫂子,你不能不吃饭呀,身体受不住。你多少吃点儿吧!”我看见她微低着眉,有些不自在跟我说话。我也同样没有理她,对她我也有怨。

5

我已经把东西收拾好,准备随时回去。不跟他们说话,不跟他们一起吃饭,晚上也不让向俊跟我睡一间屋。

我没再大哭,也没有发脾气,但心里总有一种不安,还有焦躁的憋屈和愤恨,晚上睡觉总做噩梦。

那两天我寸步不离地守着女儿,逗她笑,陪她玩,看她睡。她状态好多了,睡着时也不突然晃一下脑袋大哭了,我这才慢慢放下心来。

初一那天,向俊跟小姑子出去拜年,也有人过来给公婆拜年。婆婆跟我商量要我抱孩子去街上转转,或者在院子里跟人说说话也行。

我默不作声,一直看着熟睡的女儿,婆婆无奈地转身出去了。

没想到那个人竟然过来了,还大笑着跟公婆说话,没一会儿向俊兄妹也回来了,向俊亲切地跟他打招呼,他用鄙夷地口气跟向俊说:“兄弟,哥看你往后的日子不大好过呀,你这娶的什么媳妇,城里的哪里好了,还不如咱村里的姑娘,起码正常。”说完,他哈哈大笑。

我快步从屋里走出来,对着吼起来:“滚,快滚,你这个畜生。”婆婆赶忙拉住我,说大初一的,我这是干嘛的。公公和向俊拉住了有些生气准备对我动手的那个人。

“我怎么你了?你没完没了地,打完我又骂我,今天可是新年,你是要我这一年不好过是吧?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村,轮不到你撒泼,你是个女人怎么着,我照样敢打你。”他对着我咬牙切齿地叫唤。

“打我?我还要告你呢,你这是犯罪你知不知道,我要让你坐牢。”我并没有被他一脸的恶相吓到。我知道他在村子里属于那种不怎么好惹的人,关我什么事儿,欺负到我女儿头上,我能跟他拼命,我会怕他。

他说看在公婆和向俊的面子上不跟我计较,转身走了。

6

向俊对我发了好大一顿脾气,说我简直不可理喻,像个疯子一样。

我骂他不是个男人,是个怂货,软包。

婆婆嫌我骂她儿子的话太难听,还说谁不知道过年忌讳多,都想讨个好兆头过日子,我倒好,一年到头也就过来这一次,就找不了的麻烦,惹不了的事儿。

她的话更激起我的愤怒,我说她不懂是非,自己没活好,孩子也教育成这样,带个孩子还偷懒。除了在家里能耐,在外人面前啥也不是。

一直没怎么跟我说过话的公公也开了口,说我没个女人样,在家这几天不是哭就闹要么就是骂人,像什么话。

我说:“我不像话,你们家哪个人像话,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们不知道,不找别人的事儿,还在人家面前装孙子,你们靠他吃还是靠他喝,怎么就对我们母女俩这么残忍呢。”

向俊说我何必把话说得这么严重,他们做什么了就说他们残忍,还说早知如此,打死他也不会把我带回来,我不仅让他也让他们全家人的脸在村里丢完了。

他还要再说下去,小姑子哭着把他推到了屋里,不让他说。我跟小姑子说:“这会儿,就不要装什么好人了,还不都是你惹的祸,我跟你说你在院子里带孩子一会儿,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你就是不听话。”

我顾不得开始跟所有人对立,也不在乎跟所有人对立。

小姑子听我说话哭得更大声了,然后跟我道歉,说:“嫂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这样,我也对不起我侄女,你打我一顿吧。”

“她敢!”是向俊的声音,“我看她敢打你一下试试。你这个女人太过分了,我实在忍不了你了,跟个刺猬一样,逮谁扎谁是吧。你如果再这样下去,过几天回去咱们去离婚好吧,我们家受不住你这样的媳妇。”

“离婚就离婚,谁受得了你们家呀!”说完我扭头进屋背好自己的东西,抱起女儿,我一刻也在这里待不下去了,我必须现在就走。

向俊看我这样气得脸都白了,还发脾气说谁也别拦我,让我走。小姑子哭着跟我一路,她一遍又一遍跟我道歉,还让我千万不要气坏了身体,直到我在路口坐上回城的大巴,小姑子跟着车跑了一会儿,我才没有再看到她。

