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梁欢忍不住一哆嗦,“跑,快跑!”

她在看见警服的那一刻瞬间瞬间炸开了,她居然被耍了!

那两个警察边说话边从废弃学校出来,他们刚接到报案,说在这看见杀人犯。可来回瞅了一遍,压根就没人,哪里有杀人犯呢?

刚出来就看见前方有三个人鬼鬼祟祟的在那,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干嘛呢?

叶秋漫彻底明白了,陈毅是要整死梁欢啊!

她朝着警察的方向,赶紧喊了句,“救命……”

却被林超一下子捂住嘴,塞进车里。“叶秋漫,你和梁欢在一起出现,就是和逃犯共谋。陈毅这种老狐狸,不可能没给你安罪名。”

她停住了动静,难怪让她一起过来。

根本没人在那所废弃的学校里,梁辉不在,傅逸弘不在,陈毅更不在。不过是找了个幌子,让他们过去而已。将他们一同引入警察视线内。

叶秋漫和梁欢一同出现,陈毅一定会借着这个由头,将她和梁欢说成一伙的。毕竟当初梁欢从陈林别墅中逃走时,警方就怀疑有内鬼。

如果此刻她和梁欢一起被抓,梁欢更会出口冤枉她。

黑的白的,谁都说不清楚。

叶秋漫先被塞进车里,梁欢在后。那两个警察疑惑的看过去,突然眼睛一亮,觉得那人很是眼熟,是假死的逃犯梁欢。

当初梁欢逃走,他们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找人,对那张脸再熟悉不过,就是毁容也能认出来。

“梁欢,那个是梁欢!”

“追!”

梁欢浑身痛得厉害,趴在座位上,“快开车,我不要被抓到!”

声音里带着哭腔,头一次这样脆弱不堪。

她总是对什么都不甘心,可是到头来似乎什么也没争到。咬牙切齿的说道,“陈毅这个混蛋!居然敢玩我!他居然敢这样坑我!”

2

从来只有她背叛别人的份,不允许别人背叛她。

叶秋漫将手伸过来,“快点把我的手铐给解开。”

梁欢不满的抬头看了她一眼,斗了这么久,两个人居然在一条船上了。无所谓了,她把叶秋漫的手铐解开。

她们针锋相对了整整一年,谁也没赢太多。

她害叶秋漫家破人亡,叶秋漫害她失掉光明正大的身份。

梁辉害叶秋漫差点死在车祸中,叶秋漫也让她险些葬身火海。

那两个警察追出去时,车子已经开走了,他们立马追过去。

就在同一时刻,爆出一条新闻报道,竣鸿公司的千金汪雪,持刀重伤陈氏集团老总陈毅。

配上一张陈毅被送入医院抢救的图,衣服上满是血迹。

还有汪雪靠近陈毅的图片,没拍到她举刀的画面,正好被身体挡住。但加上抢救图和一片血迹,以及几个目击证人。

事情传得越来越真。

持刀伤人可是大事,陈毅报案后,警察立马追寻汪雪的下落。

这时传来某证人声称,看见汪雪正和梁欢在一起。

梁欢是通缉犯,名气不小,曾一顿被称为最美逃犯,霸占热搜版。竣鸿公司的千金和逃犯一同出现,是同伙吗?

陈毅这一次,就是要将梁欢和叶秋漫一起除掉。

他最懂人性,叶秋漫和梁欢水火不容,要死肯定一起死,谁都不会放过彼此。梁欢不肯被警察发现,那绝对会拉着叶秋漫一起逃。

他故意装作受伤,冤枉凶手是汪雪,而汪雪和梁欢在一起。这下警方会直接判定汪雪也是罪犯。

她想说自己是无辜的,恐怕难了。

3

陈毅躺在私立医院的病房里,密闭空间。

他悠闲的喝了一杯酒,看一场戏。

旁边放着带有血迹的衣服,那是假的。他看了眼时间,叫阿齐进来,“也差不多到点了,你去抓他们吧,一个活口都别留。”

阿齐点头,“好,我知道了。”

他身上穿着警服,是陈毅在警局培养的势力。

阿齐是警察,他假装受理陈毅被汪雪重伤的案件,现在需要去抓汪雪这个嫌疑犯了。

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啊,摆布了所有人。

比起怕坏人聪明,更害怕坏人有权有势。

阿齐准备离开,陈毅又叫住他,“顺便放出消息去吧,就说我伤得很重,已经快病危了,不见任何人。”

“明白了。”

阿齐离开后,外面围了几个记者。

陈氏集团老总被砍伤,这是不小的料。商业竞争听过不少,还从没见过动刀的,那几个记者小声讨论着。

陈毅病危的消息传出,汪雪更是罪加一等了。

他将半瓶红酒喝掉,正半靠在病床上,悠闲的上网。

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不止是遗产,而是叶秋漫的命。他怎么可能容许知道他杀害陈林秘密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尤其是叶秋漫这样的人,她身上没生死契约,什么都说不准的。