7

回到家里的那天晚上,女儿又开始睡着后突然哭几声,然后继续睡,我的心一下又一下被揪起来。不知道女儿是不是被我在家里的哭骂吓到了,但我当时确实没办法控制自己。

我和向俊谁也没跟谁联系,只有小姑子给我发过几条信息,让我在家里一定要好好吃饭,她也会劝劝她哥,让他跟我道歉。

她还说这件事,是他们家人错了,而那个人确实是个畜生,我打他骂他都不亏他。

在家里的几天,我每每想到那个人对女儿做得事,就忍不住哭,然后身体里鼓胀着愤怒。再想想向俊还有他父母的态度,更是气上加气。

想到我和向俊如果真的离婚,那么我就会成为一个单亲妈妈,让女儿小小年纪就失去完整的家,想到她有个向俊这种不知道保护她的爸爸,又觉得很是失望。

思来想去,我觉得离婚我承受得起。我和向俊本来就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不到一年就结婚,然后怀孕生女,感情基础没那么厚。

最重要的是遇到事情之后他的态度和做法实在让我无法接受。我有个这样的老公,女儿跟这样的爸爸生活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好事。

爸妈还能帮我带孩子,我可以出去工作挣钱养女儿。爸妈当初本来就不大赞成我和向俊的婚事,我相信做出这个决定他们肯定会支持我的。

8

几天后,向俊回来,阴着一张脸,问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没,还说这几天他被村里人笑话,都是我害的。还说我如果以后还是这个脾气不改,他和我肯定过不成。我面无表情,淡淡地说:“明天上午去民政局。”

向俊明显地惊了一下,张了张嘴吧,没有说话。

晚上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敲门,说我是不是太儿戏了,说离婚还真就离婚。

我没有理他,任他自顾自在外面替自己辩解一通,说以后他家人还要在村里过,他这个上过大学、城里工作的人还要脸,说那人不是善茬,做的事不对但已经做了,他不能打人更不能杀人吧!

第二天早上我在家里没看到向俊,打他电话也没人接。下午的时候向俊的家人还有我的父母都来了。是向俊打电话告诉他们我要跟他离婚,让他们来劝我的。

我父母来了之后才听我说了事情的经过,他们也很生气,对向俊一家人的反应非常气恼。

向俊默不作声,婆婆先开了口,说:“小清,事情过去了,就算了吧,以后你们好好过日子行不,就算妈求你了。”她的脸上有匆忙赶车过来的疲惫,有对我不满又无奈的隐忍,还有强装的一眼能被看破的低声下气。

“妈,嫂子生这么大气不奇怪,你们难道真的都认为这是小事儿吗?这件事已经在嫂子心里留下了阴影,恐怕以后都很难忘记。外人做这种事,我们家人确实太怂了,还反过来怪嫂子。

那个人是真的坏啊,侄女才一岁多,他亲的可是嘴巴,有多恶心啊。我都没敢告诉过你们,有一次,他,他还摸了我,幸亏我跑得快,后面又故意躲着他,才没在发生什么。这种事儿你们也不在意吗?”

听完小姑子的话,我惊得目瞪口呆,其他人也都被吓到了,尤其公婆。

大概他们从没想过,养女儿过程中还会遇到这种事,而那个人能对一个一岁多的女孩做那种动作,那摸他们的女儿的事肯定也做得出来。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们怕是会悔恨一辈子。

向俊发誓一定回去揍他一顿,公婆也说以后再不跟他来往,远离这种人渣。最后他们向我道歉,说都怪他们,还让向俊以后保护好我们母女俩,说离婚的事儿就不要谈了。

父母叹了口气,没有说话看向我,我咬了下嘴唇,摇摇头,说:“婚,我一定要离。”卧室突然传出女儿的哭声,我们全部人站起来涌向女儿,女儿躺在床上哭得一脸泪水和鼻涕,第一次清晰地叫了声:“爸爸!”

向俊激动地答应着,婆婆说:“看到没,孩子这是不想让你们离婚。她这么小,你就当可怜她,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吧!”

我抱起女儿,泪流满面,那一刻我竟然有了一些心软,难道我真的让我的女儿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里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