窗户已经全部被封上,陈毅抬头看着天花板,他已经老了,能明显感觉到身体大不如前。

从小到大,他都恨陈林。

同为陈家孩子,这个弟弟比他聪明太多了。小时候门门功课第一,长大后任何生意难题在他面前都能完美解决。

陈林脑子很好,是天生的天才,正因为格外聪明,身上带了股傲气。

亲弟太聪明,那他这个哥哥注定没有任何光芒。什么都被压着,从小到大就是陈林的标签。

陈林光聪明也就算了,还长得这么帅。陈毅在他面前,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他自卑啊,太自卑了。

久而久之,这份自卑变成了怨恨。

他多么希望,家长亲戚和公司里的长辈,能够多看看他,而不是只注意到陈林这个小子。

4

内心再怎么渴望别人的目光也没用,在陈林这样的高富帅面前,陈毅没有任何特长加持,他就是土鳖。

让他爆发的一件事情是,他一直好感的姑娘,懒得理他。却跑去追陈林,而陈林这个不知好歹的,居然给拒绝了。

这姑娘只是一根导火索,兄弟反目源于陈毅长时间的心理失衡。

他制造了火灾,让陈林差点丧命,本来都快死了。结果被梁欢这个丫头参与,死人居然也能活下来。

他真是长见识了。

活着就活着吧,反正陈林也毁容了,再也和他争不了什么了。

陈毅利用了陈林二十多年,用他来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

虽然陈林已经毁容又隐居了,可陈毅还是看不惯他。或许是因为亲弟智商太高了,他嫉妒。

他嫉妒陈林就像个富豪一样,他脑袋里永远有源源不断的创业,任何项目都能完美解决。

陈林可以游刃有余的处理好公司的一切事务,可陈毅没办法。

陈毅就不是干这行的料。

怎么从同一个娘胎出来的两兄弟,智商差距会这么大呢?

陈毅又喝了一杯酒,不去想了,他该收网了。

另一边,叶秋漫的手铐被解开,她拍了下林超的后背,“停车,你们要逃自己逃,放我走!我可不是通缉犯!”

梁欢瞪了她一眼,“不可能,你得陪我死。”

都伤成这样了,梁欢还有力气放狠话。

叶秋漫上前一把掐住梁欢,“停车,不然我弄死她!”

受伤的梁欢斗不过她,整个人憋红了脸,开始窒息,动作扯动了伤口。

林超怕她真动手,三个人僵持在车内,突然一个急刹车。

车子向前逆转,却停不下来,紧接着一阵晃动,“碰”一声后才停了下来。

梁欢咳嗽了两下,“林超,你找死啊,开车这么野。”

5

林超双手双开方向盘,脸上带着恐惧的神色,“车子出问题了,我们都走不了。”

“下车。”

原来陈毅还在车子上动了手脚,梁欢彻底被逼上绝路了。

叶秋漫抓准机会,想要逃走,却不知道自己也是入网的小羊羔。

背后传来鸣笛声,跳入视线的是阿齐的脸,那是陈毅身边的人,居然穿着警服!

叶秋漫瞬间明白了,陈毅早就计划好了啊。

旁边一栋空楼,还没完全建设好,今天没开工,附近没有人。

一群跟随而来的警察中,阿齐最先到达。向他们三个人靠近,他手里举着抢,“都别想逃。”

没有任何预警,这把抢就对准了叶秋漫。

叶秋漫紧张到没法发出声音,身体被林超用力一拽。只听见“砰”的一声,子弹从她不远处划过。

好险,刚才是林超救了她一命。

她这才彻底明白,自己也逃不了,陈毅也要她的命。

“快走。”

林超背着梁欢,在前面带路,三个人逃进这栋还没有建好的房子里。

阿齐放缓脚步,看见几个人进入眼前的房子里,嘴角溢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心在砰砰砰的跳,他们狼狈的躲开。

豆大的汗水从叶秋漫额头流下,她抽了口冷气,喉咙微哽。逃或者不逃,都没有用了。

她压根不知道陈毅自导自演受伤的事,心里还在纳闷,阿齐居然敢直接开枪!他为什么敢这样做?

刚才直接对准她,是要她的命啊!

林超将梁欢放下,她状态很不好,浑身发烫,脸从苍白变得涨红。这个样子看得他一阵揪心,“梁欢,你怎么了?”

梁欢抬头看着他,“我好痛苦。”

身上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爬行,在她身上撕裂,死亡的力量庞大,她彻底撑不住了。本就残缺不堪的身体,根本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和打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